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也只是个女孩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7-3
  导读:汤唯曾经说过,最向往的爱情是特童话的,物质层面的东西一多,就会吞食爱情,如今,她说,爱情其实就是一起过生活。一直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承担,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孩想。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也只是个女孩,普普通通的女孩。

  迄今为止,汤唯的人生已经是一部电影。起因是一部电影,得也是这部电影,失也是这部电影。一夜之间,站上金字塔的顶端,被全世界瞩目。却没有乍红乍惊乍喜,早有准备一般,毫不生涩的明星风范,对幸运受之泰然。一夜之间,命运颠沛流离,梦想跌入谷底。前路茫茫,尤不可知。却没有大悲大怒大哭,默默的面对未来,准备自己,豁达的名士风范,对厄运处之泰然。中间则是,整个电影圈对她的扶危济困,众多导演把她当作家人一般,毫不掩饰的爱护。她没有特别感谢谁,对善意纳之泰然。

  整个电影圈,汤唯是一个谜。没有博客和围脖,在这个自媒体时代,鲜少新闻,鲜少访问,鲜少抛头露面。这种神秘成了一味耐人寻味的开胃菜。到底是大起大落之后的过度保护,还是以“被稀缺”为法则的饥饿营销,其实不重要。女人的魅力,从来不在于多么美丽,而是让人充满好奇。

  在一个国家机关内部的私人会所见到汤唯。场所够特别,够神秘。白色小楼,布置得一派中式,榻,几,凳,条案,墙壁上悬挂着唐卡。条案上有毛毡,有笔有纸,砚台里有墨,纸上墨迹新鲜。江志强先生在,非常家常的样子,不问不说,只是走走看看。汤唯来了,坐在我身边,直接接受访问。电影界大佬在一旁,父亲看女儿的眼神,一派慈祥。

  她穿一件黑色硬朗呢大衣,黑白格毛衣,黑色牛仔裤黑色靴,举止极利落,有男孩子气。头发全部梳起来,露出额头,绑个马尾。看着你,嘴角是她的标志笑容,轻轻挑起,似乎在发问,似乎在回答,眼神清清亮亮。现在,这个谜坐在我们面前,对于她,我们有一百个问题。

  1、真实的伦敦生活

  大众以为她在伦敦的生活非常悲惨,她拒绝同情,说:“一个字都不是我说的。”

  问:有一篇文章,关于你的伦敦生活,说你在伦敦街头卖艺,那篇文章在网上广为流传。

  答:那篇文章很多虚构,可以说,没有一个字是我说的。但是我一直没有机会,恐怕以后也不会有机会,面对这件事,所以我想借着这个机会,对那篇文章的作者说声“谢谢”。

  问:为什么要说谢谢?既然是编造的。

  答:因为这篇文字鼓励了很多人。就像《少年派》一样,哪怕方式不一样,鼓励到人,传达了力量,就是好东西。

  问:那你真实的伦敦生活是怎么样的?

  答:上了两个暑期班,叫LAMDA,一个是一个月的,一个是两个月的。当时是李安给我写了推荐信,给我太多鼓励,我很想去。以后要有机会,还想学一年的研究生班。

  问:除了上课,还做了什么?

  答:尝试去打工,但是担心上头条,所以放弃了,哈哈哈!就是上课,好好学话剧。借由这个机会,感受英国舞台剧的精髓。尽可能多的感受观众的气氛。很多观众,有经验的也好,不专业的也好,很多人坐在教室里听一听,看一看。

  2、他们让我的能量成倍的增长

  我们以为,在伦敦最重要的戏剧学习是老师给的,但是汤唯说:“是观众给的。”

  问:观众有那么重要吗?

  答:我到现在都怀念当时的感觉。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支持赞美和鼓励。对一个演员来说,那个场域那个气氛,是会让我在心底里哭的,感激的哭。我的英文烂到极点那时,说不出台词,他们全都鼓掌;演出时我一哭,他们照样鼓掌,捧场地笑。你知道那种感觉吗?他们拥着你,推着你,护送着你,往戏剧的圣殿里走,往光明里走。那种经历让我的能量成倍的增长。那一刻,他们身在剧中。不会判断你,不会审视你,他们和你在一起,同在戏剧里。作为一个演员,太幸福了。

  问:据说你参加了一个英国的剧团?

  答:不,正确的说,我得到了一个角色,但是没有去演。我到处去话剧团试戏,做场工就行,能呆在剧场就行。在《月满轩尼诗》找我之前,我在一个莎士比亚的戏里得到了一个亚洲女子的角色,是《亨利五世》。你知道吗?我那时候是心头狂喜的。可是在权衡之后,还是选择了回国演戏。

  3、感谢我的“厚脸皮”

  我们以为,汤唯有杰出的语言天分,所以能熟练掌握各种语言,其实她说:“曾经我被哄堂大笑过”。

  问:你的语言为什么能那么好?你是怎么练习的英文?

  答:看漫画呗!拿英文漫画看,看一个单词儿反复出现,就记住了。

  问:我也爱看漫画,可是我的英文还是那么烂。是你特别有语言天分吗?

  答:我想是因为我的心态……有一次,我在纽约,宣传《色戒》,电影放完了,在台上做Q&A。李安公司的财务帮我做翻译。说一个词,我不会,就问她:“‘建筑’怎么说?”她说:“BUILDING!”我说:“哦,对了!是BUILDING!”台下哄堂大笑。谢谢,OK,继续聊。下了台,同行的一个中国人告诉我,换作是他,他受不了。

  问:可是你照样觉得没什么。

  答:我脸皮厚嘛!你们笑我,我记住了这个词,很高兴,我能更加勇敢去说错了。敢说,敢说错,是学习的心态,怕出错,怕受伤,什么都做不了。

  4、没有选择过

  大众看汤唯,是一个“非常理智,从来都没做过错误选择的人”,但是汤唯说自己:“我从来没有选择过。”

  问:你的每一步,似乎都走得特别踏实。选的每一部戏,也都很有品质。你选择的依据是什么?

  答:我没有选择过。依据就是直觉。想做一件事,强烈到一定程度,牵肠挂肚,生理上会有感觉,就一定要做。不要和自己拧着干。

  问:那你的底线是什么?

  答:不要伤害别人就好。伤害自己是另外一回事。伤害自己,有时是挺痛快的。把自己像团泥巴似的摔在地上,让自己痛,让自己经历,成长,是挺痛快的一件事。

  5、像个孩子

  我们眼中的汤唯是成熟的,淡定从容,从不失态,一亮相已经是成熟作品,但是她说自己“至今最爱看漫画,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

  问:你说过电影是你的信仰,为什么?

  答:大概是因为,在电影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我觉得电影比现实更真实,就像漫画,我是看漫画长大的。

  问:我也是我也是。你最喜欢看什么漫画?

  答:最喜欢?我什么漫画都喜欢,家里有一两千本漫画。现在不买那么多漫画了,主要是在网上看。最喜欢《圣传》!只要给我一本漫画,我的世界就整个儿消失。尤其是小时候,和爸妈斗嘴,尤其是和妈妈一吵架,只要给我一本漫画,什么开心不开心的都没了。

  问:杨德昌导演说,只有漫画和打球是免费的。

  答:哈哈哈哈!太对了!我特别怀念以前,钱没了,没法再买漫画了,就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到书店借漫画看,然后骑一个小时的自行车回家,第二天,再骑一个小时回去还。

  问:我们那时候是一群人租一堆书,换着看。

  答:我买的第一本漫画是小学时候,《圣斗士星矢》。后来拿去换了一本《老夫子》,气死我了,早知道我就不换了,到现在我都心疼得要命。

  问:刚出道的时候,觉得你特别成熟的一颗钻石,现在反而觉得你越来越松弛了,像块原石。

  答:成熟?我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我发现,不是说出来,就可以把责任卸下来。以前,我以为把一件事说出来,就是诚实,就是负责,但是现在我发现不。其实说出来,是推卸责任。有些事情,有时候不说,应该用成年人的身份去承担。真的承担了,才算是成熟。

  6、收,才最有力量

  我们以为,表演之道,就像射箭,重要的是放出去,命中靶心,但是汤唯觉得:“收比放更重要”。

  问:你最近对自己有什么新的认知?

  答:认识自己,是需要时间去总结的。当时当刻只是一种感觉,需要时间去为自己总结。表达不好的时候,我宁可不表达。还有,我在尝试用我们俩这样沟通的方式,在我的心里找一个答案,但是我找不着。对不起,我对自己的了解没有那么多。

  问:我最近发现自己是一个非常自恋的人,很自恋的方式去爱别人……

  答:有样东西是我最近明白的。我发现说话是一种能量。以前遇见什么事儿,我愿意说出来,说出来心里就舒服了,但是能量无形之间也走失了。到演戏的时候,能量就没有了。所以我现在想,可能并不需要说出来,要积攒在心里,只要不伤害身体,没必要有感必发。

  问:我印象很深的一场戏,是《晚秋》,母亲去世,本来以为是情绪爆发的一场戏,你演得很收,反而特别动人。

  答:本来导演写的是韩文,翻译成英文再翻译成英文,所有的味儿已经变透了,所以我说你直接把大概方向告诉我,我来写。我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边哭得乱七八糟一边写,写得特别长,然后删删删,改改改,真到演的时候,话不多了,眼泪也没有了,情绪够了,反而好。

  7、不争,不代表不斗

  大众喜欢那句话,“不争,也有自己的世界”,汤唯说:“这只是一半,不争,不代表不斗。”

  问:网上有一句话,很大程度上帮助大众理解了你,就是那句:“不争,也有自己的世界。”是你说的吗?

  答:也许是我说的,我记不清楚了。你知道吗?我的记忆就是一堆灰,抹布一擦就没了。(笑)不争,也有自己的世界,是对的,但是还有一句,不争,不代表不斗。

  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答:我的理解是,你可以不和别人争,不和外界争,但是不能不斗,要和自己并肩战斗。

  问:要努着那股劲儿往前走。

  答:我一直不是一个很聪明很敏捷的小孩。上学的时候就是,演戏的时候也是。但是我很倔犟,会一直拧在戏里不出来。用笨办法让自己进戏,音乐,电影,书籍,新闻,朋友的故事,任何的任何。这次演《当北京遇见西雅图》,演一个孕妇,我完全没有经验,就用一个双肩背,里面放上铅球和米,日夜背着,除了洗澡,不拿下来。去体验一个母亲的辛苦和负累。

  问:体验生理上的改变对心理的影响。

  答:在某一个瞬间,突然感觉来了,我就明白“成了。”

  问:跟我们形容一下那个瞬间?

  答:我的角色是一个不光彩的女人,一个小三,到西雅图去生孩子。有一天晚上,我记得可清楚了。我走在大街上想去买一瓶水,路过一个当地传说中的“二奶村”。我看见童话里一样精致干净的白房子,在高高大大棕榈树下,在茂密的灌木丛中。真的,就那一瞬间,我好像置身在其中一间。每个窗户后面,是不是都有一个孤独的女人?驮着大肚子,拿着电话,期待着“老公”找她。又孤独,又焦虑,又害怕。漫长的时间,身体的痛苦,一切的一切……

  问:你成为了其中一个,成为了你的人物。

  答:那么一瞬间,我置身于所有的孤独之中。空空荡荡的城市,没有活的气息,充斥着悲伤和等待。现在说起来,心里还是挺疼的。

  8、疼痛,是我爱的方式

  大众对她的印象是“清淡”,但是她内在的感情很“浓烈”,唯有剧烈的疼痛,才有爱的真实感。

  问:就像小行星总是被恒星吸引,我们也在本能的寻找灵魂巨人。痛苦的时候,想在他身边靠一会儿。就像拍《色戒》时候的李安,搭乘飞机去见伯格曼,紧紧抱着他。请问你的大熊星座是谁?

  答:我还记得李安见过伯格曼回来以后,问他什么感受?他“啪!”的举起手来,大叫:“HEY!!!”很可爱。伯格曼是我的一个精神偶像,他的电影,他的状态。当然,李安也给我这样一种能量。

  问:你熟悉李安导演,看到的他应该和我们不一样。

  答:其实不熟悉。对于他的熟悉程度,其实我和观众是一样的。他是怎样一个人啊?就是把自己扔在电影里,什么都不想,把电影当作神,当作信仰。有一次我说“你太累了”,他说:“我是导演,这是我应得的。”理所当然,毫无抱怨。我只认识拍电影时候的他,他能把周围所有人的精力和才能一分不剩的全部榨出来。太多人想做“好人”,他不想。在电影里,不需要“自我”,自我的一切都不重要,声名最不重要,电影要的是“无我”。

  问:那被榨干的这个过程会不会很疼痛?

  答:我喜欢“疼痛”,否则我觉不着“真实”。一部电影,一个角色,一件事在完成中,总是疼痛的。没有疼痛,就没有现场。疼痛是因为太专注。爱一个人爱疯了,爱到骨子里,才会有疼痛。疼痛,是我热爱的方式。

  问:最近看到的电影,有让你感受到切肤之痛的爱情吗?

  答:是一部叫《LAMOR》的法国电影。是讲两位老人家,中风了,相依为命。太细腻的情感,太懂长镜头。看似无聊的生活细节,特别痛。当你看见他用枕头蒙上最爱的妻子的脸,你也会疼痛到无法呼吸。

  9、热爱不变就是快乐

  大众对汤唯的认识中,母亲是很重要的一项,似乎母亲给了她全部的营养。但是其实,“爸爸告诉我怎么爱艺术”。

  问:听你提妈妈的机会比较多,金牛座的妈妈,踏实节省倔犟,好像影响你特别大。

  答:对啊,我的一半儿都是妈妈给的。另外一半是爸爸。我们一家都是吉普赛人。我爸爸呀,是流浪艺人!打电话问他,“到哪儿啦?”喝,西藏,敦煌,广东。“回来啦?”“收拾行李,准备出发呢!”

  问:而且是帅气的流浪艺术家。

  答:哈哈!我觉得我对艺术,对色彩,对画面和构图,所有一切的感受力,是爸爸给的。我从小是看父亲的画长大的。家里,四面墙,我的房间里,都是。他经常深更半夜画画,早晨六七点精神抖擞去上工。我从小知道,爱艺术最快乐,浑然不觉不求回报的爱是最大快乐。

  问:这也是你对快乐的最初认识?

  答:真爱艺术的人,艺术就是定海神针,耐得住寂寞,经得起变化。遇事不慌,有一股力量,能把他“定”在那儿。有一次,爸爸因为别人的问题,起了误会,不让他走。得空打电话,我问:“怎么样了?”我爸说:“没事儿,放心!我要来纸和笔,在这儿画画呢。安安静静,挺好的。”

  问:你从爸爸身上,获得了这种生活的底气。

  答:外面的世界再怎么动,怎么变,心里的那块东西不变,热爱不变,就是快乐。这是爸爸教会我的。

  10、原来我也只是个女孩

  曾经,汤唯在访谈中说,“最向往的爱情是特童话的,物质层面的东西一多,就会吞食爱情,”如今,她说,“爱情其实就是一起过生活。”

  问:我记得以前你曾经说,最向往的爱情是两个人一条狗,一起旅行一起玩,一起在公园骑自行车,简单舒服的爱情,特别童话。你还说,物质层面的东西一多,就会吞食爱情中最美好的部分。现在你如何看待爱情?

  答:我今天刚刚明白的,就是你问我的现在。我们真正需要的人,就是能和你柴米油盐酱醋茶过生活的人。

  问:我以前听过一个说法,两个人在一起由三部分组成:世俗生活,精神生活和情爱生活。只有第一部分就够了吗?

  答:因为之前我只在乎后面两个部分,没在乎世俗生活的概念。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承担所有一切。我的爱情必须很纯粹,有后面两个就够了。但是刚才,我在想所有一切,关于爱情的……我想着剧中人,想着各种各样的故事,角色的故事,我突然意识到,到最后,最重要的不是别的,就是柴米油盐。也许不是最重要,但是最不可缺少。如果没有这个托着你,什么也长不出来。

  问:能不能一起过生活,也很重要的。

  答:可能以前对我来说,精神世界的沟通,是最最最最最重要的。但是后来我发现,不能完全柏拉图啊,柴米油盐还是很重要的。我直到今天才想明白,是不是很可笑?

  问:不可笑啦。

  答:因为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什么都能承担,一直把自己当成一个男孩想。今天我才明白,原来我也只是个女孩,普普通通的女孩。(文/柏邦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