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股市的人需要保持清醒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5-9-18
  现在股市肯定会让很多人发出感慨。我的一个朋友,看到昨天我讲的榨汁机的时候,立刻发出一句感叹:“这个榨汁机很像股市啊!放进去一个水果,果汁是果汁,残渣是残渣,非常的分明。”他这个说法有点偏激,我并不同意。

  但是我有一个想法,股市如果管理不好的话,就是一个“财富粉碎机”,是散户的财富粉碎机。我们经常说股市蒸发了多少万亿,并不是说钱消失掉了,钱就像水一样,水被蒸发的时候,并不是消失掉了,而是变成了地下水,或者变成了海洋中的水。

  广东福建的方言中,也把钱形象的比喻成水,拿提成说成抽水,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很准确的。钱跟水一样,是一个公共资源,今天流到你这里,你把守的不好,就会流到别的地方去。这就导致钱的分配上: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就像老百姓说的一样:“钱上面是不写你的名字的。”

  作为一个不炒股的人,我只能说一点点观感。我之所以不炒股,是因为我觉得我完全没有这个能力。就像一个不会水的人,我只是站在岸边说说感想而已。

  股市到底是什么?有人说股市就印证了佛教的色空观:“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股票中数字浮动,瞬息万变,这都是“色”,背后的资本运作,则是“空”。对于升斗小民来说,就不是简单的“色空”了。我周围有一个朋友,一直想入手一辆宝马X5,牛市来了以后,他坚定的以为,他终于可以开上宝马X5了。最后的结果是,他丢了一辆宝马X5。

  四月份的时候,在一个论坛上,有人提问我:“怎么样看待最近的股市?”我回答的是,首先声明,我是不炒股的。但是我想到炒股的时候,就想起我去瑞士滑雪(其实是看别人滑雪)时候的一个见闻。

  爬瑞士阿尔卑斯山少女峰的火车是很特别的一种火车,它的铁轨跟我们通常看到的铁轨很不一样,它的铁轨中间有一个像电影胶片一样的槽,原来爬阿尔卑斯的火车有三排轮子,中间有一排齿轮,这排齿轮可以在刹车的时候牢牢地卡在铁轨上的槽里,从而避免火车在遇到特别陡峭的山坡的时候大幅度的往下滑。

  通向财富的路,就像阿尔卑斯山一样陡峭。很多时候,无限风光在险峰,当眼前的风景让你眼前一亮的时候,也就说明你遇到非常陡峭的山坡了。你之前所有的努力,在你最接近“无限风光”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出现大幅度的滑坡。所以你应该有一种像阿尔卑斯山火车上的齿轮一样的止损机制,如果没有,那么你最好就不要去爬那么陡峭的山坡,我认为我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和好心态,所以我也就从来不去爬“股票的山峰。”

  在资本市场上流行一句话:“这次不一样。”当遇到一个财富机会的时候,每个人都会觉得这次不一样,尽管别人会警告说:“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但是在财富机会来临的时候,没有人会在意这句警告。因为人只会相信他相信起来很舒服的道理,所以他只会相信一句话:“这次不一样。”尽管每次股市浪潮结束的时候,人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每次都一样。”

  这还让我想起赌博的人、偷东西的人、抵抗不住种种诱惑的人常常说的一句话:“这是最后一次。”赌博的人经常恨不得都要剁自己的手了,还会说:“我就玩最后一次,这次后再不玩了。”他的人生轨迹基本就是在伴随着“这是最后一次”的声音划入深渊的。

  这样说,并不是在说风凉话。我只是在提醒股民朋友:“如果你想在股市中圆你的财富梦,你应该清楚的知道股市是一个什么地方。对它的地形地势,对它的天气状况有一个了解。在我看来,用一句很俗的话来概括股市——股市如梦。”

  我们都看过《盗梦空间》这部电影,我们看电影的人知道剧中角色是在梦境之中,但是剧中的角色,自己并不知道自己在梦境之中,他以为就是实实在在的场景。当他在这个场景做出一些自然反应的时候,他会突然明白,这是一个梦。当他一旦意识到这是一个梦的时候,他的行为就开始发生变化。

  这是有心理学依据的,我们任何人在做梦的时候,其实都处在一种潜在的清醒状态之中。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体会,当你在梦到自己从高楼上往下掉的时候,就会从梦中惊醒,这是因为理智马上提醒你,这是在做梦。人在梦境中有一种潜在的防御机制,就像爬阿尔卑斯山的火车的齿轮,能够让你马上定下来。如果你沉浸在一个如梦的场景里的时候,你一定要有一种抽身的能力,这是在做梦。

  仔细想,股市其实是一个很滑稽的场景。人人都想着赚钱,没有人抱着输钱的心态进入股市的。在大家都抱着同样的心态进入股市的时候,你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你觉得你比别人聪明。你比别人拥有更多的信息。

  这个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才能赚钱。这让我想起一个案例,在一个班上,老师问:“世界上只有10%的人是优秀的,90%的人都是平庸的,那么你是属于哪一部分。”最后老师收到的答卷是90%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属于那10%的。从这个调查里,我们就明白一个道理,每一个人,都会情不自禁的高估自己的能力。而事实上,如果不能抽身出来的话,你就不能意识到,自己在高估自己。

  我们沉浸在一个场景里,你是不会看到自己愚蠢和滑稽的那一面的。就像在公园里经常能看到很多过分亲昵的情侣们,别人看到会觉得很不舒服。还有一个例子,每个媒体人都会有一种恐惧,不愿意看自己的节目或听自己的节目。我就特别害怕听自己的节目。梁文道曾经说过:“他每次住宾馆扫台的时候,如果换到正在播放的《锵锵三人行》,他会飞也似的换台,他特别害怕看到自己在说话的样子。”

  我相信这是人性,你沉浸在场景的时候你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但当你抽身出来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自己很多的缺失和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