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富商投资腾讯赚660亿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互联网 发布于:2015-5-23
   据国外媒体报道, 南非亿万富翁库尔斯·贝克(Koos Bekker)已经在中国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了15年。这15年里高速增长的中国互联网给贝克的投资带来了巨大的回报。仅仅对腾讯的投资就带来了660亿美元的回报,折合人民币4000亿,与孙正义投资阿里的回报率差不多。与其说是幸运,不如说站对了风口。如今尝到甜头的贝克准备再干一票大的,投资标的将是发展中国家的电子商务公司。

  2001年贝克手里的媒体集团纳斯普(Naspers)公司,向当时还默默无闻的网络公司腾讯投入了3200万美元,而其股份目前的价值为660亿美元,大致相当于Naspers公司全部市值。为了证明他对腾讯投资的成功并不是偶然的成功,纳斯普又开始在科技市场需找新的投资标的。

  贝克表示,“我们过去几年里承担了巨大的风险,现在的任务是寻找到那些仍然有机会的国家,因为现在许多国家的好机遇已经都被抢走了。” 贝克目前主要的办公地点是位于开普敦海港的Naspers公司总部。

  贝克今年已经62岁,他现在的主要目标是证明Naspers公司不止是一家基于腾讯的风险投资基金。但是,该公司其他业务的市场回报很少或几乎没有。该公司的其他业务包括非洲最大的付费电视网络,以及对其他几十个创业公司的投资。

  一年前,贝克从Naspers公司CEO的位置退下来,开始了自己的半退休生活。他游览了上海、首尔、旧金山和其他地方来寻找新的投资机会。他表示,这段时间让他明白Naspers公司需要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电子商务领域的投资。然而,今天的新兴市场互联网交易正是资金追捧的最大目标。另外,无论新兴市场自己还是与亚马逊等美国电商巨头之间的竞争都越发残酷。

  Naspers集团公司在贝克1997年接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时还默默无闻。当时这家公司被叫做National Press,主要是出版南非语的报纸,并且是种族隔离制度的坚定捍卫者。虽然目前其编辑方针发生了变化,但Naspers公司仍在发行这份报纸。贝克目前担任Naspers董事长一职,而CEO职位则交由eBay前高管Bob Van Dijk。

  利用成立于80年代的付费电视事业部的现金流,贝克在世界各地先后投资了100多家科技企业。这些投资大部分都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所投资的非洲在线零售商目前不得不关闭,该公司投资8000万美元的中国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也血本无归。

  但人生做对一件事就够了,Naspers公司在2001年收购了腾讯过半的股权(目前因为稀释降至34%,但仍为第一大股东),当时腾讯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小网络公司。但今天已经有超过10亿人在使用腾讯的服务。腾讯公司 5月13日发布的财报显示其庞大的在线业务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

  当然,腾讯并不是Naspers公司唯一盈利的投资,虽然对俄罗斯门户Mail.ru集团投资的回报率并不可观但仍有10倍收益。Naspers公司在2007年以1.65亿美元收购了Mail.ru集团30%的股份。尽管今年上半年Mail.ru股价因为乌克兰危机已经跌去近三分之一,Naspers公司所拥有的29%的股份价值仍约16亿美元。

  Naspers集团是非洲市值最大的公司,市值约660亿美元。其股价自2010年以来已经上涨超过500%,这主要归功于腾讯的增长。贝克目前的身价约25亿美元,他和他的妻子目前大部分的时间都呆在他们拥有的Babylonstoren豪华酒店。

  贝克的合伙人Ciaran O’Leary表示,当涉及到新兴市场的互联网企业投资时,没有任何秘诀,基本就是赌博。很多公司的估值甚至比美国更高。

  Naspers公司的付费电视业务由于Netflix公司和苹果公司的崛起,业绩勉强维持。这使得该公司不得不开始投资移动应用来将内容服务交付给更广泛的客户,并竭力寻找向贫困消费者推销电影的方法。不过,这些努力仅仅能够维持盈利。由于增长持续的放缓,Naspers公司在创业公司身上赌博的筹码越来越少。

  贝克最近的投资都要等到很长时间之后才能有所回报。 Naspers公司目前拥有印度电商Flipkart公司19%的股权,目前该公司正在与亚马逊进行惨烈的竞争,该公司今年欲斥资20亿美元扩大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另一个投资项目印度旅游网站Ibibo则需要对抗谷歌和Kayak.com的冲击。

  贝克表示,他在假期中的顿悟让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战略 。他最近在南京大学发表了创业演讲。他演讲结束的那一刻,就有人冲上了讲台。他回忆到,“一个人说,‘给我一分钟,我可以解释我的创意。’另一个人会说‘这是我的计划书,有三张请阅读一下’,这让你感受到他们巨大的野心。”

  他的目标是让Naspers公司成为电子商务领域的重要投资者,当然他所投资的领域应该是美国科技巨头还没有入主的地方。虽然贝克承认这是一场艰难的赌局,但他认为中国、印度、非洲和东欧的消费者和企业家终究会让他有所回报。

  “电子商务不是一个快速致富的行业,你需要耐心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