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通过性实现心灵的互通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4-11-29
  这些天,无论我走到哪里,人们都在讨论有关如何正确使用性能量,并且如何使得这种能量以令人满意的方式表达,支持有关的可持续发展,提供精神解放。但是人们关注更多的是性伦理,而不是决定什么时间和谁去做爱,阐述清楚这一点还需要历经较长的时间,因此这就是我关注的重点。

  没有一个简单的公式可以解决一个人所有时间里的困惑,或者是所有人一些时间里的困惑。或仅仅是因为人们的身体,情感,精神发展不同这样一个简单的原因,却不去提及这些水平能够并且改变整个人的一生。从本质上来讲,我们都是平等的,但是在我们的个体发展中,一些人要比另外一些人成熟的多。当两个甚至是更多个不同程度发展的人相处时,或当处在人生中不同阶段的人们聚在一起的时候,特别是当这些不同并不是被公开地认知和清楚地理解时,困难和误解的出现几乎无法避免。

  不同的水平可能表现为合作的伙伴之间有着较大的年龄差别。虽然经验总是与水平有关系,但是水平虽然与年龄有关却并不可靠。在过去,这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在作性决策的时候,人们总是会向老者,圣人,或者占星师寻求帮助。另外一个原因是自我,我们总是被一些欲望,迷恋,自我的认知蒙蔽双眼。我们通过我们的经验在学习。可能我们会从一个具有挑战性的人身上比从一个温和的人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但是,总之,我们大多数倾向于选择能够创造出协同和快乐而不是喜剧和混乱。

  在我的记忆中关于葛吉夫传说印象最深的就是葛吉夫曾经说过:“如果下一次的障碍和性一样大的时候,我的启蒙请求肯定会背离主题。”我并不能够确切的说出他这样表达的意义是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是他并不是想要表达出有关性的罪恶。我甚至都不能够记起我从哪听到的这句话。幸好这时无关紧要的,因为它已经在脑海里存留了几十年了。

  葛吉夫传递的主要思想就是活着的教师和他们已经在你的家乡文化中根深蒂固的教义是有着重大的意义——比任何死去的领袖,尽管他或许是有感染力的。

  当我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些我的心灵至交的朋友,将我的注意力专注在新性伦理需求的问题上。他们坚持的是不结婚就不发生性关系。在你搞清楚之前,先让我阐释一下,他们并不是指合法婚姻,这对合法婚姻毫无作用。也不是他们的婚姻观念一次局限于一个人或者暗指任何的经济独立。相反,他们所指的是现实,订婚的两性创造出一个持久的结合体。他们指出我们并不愿意和我们不想长期生活在一起的人发生性关系。而这个基础的标准是不限制配偶的数量——他们可以有很多性伴侣,但是会提出一些选择标准。为了规范化性的形式,有一个简单的,私人的仪式,有意识的去创造一个结合体。如果你不认为这能有所不同,那么就请尝试一下,并且请反馈回来。

  对于这样的模式最重要的选择标准就是分享目的。那就是,并不是依靠或者识别与视觉刺激,幻想,体检,情感的愿望,获得的知识,或者是激素来塑造我们的性爱经验。他们指出我们选择的另一半,他们与我们的价值观,取向应当是一致的。当然这暗示着你知道你的目的,并且比较具体而不是单纯的爱与被爱(因为这将会包括所有人并且把你摆在你困惑的位置)

  这样,情感就变成为赐予世界礼物的基础,坚定的性关系可以培育,控制,开导爱人,同时也能够与保持现状的爱人接触,表现出强烈的性欲。通过高频度的性接触,并且与身体和心灵融合,使得人们之间直接的接触变得可能,现在性能量——它的功能与天堂与地狱联系——是实实在在的净化我们的心灵。(文/Deborah Anapol, P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