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问我为什么总是笑容可掬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阅读 发布于:2015-4-13
  这些年来,很多人向我请教,问我为什么人缘这么好。因为外面对我有一种说法,说是“谁都认识老潘,老潘永远笑容可掬”等,总之就是说我人缘比较好,与人合作的事情也办得不错。

  感谢上帝,我想起这么多年来认识的人,的确大多数都是让人愉快的面容。如果说我在为人处世上有什么经验的话,我觉得有一点可以写出来与大家共享,那就是我珍惜每一次与人相见的机会,每一个人身上都藏有值得我学习与合作的东西,重要的是能否将其开发出来。

  事实上,他人身上的宝藏也往往是乐于被你开发的。我们说阅人像读书,每个人都有供你学习的地方,但书本是死的,不会像人一样声情并茂地将信息传递给你。每个人都有主动传递信息给他人的愿望,而且总是在努力表达得更清楚、准确,更有思想性和观赏性,所以做一个好听众就能满足他的愿望了。大多数情况下,当一个好的听众,欣赏别人的举动,就是建立人际关系的第一个好办法。有些人担心,别人说话自己不说话,表现的机会就给了别人,别人对自己就不会留下印象了。正是这种想法,导致人人都争当发言者,这个世界就变得吵吵闹闹了。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曹操有一次要会见客人,觉得自己的形象不太好,白脸奸雄嘛,他就找了一个漂亮的人代替他,而自己当这个人的侍卫,拿着刀站在旁边。客人后来对人说,曹操很漂亮嘛,不过我更看重他旁边那个拿刀的人。这个故事说明,并不是站在主席台上滔滔不绝的人才能给人留下印象,当一个倾听者也不一定会被人遗忘。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倾听者都忘记了,谁还想得起他说过些什么吗?可是现在人人都想说话,没有人想做听众。唯表达为目的,交流根本就没有。很多人去见其他人,去之前想的是要好好交流一下,增进彼此的了解。可等到往那人面前一坐,表达欲望出来了,就变成了“今天要用语言征服那个人。”要是对方也是一个这样的人呢,完蛋了,两人争辩得面红耳赤,甚至会打起来。结果呢,大家强颜欢笑地客气收场:今天争辩得很愉快,大家都是性情中人。“性情中人”这个词语,是送给很多自我主义者的高帽子。比如一个人喝醉酒与人打架,本来就是错误的,却冠以“性情中人”就给免罪了。很多毛病都被“性情中人”这个词语给开脱了。

  自我收敛一些,反应就会慢一点。更重要的是要相信他人是善的。因为人人都在追求幸福与快乐,遵循着建设生活的良好动机。

  “傻”的人没有“聪明劲”,也是没有多少“自我表现”的强烈愿望,他们在默默的行事中体会到更多的快乐与幸福。王小波说的“沉默的大多数”,有特指这些人的话语权被剥夺的意思,但我很喜欢这个词组透露出来的另外的意味——那就是众多隐秘、务实的人生,真正构成了这个社会最安定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