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新人们 别当这几种“花草”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职场 发布于:2013-6-28
  最近,白领中流行着一种以花喻人的说法,怕上司的被形容为含羞草,与人针锋相对的被叫做仙人掌,这些生动又有趣的形容,都是用来提醒职场新人切勿做了五种在人际关系中惹人厌烦的“花”。

  怕上司的含羞草

  梁可姣24岁网站编辑工作一年

  梁可姣是2012年的本科毕业生,大学毕业后就回老家找了一份网站编辑的工作。梁可姣说她生性内向,在学校就很少和老师同学沟通,到了工作单位后,觉得身边的每个人都像老师。

  梁可姣说,她每次看到领导,都会假装没看见,“如果我看到他,他没看到我,我就绕道走。”梁可姣很少因为工作上的事儿主动找领导或其他同事询问。

  因为害怕和领导交流,梁可姣在端午节前没有了解到最新的假期值班安排,导致在端午节时旷工一天。“端午节后我被批惨了,开会点名批评我!”梁可姣现在想想都很后悔,“现在就是逼着自己胆子变大,不然很多工作领导想不到,我又不说,就错开了!”

  带刺的仙人掌

  刘桦23岁软件开发工作一年

  章泉工作已经10年了,每年都会有一两个大学毕业生进入他的部门工作。同事刘桦就是2012年春由人介绍进公司的,相处一年,章泉对他的评价很糟糕:“平时就像谁欠他似的!”

  刘桦进办公室后经常对人爱答不理的,见到别人从来不招呼,最让章泉觉得头痛的是,刘桦喜欢因为反对而反对。“不说工作,就是平时聚餐,他也那副样子!”章泉说。

  “每次领导问聚会的意见,他就冷脸看着,别人说什么,他都反对,整得好几次领导都不好继续了!”章泉边说边苦笑:“可是到最后问他,他又说他同意。”对领导都这样,更不要说对同事了,“你跟他说话,不管什么,他都先刺你两句”,章泉说他开始也受不了,不过现在也习惯了,只是能不打交道就不打交道了。

  两头倒的墙头草

  李岩24岁广告策划工作一年半

  李岩毕业后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当时和他一起进去的还有一个同班同学,他俩是公司当时资历最浅的两个员工。“进去以后什么都从头学,当时觉得谁都比我懂得多。”李岩回想当时的情景说,“谁都不能得罪。”

  由于工作的关系,公司经常会讨论许多策划案的可行性,“枪毙”掉一些不可行的方案。李岩说,每次让他提意见都让他头疼。“我就觉得他们都是有经验的,肯定都比我想的好,而且我怕提出反对意见,同事记恨我。”到最后,李岩觉得哪个方案都挺好。

  即使有的时候李岩想到了好的策划,为了尊重前辈也不敢开口直接说。为了这个事儿,上级找他说过两次。“我们主任说我没有想法,也许不适合做广告!”李岩回忆说。

  和李岩不同,他的同学几乎每次都能提出自己的想法,觉得不可行的也大胆地说出来。“我现在工作一年,经手的单子都是很小的,但是他不同,他已经在公司里业内比较出名的团队里,参与策划过几个大的了!”

  狂自恋的水仙花

  汪霖林25岁公务员工作一年

  谢洁是2012年通过统一招考进入工作单位的,和她同期进入同一个部门的,就有汪霖林。汪霖林是国内著名的“985”重点高校毕业的,在整个部门,都算是高学历了。

  谢洁说,因为这个学历,汪霖林经常表现得高人一等。“每次大家聊天,她都要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拔高一下自己,贬低一下别人!其实都是考进来的,至于吗?”除了秀学历,汪霖林还喜欢把什么事儿的成功都往自己身上揽,即使只是大家一起写个文案,只要得到上级肯定,基本就是她的功劳。

  汪霖林经常把”要不是我、你们都得感谢我“之类一半玩笑一半自夸的幽默挂在嘴边,这让同事们有些受不了。”反正世界会转,都是因为她!“谢洁和同事们难以跟其打成一片,逐渐演变成现在办公室里聊天吃饭什么的,周末出去逛街都懒得喊上汪霖林,大家都嫌挺麻烦的。

  拍马屁的狗尾巴草

  罗奥23岁客房服务员工作时间半年

  赵亚娜的工作是酒店的客房经理,罗奥是他今年刚从学校招进来的一名客房服务人员。赵亚娜说:“这个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没把工作放在第一位。”罗奥刚进公司的时候,赵亚娜发现他很有礼貌,对谁都打招呼,而且很会说话。可是慢慢的,赵亚娜觉得罗奥似乎对领导和前辈的事情比对工作本身还上心。

  客房服务是每层楼分管的,客人需要什么帮助就会打电话,工作比较机动,但是很多次客人要服务的时候,罗奥都不在工作岗位上,可是他也没出门,只是去帮别的老员工做他们的事儿了。

  “为这个,我说过他很多次!”赵亚娜还发现,几乎每次开会让大家总结工作和提出建议的时候,罗奥都说不到重点。“看起来说了很多,其实都是什么对同事的感谢,对领导的尊敬,觉得领导不容易之类的,没有一点作用!”

  赵亚娜还说,和罗奥同期进公司的几个年轻人几乎都说罗奥“假”,罗奥似乎也不在意,对他来说,领导和前辈似乎更重要。“他这样不行,他们进来是当储备干部培养的,各项工作和同事关系都是训练的一部分,他有点走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