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就该是媳妇的依靠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6-30
  导读:结婚6年、相识12年,佟大为与关悦之间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夫妻关系,用佟大为的话说“彼此很多元”,他们可以是夫妻,是朋友,是知己,是同学,是合伙人。佟大为的电影《金陵十三钗》进入宣传期,老婆不在身边,佟大为一下觉得自己心里特别没有主意。“如果她在,她能给我很多很好的建议。”佟大为说。

  在出道后的将近十年里,佟大为和他的角色一同为青春而舞,从最初的《都是天使惹的祸》《玉观音》《我爱你》到后来的《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我们无处安放的青春》《奋斗》,他的青春似乎比任何人都来得长久和浓烈。2007年,佟大为与关悦步入婚姻殿堂,在随后赵宝刚执导的电视剧《婚姻保卫战》中,佟大为开始从“青偶”向“熟男”转变,真正让他颠覆自我的是张艺谋的电影《金陵十三钗》中那个以一己之力挽救唱诗班学生的李教官,人们终于从他身上,寻到了男人本性中的壮怀激烈与快意恩仇。2012年,佟大为身上增添了一个新标签——佟老板,而作为他的合伙人,老婆大人关悦才是真正掌权又管钱的幕后高手。

  “你演好了,会是谁都希望成为的人。”

  导演陈可辛筹拍《中国合伙人》时,第一时间想到了佟大为。照佟大为以往的表演路数和精神气质,片中的“愤青”王阳自然非他莫属。早在看剧本时,佟大为觉得王阳和自己有距离,“王阳是一个在每个阶段都活得精彩的人,就像王石、潘石屹、马云那样的人,早年意气风发、肆无忌惮,但在痛苦里敏锐地感受到社会的转型,然后开始往另一个方向走。他挫折不多,泡妞倒很多,到了很多人开始想玩的时候,他俨然是一副千帆过尽的姿态,他一直都很明白,也一直都很无畏,我不知道能不能很好地完成他。加上第一次跟陈可辛合作,我不想演一个对我来说陌生的角色。”

  但是陈可辛很坚持,说:“大为,你要相信我,你很适合(王阳)这个角色,你骨子里有愤青的一面,也有活得特别清楚的一面,王阳这个角色你演好了,会是一个谁都愿意跟你做朋友、谁都希望成为的人,你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还有什么比这更具说服力呢?生活中的佟大为,用老婆关悦的话说就是太与人为善,太铁面无私,太不懂得变通。不管发生什么,即便牵扯到家里人,这个老实人都不偏不倚,从无私心。

  角色定下来,电影却迟迟未开机。看着为自己放下工作,随时待命的佟大为,陈可辛不忍道:“你先忙其他事情吧,我再改改剧本。”

  佟大为与关悦决定带孩子们去休假。

  机票酒店订好,行程安排妥当,陈可辛的电话此时却响了起来,陈可辛说:“剧本改得差不多了,你赶紧回来,咱们见一下吧。”

  佟大为一时犯了难,本来答应孩子和老婆的,难道要食言?“还是关悦支持我,她说,出去玩的机会很多,但好的角色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有,你去吧。”

  电影开机,佟大为跟着陈可辛进组,关悦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宝宝出国度假。

  “简直惨不忍睹啊,那时候演戏太稚嫩了。”

  《中国合伙人》中的王阳,一出场便是上世纪70年代时髦男青年装扮:喇叭裤,紧身衬衫,一头扎眼的长毛卷发。这个大学时代的泡妞高手,还是个爱写诗的文艺男青年。

  大学时的佟大为呢?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大一留过长发,后来被老师勒令剪短。”

  当年,每个进入上戏表演系的大一新生,都要经过一年的甄别期,专业课暂时放一边不谈。单这被视作“流氓头”的发型,如果不按校规整齐划一地剪短,说好听点,学校先就把你甄别了,说得实际点,就是开除滚蛋回家。

  迫于压力,佟大为剪去一头长发,但这个看上去温顺的男孩,却是个相当反骨的家伙。考上戏,打的是艺术院校文化分低的小算盘。进到上戏,以为就迈进了明星的殿堂,上学以后才发现优秀的人一抓一大把,没戏拍的人很多。他想过转行做主持,当编导,至少这样就业有着落。

  常常,老师台上教书,他在台下走神儿,他越来越想不明白,老师要求的和师哥师姐们传授的为什么总是南辕北辙?比如老师说,一定要在学校把基本功打扎实,师哥师姐们却告诉他,出去拍戏吧,多实践有好处。

  不认真听讲的后果是,大三表演课,班主任毫不留情地给了佟大为一个难堪的59分。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当时确实没有考虑老师的感受。”多年以后,已经在娱乐圈身经百战的佟大为想起了自己一个人坐在教室补考的滋味。至今,他仍对学校的教育问题持保留态度,回到校园,遇见当年的班主任,他把自己的观点和盘托出:“不让学生出去拍戏,就像家长要求孩子大学四年不许谈恋爱,一毕业就要马上结婚一样,这不现实啊。上学不出去实践,毕业哪能一下有戏拍?但是现在也确实在诸多的实践当中体会到了老师当时的良苦用心,也感受到了当时被老师逼着学的很多基本功真的很重要。所以我在毕业几年后,还专程去过一次学校,找台词老师要了当时的台词教案。”

  前不久,佟大为无意间瞥到电视台正在重播他上大二时拍摄的处女作《嫂娘》,真有点哭笑不得:“简直惨不忍睹啊,那时候演戏太稚嫩了。”

  “那是我人生路上最早的一次打击。”

  “人生处处都是坑。”没关系,绕过、跳过就好,最怕的是自己给自己挖坑还不自知。佟大为很早就明白做人不能得意忘形,否则伤人又伤己。他说:“这个行业很容易被人宠,当看到特别多鲜花听到特别多掌声时,容易迷失自己,放弃最初的梦想。”

  他有过这方面的教训。

  那时的佟大为,人称小濮存昕,因为外形好,他比同龄人有更多的出镜机会。大二开始拍戏,又接拍很多广告,成为班里最早买手机的一个。

  到大学四年级,央视一套黄金档有部戏找佟大为演男一号,合同签了,发布会开了,佟大为自我感觉极好。临开机前,央视责编对演员不放心,召集大家第二天再试戏。试戏那天,没有任何准备的佟大为完全不在状态,台词记不住,表情不到位,最后只好拿着台本现场念。

  这次的漫不经心,换来的是导演和责编对佟大为的弃用。

  为了弥补过错,佟大为回宿舍精心准备,他把拍好的带子寄给导演和责编,希望他们能网开一面,但一切都为时已晚。

  “替换我的还是我同班同学,觉得特别伤自尊,好几个月在学校抬不起头。那是我人生路上最早的一次打击。”

  成名之后的佟大为,遇到当年拿下自己的责编时,没有怨恨,反而相当感激。“当时觉得他对我戴了有色眼镜,他想用自己人。现在想想,如果我是他,也会这么做,确实是自己不努力。真的非常感谢他,因为他让我在学校就经历这些,总比走上社会、成名之后再摔跟头强,那样打击才大,传播才远,影响才坏。”

  经历过换角风波后,佟大为每接一部戏都不敢掉以轻心,他知道,就算戏已开拍,变数都很可能随时存在。

  “突然变成炙手可热的人,时间一下子就不够用了,好像每休息一天都是在浪费生命。”

  电视剧《玉观音》是佟大为与孙俪的成名作,当年,为了调教他们,火爆脾气的导演丁黑费尽心思,他一遍遍地否定再否定,反倒激发了两个新人的表演欲望,这无形中也锻造了他们的抗压能力。

  “谁都不是一上来就一帆风顺的,演员就要接受逆境,承受别人的不认可,被否定之后,你要迅速找到状态。”多年之后,佟大为拍摄《奋斗》时,面对同样严厉的赵宝刚,已经能够应对自如。

  2013年,丁黑与佟大为合作的电视剧《门第》热播,在这部讲述被“门第”差异所绑架的支离破碎的婚姻生活中,佟大为饰演一个自尊心极强的穷吊丝。亲眼看着佟大为这十年来的变化,丁黑不由赞道:“十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孩子。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有责任感的成熟男人,这种成熟不仅仅是气质与外形上的,更多是对表演的理解与认知。”

  《玉观音》播出后,佟大为蹿红。一度,他像一台超马力的发动机一样不断磨损自己。2004年一年,他一口气拍了5部、135集电视剧,最快时三天拍完一集。“那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想到那年的吐血创作,佟大为摇头道:“每个人都有这个阶段,突然变成炙手可热的人,时间一下子就不够用了,好像每休息一天都是在浪费生命。”

  那一年年末,佟大为还接拍了导演叶京的《与青春有关的日子》,正式唱响了他荧屏上那些荒唐、欢笑、颓废、甜蜜、迷茫、残酷的青春之歌。唯一让佟大为遗憾的是,因为拍摄超期,他错过了一直想合作的赵宝刚的电视剧《给我一支烟》。

  两年之后的2006年,赵宝刚拍摄《奋斗》,又找到了佟大为,终于圆了他和赵宝刚合作的梦,也因此成功塑造了新一代的经典偶像:高富帅陆涛。这一次的合作还给在赵宝刚下一部戏《婚姻保卫战》中重塑“煮夫型”佟大为创造了机会。

  “她不在身边,我一下觉得心里特别没有主意。”

  《婚姻保卫战》是佟大为接受采访时反复提及的作品,这部戏和他的生活像是严丝合缝地对接在了一起。2009年,荣升超级奶爸的佟大为在《婚姻保卫战》中提前进入“七年之痒”的夫妻纷争中。在戏中的极致体验,让他越来越明确未来的婚姻生活将如何去保卫。

  “千万别把两口子吵架当成天大的事,吵架说明两人有问题,你把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然后正确面对,解决问题,实际上相当于另外一种沟通。有时候和颜悦色反而让人听不进去。我也是因为拍了《婚姻保卫战》以后才有这些体会的。”过来人佟大为似乎已经成了半个情感专家,他说,“男人和女人就像两个星球上的人,想法不一样。可能你会说,大家都这么熟了,我的心思你还猜不出?别猜,按我老婆的话说,猜什么啊?直接说出来最好。”

  佟大为不在乎做家里那个“唯老婆马首是瞻”的小男人,有微博为证:“《教父》教导我们:不抽空陪家人的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收工了,赶紧回去陪家人。”“男人就该是媳妇的依靠,老爷们儿就该有老爷们儿的姿态。”……

  结婚6年、相识12年,佟大为与关悦之间已经不再是简单的夫妻关系,用佟大为的话说“彼此很多元”,他们可以是夫妻,是朋友,是知己,是同学,是合伙人。

  2012年,佟大为工作室正式成立,同时,佟大为工作室也是关悦的整体营销团队。从前低调的两人正式活跃起来,他们一起参加夏纳、柏林电影节,一起去商学院,一起合作拍戏,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更依赖对方。

  “现在给我的感觉是两人互相支撑,互相信任,如果缺了一个人,日子就没法过了。”2011年,关悦一头扎在她第一次担任制片人的电视剧《囧人的幸福生活》中,恰适此时,佟大为的电影《金陵十三钗》进入宣传期,老婆不在身边,佟大为一下觉得自己心里特别没有主意。“如果她在,她能给我很多很好的建议。”佟大为说。

  “如果有和好莱坞合作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但我绝对不会把重心放在那儿,不现实。”

  2011年接拍《金陵十三钗》,是佟大为事业上又一次“华丽丽的转身”。影片开拍前,佟大为被送去培训了一个多月,和特种兵们一起摸爬滚打,每天重复着跑步、踢腿、压腿这些枯躁无聊的动作。起初,他只能气喘吁吁跑出1000米,10天之后,便可以放开到3000米。再后来,他上午跑一个3000,下午接着一个3000。张艺谋事后说:“训练很枯燥,很多练习也许用得上,也许用不上,如果没有坚持的信心,很容易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大为不是,他一直坚持。一个好的演员,就是要认真、专注、努力。”

  那一年,佟大为丢下旁的,只专注在《金陵十三钗》这一件事上,一年收入当然是几年来最羞涩的一次,但他潜在的商业价值正在慢慢积蓄,他自信地说:“我今天也敢这么说,虽然他篇幅不多,但会是电影里让人记住的角色,这就是电影最让人着迷的地方。很多观众看完后都不知道是我演的,我听到这样的评论特别开心。”

  《金陵十三钗》公映之后,佟大为接连斩获了“年度电影飞跃大奖”“2012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等多个奖项,在一系列的奖项肯定下,佟大为的商业价值一路飙升,国际品牌也纷纷对他发出邀约。

  事实上,从银幕处女作《我爱你》开始,佟大为就为自己的电影梦做着各种准备,因为他明白,所有尝试都是机会。他欣赏莱昂纳多,从《泰坦尼克号》里的小白脸,到今天成功实现转型,用了漫长的十年,他不断击碎旧我,重建新我。

  《金陵十三钗》之后,佟大为对电影的野心依然在,但却变得现实而有节制。他说:“全球电影公司都很重视中国市场,这给中国演员带来许多机遇。如果有和好莱坞合作的机会,我当然不会错过,但我绝对不会把重心放在那儿,不现实。亚洲面孔尤其不被美国主流观众认可,除非你有功夫,在那边拍功夫片。”

  对话佟大为

  记者:《奋斗》《与青春有关的日子》《中国合伙人》中你饰演的角色都有着玩世不恭、桀骜不驯的性格,但你本人看起来很腼腆。

  佟大为:我这人不太会说,前两天朋友过生日,要求每人说一句祝福的话,我说得特别无趣,就是健康平安,生日快乐。这些年还有一些变化,比原来能说点了。

  记者:每个人在成功之前都有一段类似《中国合伙人》中“中国式梦想”的创业史,你呢?刚踏入娱乐圈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和处境?

  佟大为:这个行业机会多,容易让人急功近利,让人横向去比较,我自己也有那个阶段,就是别人做了哪些,我是不是也要做?莫名其妙给自己设定烦心的事。但结婚后,我心态发生了一些变化,我觉得还是自己跟自己比吧。我现在觉得挺知足的,不说别的,我们这拨演员,出名快十年了,今天还能在这个行业被很多人关注和认可,导演、制作人还一直比较喜欢用你,那你还要怎样呢?包括这次和黄晓明、邓超在一起合作,我们都是在彼此看对方的优点,不断学习才会不断进步。

  记者:片中,你和邓超都身为人父了,会不会劝黄晓明早点结婚?

  佟大为:会,其实晓明比我们都辛苦。为人夫的状态和没成家的人的状态不一样,结婚以后做事更有主心骨了,没结婚时候反而更拼一些。晓明其实是为了很多人在拼,家人、朋友、亲戚,他很累。

  记者:为盛名所累?

  佟大为:不是为名,是对他有高期待的人太多了。他是一个特别操心的人,他脚受伤住院我去看他,一个半小时,恨不得有十拨人来,一样的话,他就得说上十遍,还得面带微笑。换作我,我肯定会烦。如果是我受伤,我会让家人来,别人谁也别来看我,我好好在屋里待着。

  记者:他是不是要维护自己的形象?

  佟大为:不是,还是因为他身边有太多人给他太多压力了,也可能是自己给自己压力,他有太多事情要操心了。我跟邓超好在演戏以外更多注意力都放在家庭上了,我相信他要是成家也会像我们一样。

  记者:合作了很多大导演,谈谈跟他们的合作吧,比如吴宇森?

  佟大为:吴宇森是华语导演里很有责任感的导演,我不想说我演《赤壁》的过程,只说他给中国电影人提供的机会,当时他用了美国最顶级的软硬件,包括拍摄手法,太酷了。他觉得他有责任让中国电影人知道好莱坞是怎么工作的,因为他知道很快就会有很多国外公司会跟中国电影人合作,所以,他当时用了大部分从来没有跟他合作的人,他希望通过一部这样的作品,带出一批能跟国际接轨的工作人员。

  记者:很多人拍完大电影,都不愿回到小荧屏,你还是电影与电视剧混搭拍?

  佟大为:我原来也有过电影梦,想一直只拍电影,后来弄明白一件事,电影和电视剧只要是好的,都是有价值的,演起来都是过瘾的。演员最大的成就感就是自己的作品能够受人认可,自己演绎的角色能够有说服力、有吸引力。电影因为拍摄时间更充裕一些,对于一个角色的投入更充分一些,在那么大的银幕上看到那些故事,更打动人心一些,但现在电视剧的制作方方面面也更加精良,而它们的影响力也更广泛、更持久。《甄嬛传》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在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反复播出的频率很高,而它又走出了大陆,去了台湾、香港,还在美国的电视频道上播出了。能演出这样一部电视剧,对于演员来说,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