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周遭的抑郁症患者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7-19
  导读:如果一个乐观有趣的人告诉你,他有抑郁症,请重视,你一句“不会吧”,他会说:开玩笑的啦。你我周遭,可能有朋友正在遭受抑郁症的煎熬,他需要你的帮助。

  我被产后抑郁症一枪正中靶心。

  从2002年开始,我经历长达数年的冬季抑郁症,每年10月左右风开始冷的时候我就知道,完了,又要开始了,直到次年5月份。张国荣的去世让我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患的也是一样的病,直到出现幻听、社交聚会时会突然情绪失控不得不离席,我才感到恐惧。

  后来我去了南半球做治疗,经过很恳切深入的聊天,做了很多测试之后,医生不仅给出了药物方案,还让我进行一种自然声效疗法,通俗说来就是用声音辅助心理治疗,接下来的几年我都没有复发,直至今日。

  我也曾看不上自己,觉得抑郁症就是矫情病,不就是吃饱喝足了之后瞎想呗。这么说也对也不对,就我所知道的例子中,一类是完全生理性的抑郁,体内缺乏一种五羟色胺,这些人甚至不知道自己已经病了,而身边的人则会发现他的异常;另一种是很有自我意识的患者,会用无法解开的终极问题缠绕自己,身边的人往往难以发现,因为他们本身就在掩饰自己的症状。一些患者在转投宗教之后也能获得好转,对于后者来说,心理干预更重要,而不仅仅是药物疗法。

  在看过我的经历后,有人觉得抑郁症就是个伪命题,更有奇怪的人会认为这是我自认为很高级的一种装饰--这年头不说自己是同性恋、有个抑郁症都不好意思--说实话,这不仅无知,而且残忍,还有可能自己患的是人格缺损而不自知,这比抑郁症患者有更大的社会危害。夏虫不可语冰,对这种人就回应四个字:你懂个P。

  崔永元和憨豆先生都饱受抑郁症的折磨,他们都是看起来很开朗,似乎他们是最不可能有抑郁症的人:他们是有着不错的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没有任何值得消沉的理由,更多时候他们甚至负担起重要的责任--他们能逗笑别人,难道不能逗笑自己吗?殊不知越是看起来开心的人越可能是抑郁症患者,并且这种抑郁是最难治愈的,因为他们的自我意识过于强大,轻易不会接受心理医生灌输的理念。这使我想起我在中学时候写的小说里有这样一句话:过于悲伤的人,都有一张奇怪的笑脸。

  有些恶习可以减轻抑郁症状,例如适度的抽烟和喝酒,但这是要自控能力很强的人才能尝试,也有人选择从阅读、查找文献中去寻找方法解放自己的灵魂,尝试各种与自己和解的方法。

  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她在中学时期是我们年级前五名,十项全能,老师眼中最top的学生,考上了P大学自己喜欢的数学,试图揭开宇宙之谜。她硕士全奖去了美国,却因为抑郁症不得不休学回国,她一直跟自己作斗争,海量阅读,尝试在休学期间完成硕士论文,但她与自己的纠缠越来越深,陷入了沼泽。她恐惧让家人知道实情,她来北京找过我寻找支持和安慰,但我和她聊天之后发现自己爱莫能助,只能眼看她步步走得更远,要么住进疗养院,别无他法,可她的自尊心如何受得了?她的父母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优秀的女儿已经连篮球都不会拍,去便利店买东西结账时已经语无伦次,正常的能力一点点消失。

  后来,我没有接到过她的电话,我上一个电话是告诉她的父母:救救她。这个电话是她拜托我帮忙打的,她自己办不到这件事。

  这个女孩至今让我心碎,她是一个太极端的例子,最可怕的抑郁症就是这种自我意识特别强的人,自己给自己系死结的速度远远快于解开的速度,他们通常是双面人,到了另一面被发现的时候往往为时已晚。

  微博上走饭和西耶那的离去令人扼腕,而事实上还有很多没有微博,但已经默默离开了这个世界的年轻生命,他们聪明、压抑,看起来无比正常却饱受抑郁症的折磨。如果一个乐观有趣的人告诉你,他有抑郁症,请重视,你一句“不会吧”,他会说:开玩笑的啦。

  冷漠和抑郁症一样,吞噬灵魂。关爱你身边那个有着奇怪笑脸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