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蓄意破坏自己的爱情吗?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5-1-15
  大多数人把爱情视为一种外力。认为爱情是被迫加之于我们的,就像射中我们的箭或席卷我们的风暴。可是如此理解爱情是有问题的,这不免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关注有意转向了外在因素,以致忽视了我们自己内在的力量而让我们以为自己是浪漫命运的受害者。

  这些年来,关于人们为何不是单身就是分手的原因我听到成千上万种说法。

  “人们觉得我没有魅力。”

  “女人简直是说一出是一出。”

  “男人只想做爱。”

  “我就是受不了太亲近。”

  “现在我就想独自待着。”

  据我的经验来看,上述言论通常源于“批判性内心独白”,是一种针对自身和他人的消极思想。这类消极的自言自语大部分是非常荒谬的,而且可能掩盖一些更深层次的东西。如果我们想要获得最佳机遇以寻求和维系一段充实而卓有成效的感情,那么我们必须自省。好的,下面我们就去探寻那些我们在不自知的情况下筑起的玻璃墙以及我们自以为从不畏惧的樊篱。约会的世界也许阻碍重重,但是最大的敌人往往是我们自己的意识和观念。

  研究发现爱情,就某些方面而言,是我们对其他人感觉协调并产生联系的终极身外体验。不过,爱也是一个纯粹的内在冒险和发现的过程。需要理解的是在使我们与他人产生紧密联系这一点上内心世界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请牢记这一点,当谈到亲密关系时,我们便可以通过自己的方式得到一些破解之道。

  远离痛苦

  爱情使人受伤。这个说法虽是陈词滥调却千真万确。已有太多的流行歌曲和电影对此悲情演绎,但是我们千万不要让这种观念深植于心。部分人认为,一旦我们遇见对的人,做出明智的选择那么爱情就会是一桩容易的事——爱情使人幸福而且比其他任何关系都要单纯。然而令人纠结的事实却是关系越紧密,选择越明智我们感受到的痛苦也越深刻。由于世人会让我们失望或者因为环境改变,爱情会伤害到我们,然而当爱情登峰造极之时它就会让我们伤得刻骨铭心。

  我无法告诉你有多少人在彼此关系突飞猛进的时候戛然退却。全身心地关爱一个人的确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它让我们珍重他人,更珍重自己和生活。这不可避免地让我们回想起耗费的时间和所付的代价。另一个层面上,爱情挑战我们根深蒂固,习以为常的认知。它促使我们成熟强迫我们与自己的过去决裂。当我们与人亲近时,爱情改变了我们的自身构造。它尖锐而强大,足以引起深藏多年的情感像火山一样喷发。为了避免这些情感摧毁正在滋生的恋情我们不得不面对更深的伤痛。我们必须知道自己如何被伤害,必须了解那些伤害如何造就了我们今日的行为。这意味着不能自我麻痹,也不能掩饰翻涌而来的情绪,必须心甘情愿地感受痛苦。我们要在迷醉的欢乐中麻痹伤痛。

  堕入幻想

  人们一旦在恋爱中受伤,许多情侣就会逐渐产生一种“假想关系”,这个术语是我父亲罗伯特·费尔斯通博士发明的。假想关系是一种防御,会让我们觉得我们好像还和对方保持着关系。这种彼此融合的假象让我们感到既踏实又安全,但这实际上会削弱我们之于爱情最重要的感觉。人们一旦耽于幻想现实情况就会被他们的这种假想式的关系取代。这时他们就会开始演独角戏,他们把自己一分为二当作一对情侣而不是纯粹彼此吸引的两个独立个体。他们因日常琐事而激情不复,开始强加给对方一些限制,这样一来任何一方都不会感到威胁,不过双方却都受到了约束。他们不去扩充自己的世界反而压缩自己的天地。他们对对方变得挑剔和苛求,他们不再尊重彼此的个性和独立。这种关系看上去似乎把人们拉到了一起,实际上却创造了滋生怨恨的温床,最终导致人们背道而驰。

  假想看上去提供了一种控制力和安全感,但实际上却在亲密的关系中制造出冲突和疏离。如果两个情侣能够保持自我,拥有独立的思想,彼此照顾,彼此欣赏那么两人的关系就会好得多。这种独立精神鼓励我们尊重自己的伴侣并好好厚待对方。只有我们把他人视作独立的个体,我们才能真正关心他们的感受。我们能从他们的视角看问题。我们体验知道如何愉悦他们所带来的乐趣。当伴侣不再是另一个我们自己的时候,我们依然能够更好地保持我们自己的魅力长盛不衰。

  自我保护

  作家詹姆斯·鲍尔文说过,“爱情揭去我们的面具,我们害怕没有那些面具就活不下去,而我们也同样知道人不能一直戴着面具生活。”我们都会寻求精神壁垒的庇护,这道防御屏障在我们出生之日便已筑就。所有伤害过我们,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微不足道,让我们恐惧抑或阻止我们前进的事物构成了那些防御壁垒的基础。为了挺过那些痛苦的经历我们做出的某些适应性改变也许是有益的,但是大多数却不再奏效反而限制住我们。

  我曾和很多男女一起共事,他们告诉我自己是多么想找到真爱,然而,一旦他们找到了便又会因各种理由而无法忍受彼此亲近。有的人抱怨感觉受到了束缚。还有些人变得异常没有安全感并且容易嫉妒。这当中的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变化追溯至早年的生活:父母排斥他们,强迫他们做不喜欢的事,看护人羞辱他们,恐吓他们。为了捱过童年痛苦的遭遇他们被迫改变自己,照料自己或者发誓永远不相信任何人。这些自救机能曾致力于达成他们过去的生活目的但是却有损他们的成年生活,尤其是他们的恋爱关系。

  这些壁垒把我们的伴侣推开,最终以带给我们口口声声爱着的那些人巨大伤害而告终。爱情挑战我们的防御工事。它把我们从自己筑造的那堵也许让我们痛苦,但却是我们习以为常而且帮助我们抵御痛苦感觉和记忆的安全墙内拽出来。我们所采取的弃除痛苦的举动同时也使自己失去了亲密的关系。它们把我们和伴侣割离开来,使我们受不了彼此亲近。认识我们自己的壁垒是了解我们在恋爱中如何限制自己的关键。

  相信内心的批判

  有一种语言和我之前提到的三个障碍相辅相成。那是一种内在的对话,我们称之为“内部批判性声音”。内部批判性声音是驱使我们逃避亲近关系,阻绝感情,耽于幻想的内在敌人。它通过无数方式羞辱我们:拆穿我们的本来面目,表演,个性以及抱负。它无比狡诈,既抚慰我们又给我们以惩罚。有时它让人感觉像是一个严酷的教练,“你真可怜,没人要。”有时它像一位仁慈的长辈,“不用费心想着离开家里,自己过也挺好的。”这些时而自怨自艾时而自我慰藉的声音将我们引向同一个,令人不满的结局。

  内部批判性声音能够严重影响我们谈情说爱的欲望。通过多种方式它迫使我们与我们的伴侣或者心仪的对象为敌,使我们获得真正的默契难上加难。它告诉我们对自己的防御壁垒妥协,保持一个安全距离或者密切关注我们的伴侣,因为我们注定受到伤害。这个声音是来自我们过去的幽灵,记住这一点对我们大有裨益。它不代表现实也不代表我们真实的想法。它是一个具有破坏性的滤器,透过它,我们看到的世界是那个试图把我们羁绊在陈旧的,熟悉的甚至痛苦的境地。在恋爱的每个阶段,一旦内部批判性声音试图施加影响,我们就必须把它当做第三方威胁和它对抗。确保你能够认出它,并把它和你的真实想法区分开。下面有些有用的练习和技巧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和你体内不速之客对抗的过程将助你发现并坚持你对自己和伴侣的真实看法和感觉。

  思考一下这些壁垒将会如何影响你发展和维系满怀爱意的亲密关系是正在行进中的自我发现之旅的一部分。它将让你更加贴近最真实,最亲爱的自我。旅途中耐心和体恤很重要。要提防那些声音,它们会告诉你你又搞砸了或者一切都是你的错。通过挑战自我的壁垒意识到在恋爱中充满力量并不意味着憎恨或者责备自己。然而,它会让你去改造恋爱中你唯一能够控制的东西,那就是你自己。当你可以始终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脆弱的,爱心满怀的个体时,那么无论他人做什么抑或发生什么,你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并且在生活中向爱敞开心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