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名它透露了你的真实内心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4-10-10
  上海大学文学院的学者陈雅对网络昵称与传统姓名从文化角度进行了对比,揭示了名字的不同在深层意蕴方面表现出的个性心理突显、多元生活的折射、性别差异的淡化及传统礼教色彩的消失等特点。

  真名是长辈的价值观,网名是网民一时一地的心态感受自我评价

  除了极少数人成人后改名得以表现自己的兴趣志向外,传统姓名一般由长辈来取,表达的是长辈对后世子孙的期望和祝愿,不反映本人的个性特点,虽然日后也许会人如其名(许多事实表明人名对个人成长道路或个性形成有暗示引导作用),但那永远只是少数。

  而网络昵称是自己给自己的命名,完全可以随心所欲,真实地体现自我,展露个性。这样,传统姓名往往反映出长辈的人生观、价值观等思想理念,且一旦落实,难以更改。而网络昵称则是网民一时一地的心态感受自我评价,随着时光流转,境迁情移,更换不同的网名,很能体现一个人的心路历程。人们还可以在不同的场合使用不同的昵称,反映其社会角色的转换或复杂多重的人格特征。

  真名反映词义的理性含义,网名则更多联想含义

  名字作为一种符号,其词义一般带有理性意义和联想意义。理性意义是其概念意义指称意义,联想意义则是人们联想到的社会生活的经验、感情上的反映和感受到的社会文化特征。

  传统姓名主要体现的是名字的理性意义,其联想意义较为单一具体明确,如:王江山、陈昌来,而网络昵称则主要体现联想意义,折射出丰富生活的各个方面。如:企鹅逛赤道、一笑而过、我是谁、后街男孩。“企鹅逛赤道”勾画了一幅滑稽幽默的图像,仿佛是取名者的自嘲;“一笑而过”表明了一种潇洒飘逸的生活态度;“我是谁”俨然是哲学家的深度思索;“后街男孩”则使人想起了一种音乐文化,包孕丰富。

  真名可以区分性别,网名则更趋中性化,很多是对个性的描述,思想意趣的表露由于男女两性生理特点和社会地位的不同,传统姓名存在明显的性别差异,即根据性别取名,从名字上可分出男女。我们有时对着某个人名笑道:像男(女)人的名字!这便是姓名男女有别观念根深蒂固的一种表现。

  有人统计分析,男人名字中表达智慧才能、人生志向、胸怀抱负、光宗耀祖、意志品格等的字及盼望富贵长寿、人丁兴旺的字占优势,而女人名字中则形容容貌姿态美好和色彩艳丽的字,多用花鸟草卉、柔情女德的字。如喻指性格品行的名字,女性多用贞、洁、静、宁、淑、贤、惠、娴等字,男性则多用钢、铁、刚、强、坚、挺、毅、克等字。借用动物鸟类取名的,男性多用凶猛类,女性多用娇小类。甚至语音上也总结出男性名字应讲究阳刚,多用响亮的字眼,而女性名应用发音沉郁的细音字眼。

  传统姓名性别差异的强化,造成了刻板的命名模式和僵化的思维方式,强化了性别等级秩序。网络社会里则强调人与人之间的平等交往,真诚互动,注重的是信息的共享和心灵的对话,所以,网络昵称很多是对个性的描述,思想意趣的表露。这些字眼往往是中性的,体现共同的人性。但也有一些能看出男女性别,如女名表现出纯洁娇媚,男名表现出粗犷帅酷,但却常常是自然的流露而非刻意的追求。当前生活中姓名同样出现了性别意识淡化的趋向,网络昵称正代表了这一趋势,反过来会对现实人名的命取产生影响,使具有个性和审美特征的人名越来越多,如酱豆腐卡路里等。

  真名有禁忌,网名更随意

  传统姓名讲究排行辈分,因为封建社会是宗法社会,长幼亲疏等级森严,辈分意义也就不同寻常,而通过名字来体现是区分辈分的最好方式,这样就形成姓名中这样一个特点:不同辈分的人,名字体现出纵向的、前后相继的关系;相同辈分的人,名字体现出横向的、平行配合的关系。现在在很多农村地区,人们取名时仍会考虑辈分排行,尤其要入族谱时。笔者的一个朋友谈到,他儿子本来取了个单名,但写进族谱时就在后面加了一个“贵”字,而他自己是“富”字辈,名字上就有一个“富”字。

  传统姓名有的还讲究与生辰八字阴阳五行相配,通过算命发现命中缺少五行中的什么,便在名字中加以补救。避讳也是传统姓名的一个重要特点,为尊者讳,为亲者讳,为贤者讳。因为命名中有这么多讲究和禁忌,过去人们在取名时往往伴随着一些仪式,极其郑重,而网络的时空虚拟、机会刷新的特点使网络昵称有很大的随意性,人们可以随兴之所至,换一个名或取多个名,无须有任何顾虑(只要小心别露了真实姓名),取名时不再有辈分呀伦理呀避讳呀生辰八字等等限制。

  要说讲究,最大的讲究是看它有没有创意,是否很好地体现了自己的意图,能不能吸引眼球。所以有个叫小鲤的网友在他的《网名面面观》中将林林总总的网名大致分为以下几类,并附他的举例:滑稽可爱型飞天笨猪侠异想天开型我想我是海兴趣爱好型罗拿耳朵名人效应型蓉儿西门吹雪诚实如斯型吴艳彭跃辉其中滑稽可爱型、异想天开型是网络昵称的独有特点,兴趣爱好型传统姓名也有,但其范围更加广阔,雅趣俗趣怪趣均能入名。

  至于名人效应型则是把古人的避讳传统抛于云天之外,长者尊者、先贤哲人的大名都可拿来为我所用,当然网民们更多的是借用心爱的明星或影视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名。还应该加入一种“自我贬损”型,很多昵称毫不留情地把自己往反面形象上靠,更多出自一种逆反心理,如:流氓刀客、无恶不作、我是坏女人等,这种类型却绝不同于传统姓名中的取*名,后者是出于一种取*名好养的迷信心理,最终还是为了讨个吉利。

  然而正是网络昵称的随意性,使网络昵称质量难尽人意,还存在着许多反映负面文化的糟粕,搜狐新闻曾报道过《“包二奶”网络昵称太过分》一文,称:“‘包二奶’是今年10岁的小欣在网上的‘昵称’。他颇为自豪地告诉记者,靠着这个特别的‘昵称’,他已在网上成了引人注目的焦点。”该文还转达了专家意见:“成年人通过‘昵称’来发泄平日心中的不平衡,倒也罢了。但随着学生上网率的走高,这些展现双重性格的‘昵称’出现,无疑是个危险的信号,对他们今后的成长极为不利。”所以网络昵称也需要加以规范化制度化,生动活泼,健康美好,同时多姿多彩富有创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