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蛮子:左手生意 右手公益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公益 发布于:2013-7-21
  微博名人薛蛮子,人如其名,身上散发着一种亦正亦邪的味道。他不修边幅,言语间时常夹杂几句“京骂”。左手生意、右手公益,自媒体这个新阵地被他玩得风生水起。收获的骂声并不少于赞誉,他却一副“油盐不进”的游戏姿态。

  这断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们写他,正是想呈现一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凡人薛蛮子。他有向善的想法,也有自利的小九九。

  提起薛蛮子,玩微博的朋友通常会有两种体验:一,屏幕被薛蛮子占领了,取消对他关注也没用,别人还是会不断地把他的微博转过来;二,[email protected],心里想着,他若转发,成百上千的关注瞬间就来了。

  目前,薛蛮子的新浪微博有1170万粉丝,截至2013年6月,他累计发出的微博已经超过了8万条,这是个令人咋舌的数字,要知道,同样为“微博控”的李开复也不过发了1万条。不夸张地说,目前薛蛮子是微博上最有影响力的公益信息传播者之一。

  微博上炙手可热的“大V”薛蛮子,回到世俗生活又是怎样一副模样?

  本刊记者日前初次见到他时,他正囫囵吞枣地享用着五星级酒店的早餐。这位微博大玩家须发俱已全白,脸上的皱纹却不多,胡须在腮边肆意地生长,而它们的主人却似乎没有修剪的意思。他身着一身宽大的格子衬衫,踩着皮鞋的双脚不穿袜子,左手忙着往嘴里塞东西,右手则不停地刷着微博。

  薛蛮子显然对吃相不太讲究,他拿起一个熟鸡蛋,在桌上“啪啪”两下把蛋壳砸碎,然后用手将之撕开,把蛋黄挤掉,提着壳对蛋白咬上几口,丢掉,转而开始对付一块滑软的萝卜糕,也许觉得叉子与筷子都不好使,他索性直接用手抓起糕点往嘴里送,末了抄起餐巾布猛地一抹嘴。让人不由想起江湖朋友送他的绰号:老顽童。

  暖场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薛蛮子就急吼吼地要求:“拿出你的录音笔,咱们开始说吧。”然后,他在保持狼吞虎咽的状态下滔滔不绝。薛蛮子说起话来,表情丰富,绘声绘色,话语富有节奏感,排比句型不时脱口而出。而最为神奇的是,此人能把文雅词汇与京城粗话混在一句话里说出来,听上去甚是有趣。

  “……通过微博发现恶的势力,要全民共讨之,全民共击之,比如微博打拐,我自个儿也是个当爹的,这个孩子丢了他妈的还得了!中国都丢了几万个小孩,这他妈还得了!”

  对于外在形象,薛蛮子一派不拘小节的洒脱,但对于社会名望,他是很在意的。当听闻有高校将他发起“微博打拐”的事情作为案例在授课中提及时,薛蛮子先是惊讶得合不拢嘴,连说:“不是吧,这不可能。”在得到一名实习生确认后,他笑逐颜开,随即用力地拍了拍一位朋友的肩膀,得意地说:“没想到你薛哥现在成名人了吧?”

  好玩、好名、随性不羁,胸中有一颗平民式的公益心,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商人出身的薛蛮子能玩转新兴的微博,但却一直非议不断。

  玩微博的怪老头

  薛蛮子与微博的故事,需从2011年的微博打拐事件说起。本职是天使投资人的薛蛮子,虽然早早开通了微博,但“打拐”之前,他的知名度仅限于创业投资圈内,所编的微博仅能得到三五人的评论转发,在那时,要是一条微博能得到20人以上的转发率,他就很开心了。

  转折点出现在2011年的大年三十,当晚,举家在马尔代夫度假的薛蛮子出于“一个父亲的愤慨”,写了一篇760字左右的“打拐檄文”,分六个篇次,逐条发在微博上,倡议“彻底消灭全国大规模拐卖儿童强制乞讨犯罪集团”。这条微博发表后,姚晨、冯小刚、潘石屹、赵薇等一众名人相继转发,李开复更是为之鼓与呼,作为“倡议发起人”的薛蛮子一夜走红。

  此后,薛蛮子的微博粉丝“放量巨增”,在短短数月间,其粉丝量从十万飙升至百万,这让薛蛮子很受用。在四川的一次粉丝见面会上,笑言“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的薛蛮子得意地说:“父亲薛子正以前做过司令,但他哪儿有我厉害啊,我的粉丝100万说话时的数字。”

  薛蛮子在得意之余也分析了一番,他认为自己受追捧乃是因为公益:“我人不出众,貌不惊人,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粉丝嘛!我发现大家不是粉我,是共同关注弱势群体,我这个老头能说、敢言,替他们摇旗呐喊。”

  想通了这点,早已实现财务自由,有着大把空余时间的薛蛮子开始放手大干,他在微博上频繁介入公共事件,并不断转发公益、环保、民生等“大社会”信息。同时,他利用影响力参与发起了一系列“微公益”活动,其中包括有名的“免费午餐”、“为白血病女孩鲁若晴募款”等项目。

  不得不说,作为一个博主,薛蛮子实在是太勤奋了。在长达3年多的时间里,这位老人家日均发博逾70条,其活跃程度让拿工资干活的官微运营者都望尘莫及。在阴谋论者看来,这断然是别有用心的,而薛自己的解释是,发那么多微博,只因为好玩。他甚至觉得,刷微博会让他有种“皇帝批阅奏章”的快感,“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披星戴月上朝堂的皇帝,微博把人的这种情结激活了。”

  争议薛蛮子

  微博成就了薛蛮子,让他成为一位知名的公益倡导者,但是,他本职还是一个商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是他在商场上的身份。

  这几年,微博与薛蛮子的生活高度绑定,他用微博来做公益,也用微博来做生意,在他的微博中,商业与慈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他发起的“微公益”里,往往会有一些商业元素的存在,而在他投资的项目里,也常常能看到慈善项目的嫁接。

  这样的玩法,在当今之中国,必然会惹来争议。

  万表网是一家薛蛮子有投资的企业,2012年中,万表网老板肖晓在与薛蛮子谈生意时,听闻薛声援白血病救助,两人一合计,随后推出了“每出售一只手表将捐献五十元”促销活动,薛蛮子在微博上助其宣传。

  争议更大的是“暴风影音代言事件”。2012年初,薛蛮子为暴风影音代言做了个广告,但不少人认为薛蛮子利用公益形象做商业代言的做法不妥,“打假斗士”方舟子在微博上嘲讽道:“原来参与的慈善项目是可以拿来当商业代言的卖点,搞慈善是能够提高自己的身价的。”

  后来,暴风影音的CEO冯鑫为了“补锅”,推出一个“每转发一条暴风捐一元”的公益活动,捐款用于支持薛蛮子的慈善事业。此事在网上有赞有弹,但正反双方都不否认,老百姓确实受益了。而在薛蛮子看来,这两件事都没什么好争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不费事儿,又能帮人,多方共赢,为什么不做呢?”

  擅于梳理商业逻辑的虎嗅网将薛蛮子称为“微博最大的玩家”,并认为薛“经营出了一个在层次感与丰富度上迄今无人企及的微博商业平台”、“以粉丝为核心资产,向外生长出投资、媒体、直接营销的果实。”

  知识分子们始终担心,当老薛“利用号召力提出某项公益倡议,吸引眼球,将投资项目嫁接进这些公益项目,再用投资项目的产品销售量换取相应的公益捐款量”时,会在新兴的自媒体平台上生成一个“怪胎”。

  大大咧咧的薛蛮子似乎并没有想那么多,他玩微博、玩投资、玩公益,至于会玩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复杂事物,连他自己也不晓得。这是个极富个性的老头,不少人喜欢他,认为他乐观、直率、真性情、有眼光;也有许多人讨厌他,认为他浮夸、贪财、沽名钓誉、玷污慈善。

  目前,微博上形成了“倒薛派”,其代表人物有“徽剑”、“王小石头儿”、“AC空气稀薄”等人,他们倒薛的主要因由是“不满、看不惯薛蛮子将公益和商业混为一谈”。“王小石头儿”担心,这会让“刚对慈善有兴趣的民众产生反感而放弃参与的意愿”。

  当然,支持薛蛮子的人更多,支持者只强调一点:他实实在在地帮到了人。

  这名爱笑、爱玩的老顽童有着很多好朋友,李开复时常与他在微博上互相呼应,新东方创始人之一的徐小平曾与其联手打拐,京东老板刘强东则亲切地将其唤作“蛮师兄”,他的朋友们对他的评价是:“一个很不错的好人。”

  中国财富×薛蛮子

  当前对公益慈善的质疑声前所未有的强烈,根源在哪?

  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因为是个新鲜的事物。现在由于公信力缺失,报纸没人信,新闻联播也没人信。说PM2.5的事,钟南山先生的作用远大于国家卫生部、环保部;说创业的事,李开复、薛蛮子的号召力远远大于中国创业家协会和所有的报章杂志。

  同时,以前三十年来认为天经地义的,突然都被挑战了,价值观也被颠覆了。今天的公益慈善,一方面是前所未有的春天,同时也是前所未有的受争议。凡是捐钱的人都被骂了,陈光标被骂,我也被骂得一塌糊涂。

  你怎么看待被骂?

  要做这善事儿,你就别担心被骂。因为被骂是正常的,有了名声就有质疑,质疑的背后有普遍的社会原因,年轻人,80后,90后,生活没前途,对社会积聚了很大的不满,老子他妈工作都找不到,你狗日的还给人家捐钱,你还能够沽名钓誉,你狗日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你天天搞这个你一定是拿了佣金了,这个东西是没法说清的。

  目前,社会不满的情绪是前所未有的,因为他对不满的认知越来越强。以前穷啊,不满忍着骂一句蹬一句,拿我不当人没关系,只要有饭吃、能养家糊口,没有尊严的问题,现在人人都尊严大了。由于自己不满,他容易骂人,也确实很多公益事业做得不好,会被质疑。这个质疑是社会转型期的一个必然的现象,每当价值观被颠覆,而新的价值准则还没有被建立起来,大家谁也不知道微公益该怎么办,就会产生质疑。

  公益圈有一种观点:做公益要是赚钱的话就是居心不良,你觉得呢?

  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中国人把“赚钱”这个事情恶魔化了。中国是个重农的国家,商业传统非常薄弱,认为无奸不商,你是商人,你必须是个骗子。

  我们过去的慈善公益,受这么多年宣传雷锋的影响,雷锋第一是不求回报,第二是要默默地,不能说,说了你就是王八蛋,说了你就是沽名钓誉。这种圣徒有没有?几百年有一个。这种圣徒到底是真的假的?我们也不知道。我认为,圣徒永远会有,就像世界历史上,圣徒也有一样。总有舍生取义、完全无私的人,但这种人绝对是少数。中国13亿人,绝大多数人跟薛蛮子一样,有着所有的七情六欲,有向善的想法,也有很多自私自利的小九九。

  要承认,人本身是不完美的。慈善公益最大的目的,是要激发每一个不完满的人追求完美的过程,而不是一个宗教行为,不能够劝着人家要剃了头、肉也不吃了,每一个信佛的人都要去做和尚了,老婆也不许娶了,这个事是推行不了的。我觉得慈善公益就是,人家想出个名,你转发一下他给一块钱,这事儿多划得来啊,你举手之劳,人家不就捞个出名吗,你就满足他一下就行了啊。

  我坚持认为,慈善一定要允许个人有各种不同的想法,只要最终的结果是钱落实到该落实的群体上,在事实上帮助了中国人民。所有人都应该宽容、鼓励,这样人人常年行善将变成我们生活的常态。

  对慈善最要紧的,第一,要动员社会中每一个阶层的人,甚至我们认为传统上的恶人,监狱里的犯人,都鼓励他们做慈善,这是一个人类救赎的过程。第二,就是一定要允许商业的人来做慈善。现在就是一个道德绑架,任何一个事情上纲上线,每个人都要像圣徒一样,个人就要学习雷锋,社会就要学习中央委员会,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公益跟商业之间该不该有一条界线?

  老百姓心中都有一杆秤,如果你是纯粹的商业炒作是看得出来的,而一个正常的商业活动中,带有慈善色彩也是看得见的。这个看得见的绝对不应该是一个硬性的标准。

  就像人生一样,你说这个人有几个优点是好的,是说不清楚的。只要你没有触犯刑法,你就是个好人。我认为公益上也是这样,在人没有被证明是罪犯之前,你永远就是无辜的。而中国人的思维是,你永远是个坏人,除非你能证明你是个好人。中国人做事之所以难,就是得花50%以上的时间先证明我不是骗子。

  你怎么看微博、微公益以及公民社会的建设?

  我觉得公民社会的建设是一个缓慢而漫长的过程。

  首先必须每一个人的收入达到一定程度。连饭都吃不饱,还有什么屁公民意识?你想你大学毕业没几年,一个月挣几千块,一个月吃饭什么的如果一千多块钱够了,剩下的钱就可以干别的。你会花钱去看一个《致青春》、你会看个《中国合伙人》,这种生活是你的父母以前达不到的。现在社会的效率提高了,我们的余暇多了。

  有这么多时间,我就上上微博呀,搞搞微信呀。尤其是你一旦经济上达到了一定程度,纳的税多了,你对纳税人的钱就很关心:我每年交的养老金哪儿去了,国家出台什么政策,我的养老怎么办?

  公民意识,首先是每一个社会的公民对他自身的社会地位的一个认知。慈善和公益是其中的一部分,就是对社会中的不平等,尤其是大量的被忽视的弱势群体的关注。恻隐之心,人人都有,而且多得很。(来自:奥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