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为什么迷恋丝袜?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6-30
  导读:丝袜的流行,虽说只是一种服饰的流行,但可以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的不同于一般服饰流行的隐含韵味。本文将以心理学的分析,揭露引起丝袜流行的内在原因。

  论述性的文章总会有一定范围,本文同样如此,一下几个几点正是本文的前提,超出这些前提,这篇文章所提出的观点将是不合适的。

  1.丝袜流行的原因不同于其他服饰流行的原因,丝袜流行有其内在原因。

  2.丝袜对于男性有性的吸引力。

  丝袜为何会流行

  丝袜的普遍流行,带来的一个最直接的问题:这种流行的原因是一种单纯的服饰追逐热潮,还是带有某种内在“情感”(这里的情感可能埋藏在潜意识中)所导致的内在原因。正如上文所说的,我们可以显而易见的感觉到这种内在原因的存在,正如我们的第一个条件。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的是去寻找这个原因,而非去证明其的存在。

  面对为何丝袜流行这个问题,我的第一个联想是“塔布”(编者按:原始宗教对于“恶”的惧怕,后来发展为崇敬与恐惧的双重情绪。即,禁忌。有关信息参见《塔布与矛盾情感》——弗洛伊德),但显而易见的是流行原因与塔布并无丝毫的联系,丝袜没有至少是几乎不含有“塔布”的意义,即并不有“危险的”“不洁的”“禁止的”的意义,更没有被称之为“塔布”的事物所表现的基本的性质和特点。但我提及他当然不是全无用处,从研究塔布的方法里面,是可以得到一些启示的。“塔布”的研究都涉及到了人类早期的氏族群体,研究者从这些古老氏族中寻找答案。当然对丝袜的研究不必深入到古老的尚未文明化的古老人类群体,但是对我们而言,从源头,从最初开始探索一定将会大有裨益。所以接下来就考察一下丝袜的发展历史和影响,希望从中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另外讲述这段历史也是希望本文对丝袜有一个全面的展示。

  丝袜的历史

  “古代的袜子称为”足衣“或”足袋“,通过数千年的演变,才发展到现在形式的袜子。古代罗马城的妇女在脚和腿上缠着细带子,这种绑腿便是最原始的袜子。直至中世纪中叶,在欧洲也开始流行这种”袜子“,不过是用布片代替了细带子。

  1598年制成可以生产较为精细丝袜的针织机,从而彻底改变了袜子手工制造的历史。不久,法国人富尼埃(Fournier)在里昂开始生产丝袜。

  16世纪,法国宫廷及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对西班牙长筒丝袜的迷恋几近疯狂,其中以红色、橙色、紫色为上品。但事实上,丝袜的使用者主要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

  18世纪,着名英国文学家约翰逊(Samuel.Johnson)是历史上第一个恋袜狂。他的12行诗专为丝袜而写,其中一句相当露骨:The silk stockings and white bosom sofa ctrese sex cite my amorous propensities. 意思说丝袜引人食指大动、情欲相随。

  一战后,一个摩登时代到来,由于成衣的普及,时尚不再是上流社会的特权,下层妇女们纷纷起来闹革命。女人的下半身衣裙开始了缩水运动,以前的曳地长裙开始向大腿方向退潮。

  1937年,杜邦公司的一位化学师偶然发现煤焦油、空气与水的混合物在高温下融化后能拉出一种坚硬、耐磨、纤细并灵活的细丝。这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尼龙纤维。尼龙丝袜的发展无疑是袜子历史中的一个里程碑。

  卡罗瑟斯后来又发明了合成橡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美军大量使用,一为越野车轮胎,一为女人丝袜。

  二战爆发后。尼龙被列为军需品,丝袜生产陷入瘫痪。1942年,尼龙丝袜开始限量发售。此时珍珠港事件后,一双丝袜的黑市价格已卖到3000—4000美元(这个数字未必真实)。二战期间一次调查女人最想要什么,2/3的女人选择了”尼龙丝袜“,只有1/3选择”男人“。

  二战后,尼龙终于恢复生产,女人们兴高采烈地排长队抢购尼龙丝袜,”求袜若渴“的女人买到了尼龙丝袜后,等不及回家,干脆坐在马路边,露出雪白大腿当众换上。今天的女性不再为弄到一双丝袜而去跟飞行员打情骂俏,一双丝袜紧绷着的大腿,半推半就地勾引着男人的目光。

  进入20世纪70年代,杜邦公司发明了革命性的莱卡。莱卡又叫氨纶,弹性是原来的4—7倍。莱卡丝袜,与肌肤的紧密程度前所未有,表现出不同的质感,并超越了季节局限,更光滑、柔软、贴身且平整如新,甚至修正了女人的腿部曲线。

  莱卡丝袜的诞生直接导致的连锁反应就是迷你裙的横行。玛莉。布郎在上个世纪50年代发明迷你裙,随着迷幻文化的滥觞,满街游荡的女孩们都穿只到大腿上部、仅有装饰作用的短裙。迷你裙的盛行又使连裤袜应运而生。长筒丝袜与内裤结合在一起产生了连裤袜。”

  在丝袜发展的历史上,丝袜在引起了西方各国女性追逐狂潮,其中有许多的地方面都值得注意,但为了接下去的论述,只用着重关注的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丝袜的性的吸引力。

  丝袜的性的吸引力

  “与肌肤的紧密程度前所未有,表现出不同的质感,并超越了季节局限,更光滑、柔软、贴身且平整如新,甚至修正了女人的腿部曲线”“半推半就地勾引着男人的目光”“丝袜的使用者主要是她们的丈夫和情人”这都表现出性的吸引力。

  在第一个条件中,已经假设丝袜的流行具有某种更深层次的原因,并且从丝袜中,可以非常清楚的看到丝袜具有的特殊吸引力——性的吸引力。论述到这里,想要大致弄清丝袜为何可以大行其道已经不困难了。这里使用行为主义的观点来进行解释。

  行为主义丝袜学

  丝袜作为一种独自具有吸引力的服饰,被女性穿着后,会引起男性乃至其他女性的关注,这种关注无论是赞扬的还是批评的都会被作为一种反馈回的信息为这个女性接受,特别是男性过多的注视、议论、和讨好。这些“被关注”的反馈信息当然很好的满足了这个女性的心理需求(这些需求涉及到尊重需求等)。因为这些需求的满足,穿着丝袜这种操作性的行为,受到正强化,而上文提及的过多的各种各样“关注”自然就作为一种强化物而存在。穿着行为受到强化后就更有可能发生,每一次穿着行为发生都会受一次强化,无论强化的强弱,它终归是受到强化。所以我们看到丝袜不断的流行起来。

  当然仅仅以这一观点要全面的解释丝袜流行的现象显然是不够的,在后文中我们还会对其他的一些因素进行讨论,例如从众心理,需求的满足。我们要强调的是行为主义的解释不是全部的解释,但是他是一个主要的解释,是主要的原因之一。

  我们并不急于去讨论哪些引起女性穿着丝袜的其他因素,因为我们有更重要的问题要讨论。从上面的论述,我们总结出:穿着丝袜的虽然是女性,但无疑导致和鼓励这一行为的是男性,而让男性兴奋,做出反应的无疑是丝袜所独具的性的吸引力。我们已经清楚男性对于女性是如何作用的,但对于为何丝袜对男性具有性的吸引力却一无所知。为此,让我们再次回到对丝袜历史和影响的考察中寻找有用的线索。

  为何丝袜对男性具有性的吸引力

  “18世纪,着名英国文学家约翰逊(Samuel.Johnson)是历史上第一个恋袜狂。他的12行诗专为丝袜而写,其中一句相当露骨:The silk stockings and white bosom sofa ctrese sex cite my amorous propensities.意思说丝袜引人食指大动、情欲相随。”

  很容易看出一点,约翰逊对丝袜产生的物恋致使他对丝袜的吸引力反应强烈。那丝袜对男性产生的普遍吸引力会与物恋有关吗?或者说,丝袜对男性的性的吸引力是否是男性对丝袜的物恋导致的?

  可以肯定的是丝袜在今天看来是具有自己的吸引力的,而不是因为腿部的暴露,也就是说,男性对丝袜有一种独特的爱,丝袜可以满足男性的某些性幻想。提到性的满足,这似乎与恋物有些靠近了,但最大的一个问题是物恋的作用范围。要形成物恋,对一个成人来说需要在其生活中发生某个或某些事件(最多是在童年早期),将丝袜与人的性满足联系起来。对于如此多的男性来说,不可能所有的人都发生联接,产生一种对丝袜的性倒错(性对象和满足性欲的方式异于常态),加之丝袜对男性的性满足程度远远小于真正物恋者所能从所恋物体获得的性满足。可以肯定的是,男性对丝袜并非物恋,至少并非全部意义上的物恋。

  男性对丝袜并非物恋,但是其中是否就一点都不含物恋的成分呢?这个我们不直接的对丝袜讨论,因为对于丝袜能引用的材料太少,讨论将困难重重。我想另辟蹊径,引入一个几乎与丝袜有等同心理含义的事物——足与绣花鞋来讨论。

  足恋与绣花鞋

  在中国古代,女子的脚是羞于见人之物,特别是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家庭的女子。古代女性的足绝不会轻易示人,只有当女子表达对男子的情欲时才会露与男子,男子看到女子的美足,更是欲火焚身。女子缠足在中国古代也一度盛行,及至清朝末期仍为人们所追崇。缠足的也是有一定社会地位人家的女儿,而且他们以此为女子高贵的象征。这里引用几首诗表现古人对足的追崇和喜爱。

  晚唐着名诗人韩偓所作《香奁集》唐诗描写女足之美日“六寸肤圆光致致”。

  《闲情赋》“愿在丝而为履,附素足以周旋。”

  谢灵运诗云“可怜谁家妇,缘流洗素足。”

  六朝乐府《双行缠》云:“新罗绣行缠,足趺如春妍。”

  李白曾作“越女词”一诗云:“履上足如霜,不着鸦头袜。”

  女性在缠足后都会穿着小巧而精致的绣花鞋。无疑的女性的足含有很明显的性的含义,缠足后这种性的含义更是极端的扩大化了,而绣花鞋的穿着更是加强足的性的含义。女性缠足后都穿着绣花鞋。以致绣花鞋常成了足的一种替代。有的情况下绣花鞋对男性所产生的性吸引和性满足等于甚至超过了足本省。对于一些极端的个体,对足或者绣花鞋产生了性倒错,就体现出了物恋的性质。

  我们引用霭威士在《性爱心理学》中的一段话继续我们的观点:“足恋想象虽属很不正常,其实也无非是一个原始的心理冲动或情感冲动的再度呈现罢了,也许在我们的祖宗中间,这种冲动是相当普遍的,后来在进化的过程里,它退化了或大致被淘汰了,但间或因进化论所称的远祖遗传的关系,或因发育中止的关系,终于在近代生活里再度呈现出来。”

  物恋极大部分是因为童年早期的经历产生的,足恋在幼年的生活里占有很大的比例,有大量的例子可说明,但在这里并不再赘述。通过上面的论述我们可以做出一个结论:足恋现象作为原始的心理或情绪冲动在现代人身上依然存在。基于这个结论,可以得出一个推测,男性对女性的足存在的留恋情感。对于绣花鞋,由于绣花鞋总是与足共同出现,随着时间的推移,男性对女性足的留恋逐渐转移到绣花鞋上,男性对绣花鞋也产生留恋,而足与绣花鞋是相互正向作用,男性的足恋及对绣花鞋的留恋相互加强。

  可以看到绣花鞋之于足的关系正如同丝袜之于腿的关系。可以推断,丝袜对于男性的性吸引力和性满足正是源于男性对于腿的留恋,这种留恋正是来自可能的遗传的心理或情绪冲动或者是同年早期的经历。女性的腿将留恋传递到丝袜,丝袜与腿将留恋(吸引力)相互加强,同绣花鞋与足一样,这种传递的结果可能让丝袜变成女性腿的替代物,而让丝袜产生的吸引力超过腿。到此,基本阐述了为何丝袜会产生性的吸引力,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裤子没有这样的吸引力?这是因为裤子与女性的腿留恋替代并未建立或者程度很弱,虽然腿紧密相联,但腿藏于裤子之下,如同长裙遮盖三寸金莲,它们是不会发生替代和联接的。

  丝袜吸引力的其他原因

  现在已经阐述了丝袜得以流行的女性与男性两方面的主要原因,但是还有一些不容忽视的原因和支持主要原因成立的其他因素,这是有必要进行讨论的。

  从众心理。从众心理在丝袜流行中其实是很突出的,应该说在流行现象中都很突出。对于一个流行物,并非每一个追逐它的人都是适合他,喜欢他的,但是他们同样在追逐,这无疑是受到其他人的影响,这也就是为何丝袜流行范围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令一方面原因当然在于心理,情绪冲动在男性中有广泛的基础。可能导致从众的因素简单说来主要有几个,群体规模、一致性、地位,我们依次来考察一番。群体规模,这个无疑是丝袜流行所具备的,而且丝袜流行程度表现出的是一种增加的趋势。虽然从众影响不一定会随钟情丝袜的人的增长而增加,但肯定的是,很多女性看到如此多的其他女性都钟情于丝袜,自己当然也就按捺不住了。一致性,这点其实是很多流行元素具备的,简单说来,大家都喜欢丝袜,那你能有理由拒绝吗?我们需要保持和今年的流行一致。地位,这点可以看做是一些明星穿着的指导作用,只要对娱乐消息稍加留心,这个问题就不难了解了。

  需求的满足。这里并不讨论行为强化到底是满足了何种需求,而是强调满足时候的一种忽略作用。上文已经谈到,穿着丝袜的女性在接受他人反馈信息时,其心理需求会得以满足,在满足发生时有一种忽略作用帮助这种满足更好的进行。即女性把这些关注归功于自己的魅力提升,而不归功于丝袜和丝袜独特的魅力,忽略丝袜的作用,这样她们获得更大的满足,当然强化的程度也就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