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离在不安全的安全感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8-2
  导读:其实人类一直生活在安全的假象中:幼年我们把母亲看成"全能的上帝",由此发展安全、自信、依恋等心理能力;大一点我们把父亲看成可靠的山、遮阴的树,以此获得信赖、自尊、善良等的品质;成年早期我们相信社会是公平、公正、合理的,以此发展伦理道德、进取精神、人际友情等社会能力。

  食品安全、交通安全、信任危机、暴力犯罪、腐败滥权……微博的兴起让我们有机会在第一时间了解到这些社会事件,虽然有助于人们了解更多的真相,但也加重了我们的不安全感,好像时刻活在一个有危机有陷阱的世界里。知道真相是需要勇气的,真相可能瓦解我们从小慢慢建立起来的一种价值观、审美与道德基础。

  人类一直生活在为获得安全感的努力中,人类为什么选择群居?为什么建筑越来越坚固的房屋(洞穴)?为什么会构成社会制度,设立法律与监狱?为什么宗教都在宣传永生或者美化死亡?为什么人类一直致力于发展科技、军事、外太空探索?为什么只要可能,人就会积累财富,囤积房产?为什么民族主义,国家主义会比全球利益更强盛?……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人们想获得更大的安全。

  心理学认为,安全感与死亡焦虑有关,人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慢慢的走向死亡,建立内心安全感就是想隔离或摆脱死亡。想想也是,人类的一切发展都是因为要逃避死亡焦虑所致,艺术、哲学、诗歌、爱情、性乐、成瘾行为、药物依赖、信仰、生育、神经症、变态、素食主义、禅修、炼丹(服用维生素)……要感谢不安全感给人类生活带来美丽多彩。真实的说,运动竞技场与色情娱乐场所起到的作用是一样的,帮助人们忘却,忘却什么呢——死亡。有一种说法,极致的性高潮也类似一种死亡游戏(嘲笑死神),当人重新获得呼吸的时候感觉生命的强大,死亡不过如此。这也许是人不断追求更高的性爱体验的真实动机。

  只有人们更多的需要安全的时候,不安全感才会变得强烈,这是一种悖论。很像渴望婚姻幸福的人会遇到更多的不幸,渴望健康的往往是失去健康的人……今天的社会最让人不放心的就是食品,空气,水,还有是对权力、财富、人际的信任危机。从重要性来说,空气质量是最需要人担心的,因为人可以两周不进食,三天不饮水,但五分钟不吸气就玩完。北京的空气质量让富人们纷纷逃离,奇怪的是北京市的领导们一点也不用为此引咎下职。我经常坐飞机,降落北京机场有时会穿过一层厚厚的污染层,让人心神震骇。聊以自慰的只能想想伦敦、东京、纽约这些国际性大都市都曾经历过这样的雾霾阶段,我们的子孙也许可以享受蓝天白云。

  朋友问"安全感没了,如何才能活得安心?"其实人类一直生活在安全的假象中:幼年我们把母亲看成"全能的上帝",由此发展安全、自信、依恋等心理能力;大一点我们把父亲看成可靠的山、遮阴的树,以此获得信赖、自尊、善良等的品质;成年早期我们相信社会是公平、公正、合理的,以此发展伦理道德、进取精神、人际友情等社会能力。但母亲不是上帝,父亲不是山,社会不是公平的象征,而可能是利益、权力平衡的结果。要想活得有安全感就需要选择信息,不管什么信息,当然过多的接受的时候会失去理性,平衡不同的信息不让某个信息变得过强才能保持内心的宁静。人有一种基本的心理防御能力是"隔离",当某种信息会瓦解我们内心结构时,隔离会让人们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太有安全感会把自己无意识的卷入最不安全的环境中,没有安全感的人却往往很在意安全,所以保持一定的不安全感是一种聪明的生存态度。现在的流行说法是"看电视感觉社会歌舞升平,看网络感觉社会危机四伏",那么太有安全感的人需要上网看新闻,太没有安全感的人最好只看电视,在不安全的现实里更需要维持宁静安全的内心,这也是一种心理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