当我游泳时 我在想什么?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3-8-4
  当我游泳时,就会想起你说,游泳容易遇到身体的各种问题,不要着急,最好的办法还是仰泳,让整个人漂在水面上,好好的休息,让一切过去。

  最近我又开始游泳锻炼,每当累了,换回仰势浮在水面上,看见的都是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角度,耳朵全淹没在水里,听不到外界的声音,整个世界都蒙了一块毛玻璃,我的思绪就神游起来,想起来的全是年少时的自己,全是夏天的水库,全是山坡上的你,全是你说过的话。

  不,不是想起,而是回到了年少时的自己,夏天的水库,山坡上的你,你说过的话。

  现在,我13岁。

  最初看见游泳,当然是在长江。那个时代的江面上有不少赤身的男人,脱得光溜溜的用腰间的皮带把衣物顶在头上,然后横渡滚滚长江。那时候,我就懂羡慕;那时候,我就隐约感受到这叫男人的血气方刚;那时候,我似乎就知道我永远没有这个机会浪里白条。你告诉我:江里的那些都叫狗刨。

  后来6岁见到游泳,是在广州的珠江,那也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见穿泳衣的女人。我为她们穿得那么少那么紧,什么都被看见了,感到害羞。那正是舅舅舅妈的大学时代,热恋,我套着塑料游泳圈被晾在一边,让我自己在水里扑腾,然后告诉我,看他们表演。他们一会屁股浮出水面,一会两个人的头在水面接吻(对不起,启蒙教育确实有点早啊,30年了,这些画面我始终深刻)。那时候,我就懂羡慕;那时候,我就懂又羡慕又害羞。游完了,我问舅舅:“刚才我看见你们在水里亲嘴了呀,你们不会被水呛到吗?”就像他们表演一颗水果糖两个人吃一样,我问:“真的啊,好脏哦,都是口水啊,还两个人吃。”好吧,总之,那时候,我就懂羡慕;那时候,我就懂又羡慕又害羞;那时候,我就懂又羡慕又害羞还故意不在乎。(好像跑题了哈,关于这个开放式的启蒙教育可以另外开篇,哈哈哈哈)

  总之,爱水是江河人的天性。总之,舅舅舅妈用热恋的实际行动让我感受到了游泳的另一种魅力和意义。

  那时候还流行溜冰,溜冰你是不会的,你买了一张溜冰票,站在场地外,让我自己去找哥哥姐姐教,我害羞,独自拉着溜冰场的铁栏杆一圈一圈的走,走了整整一场的时间,自己学会了。你和我很得意很高兴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展开了表扬与自我表扬。

  可游泳就不一样了,总是学不会。始终怕水,扑腾来扑腾去,一离游泳圈就慌神,吱哇乱叫。每年暑假家人教,找朋友教,始终没有进展。后来找到习武的二伯,我终于可以第一次脱离游泳圈,游了个50米,算是初步胜利。那个年代,我们把小镇周边所有的可游泳的地方都游了个遍,从游泳池到水库到荷塘。

  真正学会游泳应该是小学4年级的夏天,那时我已能初步脱离游泳圈了。某天,你们站在岸边上,我突然琢磨出窍门,沿着水边一口气游了好几百米。那一次,我们又很得意很高兴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展开了表扬和自我表扬。那一次之后,我就再也不需要游泳圈,终于可以在水里自由自在了。

  现在,我13岁,是初中一年级的女学生,这是属于我的夏天。

  你上班是两班制,下午休息的那一周,你都带上我带上你的报纸去水库游泳。那个水库叫:冷家湾水库。

  你是不游的,你寻了一面最好的位置,背阳,有风,可以眺望整个水库。你在山坡上吹着风,看着报纸,顺便守着山坡下水库里畅游的我。那么大的水面,是我的。那么大的山坡,是你的。那么大的水库,只有我和你。那种孤独的庞大的,与大自然为伍的极大落差的小我的美,很早就有感受。

  每年夏天都有不少溺水的事情发生,这令我害怕,你告诉我,溺水的都是会游泳的,逞强,不注意安全造成的。你教我仰泳,告诉我,人的自身就是有浮力的,但是要保持平静,不能挣扎,让整个人一动不动浮在水面上,看着天空,那是一个非常美的角度。这也是你最喜欢的泳姿,你讲起你的小时候,在小河里,游累了你就这样仰着,望着天空望着云。你告诉我,游泳容易遇到身体的各种问题,都不要着急,最好的办法还是仰泳,让整个人漂在水面上,好好的休息,让一切过去。

  你在山坡上吹着风,看着报纸,看得高兴起来还哼起歌。我在水里,一圈又一圈,以积累距离为目标,累了,就仰着漂在水面上,看着大片的天空终于可以与我平行,天空中的云一会儿是马一会儿是猪一会儿是羊,都像要扑进我的胸膛,一时之间分不清是躺在水面还是躺在天空躺在云里。

  偶尔我会觉得自己远没有你手中的报纸重要,不关心我的安危,于是有一次捉弄你。我故意游到你的山坡脚下,那是个视觉死角,正好你看不到。我在想你要多久才能把注意力从报纸离开,然后才发现找不到我。果然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到你在山坡上大声的喊叫着我的名字:mm~mm~……我仍然不吭声,我想让你着急,甚至想光喊有什么用,等你跑下山坡来救我,我早就去另一个世界了。你呼喊我的名字在整个山谷里不断回荡:mm~mm~……我终究是舍不得让你太着急,大声的回应了你。你在山坡上说:吓死我了~

  然后,你歇了口气,重新坐好,捧着报纸。

  父亲最了解你,时常问我:你妈妈是不是一去就坐着,看着报纸一动不动。我就叹气:是啊,根本不看我,我没有报纸重要。如果我要有什么事的话,我看都没人救我,她根本下坡都来不及。你就说:我不是教了你的迈,不要慌张,记住仰泳。

  好吧,事实证明,仰泳真的让我看到了另一个角度的世界,也让我懂得不需要抗争,平静的顺意。

  尽管我从你这里学到的本领并不规范,但是掌握到的是竞技之外的另一种收获和感悟。

  那个夏天学校的早操时间,都是我向后排同学炫耀的时间,“你猜我昨天游了多少米?”“300米?”“不,起码500米”,后来围绕水库的圈数越来越多,数字也就越来越大,“800米”“1000米”“1500米”“….”记不清楚,被年幼的没有丈量概念的自己在夸大了多少倍的距离,俨然是一枚神將。

  总之,那个夏天我们感情很好,总之,那个夏天,我们都过得很傲娇。

  总之,实际上这篇作文写给你的。因为今天是你的62岁生日。

  我很庆幸,尽管我们都是羞于庆贺的人,但是两年前你的花甲生日,我们在一起,我终于为你做了一件事,为你过了一个快乐的生日。非常惭愧,那是我至今最大的一次孝心之举。

  那时候我特别开心,乐得心满意足,两年后回头再看,每一刻都是吉光片羽,只是仍旧需要向前边走边成长。

  你每次的到来屋子里都会留下你的痕迹,你的放大镜,你的报纸始终摆在这里客厅的地上,很大很厚的一摞,来过的人都以为那是废纸,只有我知道,那是你来过的痕迹,那是你看过的报纸。

  最近我又开始游泳,一游泳,我就想你。

  也许以后,看见报刊亭,看见报纸,我就会想你。

  祝你身体健康,身心愉快,希望28年后,我还能为你过90岁的生日。

  祝二老,感情深一口闷。(文/deer鹿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