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快成为一个冷血女人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7-26
  导读:在生活的舞台上,我们只能按照固定的套路和流程去表演,或有两个人因遭遇强烈冲突而双双退场,或有人为了演出更精彩的人生而暂时离去,但愿意对那个固定套路做出主动改变的人,鲜见。

  这是位城市少妇,面容美丽,身材娇小,有着令人羡慕的职业和收入,一个可爱的孩子,一个能干的丈夫。朋友们从未听她说过家庭里的杂七杂八,一切似乎都是平静而不出意外的。可有一天,她却对朋友们宣布说,她要离婚了。

  记得那是一个初秋的下午,她穿着一袭白色的套装,手持檀香扇,坐在茶馆中略显骚动的包间里,主座上。身边有几个她平日的好友,每个人脸上除了焦急,就是不解,七嘴八舌在讨论着什么,无外乎是她离婚的事情而已。

  作为包房中的焦点,她倒是不急不忙,优雅而淡定,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由于从她嘴里能得到的信息太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释,无法形成一致看法。一致的是,大家都知道少妇的家庭条件很好,看上去不像是为钱而离婚的,这个原因被人们主动放弃了。

  有人猜测是男方出轨被抓住了,却得到少妇的坚决否认,“不是因为这个”她说:“反倒是我对某人有好感,有出轨的冲动。”她这么一说,包房里有些热度上升,空调都显得不怎么凉了。有人说,“如果这样的话,还是离了吧,为自己的幸福。”还有的人说,“不要冲动啊,孩子可怎么办?”更有人说,“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支持你。”

  少妇一直很少说话,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当包房里的气氛稍显冷寂时,开口说了一段话:“他是个很好的人,不管是从哪方面看,嫁给他我没有后悔过,问题还是出在我这里。有时候我就在想,为什么要像这样过一辈子?”

  喝了口茶,她接着说下去:“我没有生存问题的困扰,凭我自己的努力,有信心为孩子赚到留学的钱,也可以为自己养老,这都没问题。我为什么还要给自己找一副枷锁戴上?结婚确实曾带给我幸福,家庭的温馨,内心的安全感,天伦之乐,可想来想去才发现,我要的不一定只是这些。”她笑了笑。

  “如果可以,我想给自己的生活增加更多可能性。我不必再去看公婆的脸色,去在意亲朋好友的评价,也不必早上送他出门,晚上盼他回来,更不必刻意回避生活这条平静溪流中激起的小小浪花。我不要戴着一副假面具过卑微的生活,也不要被家庭的条条框框束缚,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她继续说下去:“我以后不会再结婚,当然这不是说我要拒绝感情。我只是不想再受束缚了,两个人相爱就在一起,不爱就分开,何必要用婚姻这么神圣而沉重的东西去证明爱有多深。给自己的身上减少些责任和义务,才能把仅有的责任和义务履行到最好。”

  “你们知道吗?”她说:“曾有一个我很喜欢的男人站在面前,但被我硬生生把那份感情给压下去了。我甚至狠心地切断了和他的一切联系,没人要求我这么做,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家庭给我带来的无形压力确实太大了,我没办法在潜意识中回避这一切,假装什么都不存在。我痛恨不忠,所以会不自觉地扼杀一切感情萌芽。当这一切已成为习惯时,我发现自己已快成为一个冷血女人。没办法,在自己变得更冷血之前,还是放弃家庭吧,这是一种解脱。“

  说完这些,少妇深深出了一口气,笑容又出现在她的脸上。围观的众人,继续沉默不语,心中五味杂陈。

  在生活的舞台上,我们只能按照固定的套路和流程去表演,或有两个人因遭遇强烈冲突而双双退场,或有人为了演出更精彩的人生而暂时离去,但愿意对那个固定套路做出主动改变的人,鲜见。

  在时间的长河里,对错与真理是那么的苍白,做错了会后悔,做对了也会后悔,但唯有人的内心才是其中真正的色彩。(来源:葛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