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父母不意味着是合格的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4-8-17
  我有一个交心的朋友,我们都有过类似的童年经历,只是他的更有代表性。

  一、“在我十五岁前,我不知道父母存在的必要性。也就是说我不觉得没有父母会怎样怎样。”

  “我七岁前的记忆基本模糊掉了,只记得之后的经历。当时我曾住过院,偶尔母亲过来看的时候还是觉得蛮幸福的,但这种幸福很快就结束了。”

  “7岁以后,母亲面对我时,脸上的表情永远是僵硬的、冷漠的、不耐烦的。父亲的存在感更模糊,虽然我们是住在一个房子里。我七岁后的、十五岁前的人生,基本由奶奶接管了。那真是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12岁前,都特别听话,尤其是长辈和老师的,可惜太听话的结果一般都不会太好。7岁时我最后一次借故跟父母亲近时,得到的是刺耳的嘲笑:“你怎么比狗还听话?”当时还听不懂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我,仅仅是选择记下它,等日后慢慢明白。但看到父母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我就再也没有试图亲近他们了。不过他们也不需要我。”

  “我童年的所有节假日都是跟奶奶在一起,虽然我们是一家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但是甚至大年三十的时候,父母都不在家里,偌大的一个家,只有我和我奶奶。平时的时候,也是吃过晚饭,一起看电视,然后各回各屋,我所有的天真的、愚蠢的、可笑的、可爱的想法,以及所有说的话,都能被奶奶所接纳。因此渐渐也就不觉得父母存在的重要性。我也从来不敢去父母的房间,总感觉那是很可怕的地方。当然也不太可能有时间去交流,最关键的是,不可能交流。他们不会想知道你的想法。”

  二、“每当不得已同父母在一起玩的时候,总觉得特别痛苦。”

  “为什么痛苦?因为父母之所以同你玩,不是在乎你,想同你在一起,而是他们无聊了,需要一个消遣,也需要一个消耗多余精力的途径。时间久了,他们一叫我去玩,我就觉得很讨厌。如果我和母亲在一起,那么满足她后,还得顺带带着一肚子气,也不能发作的回到家。而如果在加入父亲的话,就不是生气,而是大哭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很喜欢看我不高兴的样子,我越难过越伤心(因为他们逗弄的结果),他们就越开心。但如果我因为别的原因哭了,那就打到我不哭为止。这种事情,我想我很难原谅,但是没必要再说自己的想法。别人,尤其是你的父母,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想法,“只会多事”以及“不那么可爱”。

  “母亲现在总说我不像我这个年龄的人,不够可爱,可却总以为这是我自己的问题。”刚上初中的时候,我很爱笑,每天都在笑和快乐,但是母亲这时候站出来了,开始天天数落我:“笑什么笑,有什么可笑的,你也就会傻笑了!”

  “渐渐我也就不会笑了,因为每天只要在家里笑的时候,或者脸上露出笑意的时候,就会面对母亲从无休止的指责,我再也不敢笑了,只好每天绷着脸,僵硬着。但现在母亲又会觉得我“很阴暗,不像同龄人”随便好了。”

  “十四岁我以为我们关系已经缓和过来,有一天无意中对母亲撒娇时,她说:“撒什么娇,恶不恶心?”就这样,奶奶过世后,我就没有可以撒娇的地方了。

  而且母亲特别逗的地方,就是晚饭的时候,喜欢拿我的脸下饭:“这地方长的不对,那个地方长得不好,这里也不对,那里也不好!”她说得津津有味,吃得也津津有味,但没想过我的感受,时间长了,我总觉得自己长得很丑,但其实不是。只是她就想这么说而已,害我青春期一直为自己的长相自卑。”

  三、“我一直觉得我们家特别特别的穷。”

  “虽然不是,但我从小到大,几乎穿的都是表姐剩下的衣服,秋衣秋裤也好,毛衣毛裤也好,外衣外裤也好,虽然没坏,但给我买的衣服,好像还不到五件(我上大学前)。父母几乎没送过我生日礼物,但如果过年别的长辈送我的,仅仅是吃的东西,只要包装很好,那么一定会被母亲抢走一两件,每次这个时候,我才不顾有可能的惩罚,一定要夺回来。但可惜,没成功过。母亲总是说我不爱零食很好,每次带我去超市,只会买一件。但从来没想过几乎没有零花钱的我,过年的时候也希望能得到饮食上的哪怕小小改善。”

  “好在我有个奶奶,她几乎是万能的。不会嫌我吃得多,不会觉得我吃肉多,还经常带我改善伙食,当然得趁母亲不在的时候。我唯一能得到的零花钱,也是奶奶给的。奶奶还会额外给我买零食,而如果像母亲要零花钱的话,哪怕只有一块,也会从门缝里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僵硬地问“要钱干什么!”大有凭什么朝我要钱的意思。所以再也没敢跟她要过。直到奶奶去世,零花钱的施予方,才换了人。”

  “十二岁的时候,有一次跟母亲去超市,肩负着把重东西拿回来的义务,结账的时候看到有棒棒糖,央求母亲买下来,她却说:“你都多大了?还吃这种东西”从此以后,就没敢再看棒棒糖了。开始时是没钱买,后来是越来越大了,不敢买,总担心自己买了,会有人嘲笑我。但总觉得对于棒棒糖怨念:因为一直都很想吃的原因吧。”

  “每次要交学费的时候都特别憋屈。这也是少数需要找母亲的地方。母亲总会拿着学校发的单子,叨叨说:“怎么比去年多那么多!”好像是我骗她似的,等高中的时候,要学费钱就跟催命似的,虽然成绩不错,可因为催母亲给学费不够给力的缘故,有次好几天没交上,班主任就直接当班里说,XX,你还想不想上学了!催母亲掏钱一般八九次都不行,必须当场让她给,否则转头她就忘掉:“反正这是你的事,你都不着急,我着什么急。”一天催十几次,才能顺利交上该交的学费。

  四、“总觉得父母没把我当成一个人来看,更别说是需要呵护的孩子了”

  “似乎是因为在家里,奶奶不愿意听母亲说我,所以当我不得不和她出去的时候,母亲总喜欢大街上骂我,说的很凶,看过来的路人越多,就越兴奋,越往狠里说。过了这么多年我才知道原因:因为外面谁也不认识谁,想怎么说我就这么说。这已经被当成发泄的渠道了。”

  “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特别痛苦。班里阶级分化,无论男生,女生,都斗争得厉害,加上那时候学校还出了鼓励这种活动的课程,把原本正常课程的内容替换成了“批评会”。每天上学都可以说不想再去,或者再也不去。但是怎么说都没用,每天上学就像打仗一样,没有一天能安安静静上完课。我一直以为,父母其实不知情。但后来我五年级的时候,父亲突然有一天说:“真没想到你能活下来。要是因此自杀地话,就有借口告学校了。现在你活着,就没有办法了。”我突然觉得非常心寒,闹了半天,原来父亲一直觉得“我自杀也不错”的想法,难怪在家里如何抱怨,他们都是充耳不闻。老实说,那时候被折磨得一度天天想干脆用红领巾上吊算了,幸亏没有犯傻。就冲这个,也要活下去!!!”

  “大学的时候一度学业紧张,想考研,偏偏那年状态很糟,感冒的人很多,我也被传染上了,而且还是重感冒,每天上课都头脑空空,根本无法集中精力,但是学校请假很严格,可我没办法让父母签字,他们不同意,我就只能强忍着上,有一天忍不住抱怨了:“这样还不如死了呢!”跟母亲抱怨了几次后,就变成“你为什么不去死”的开始了。母亲刚这么说的时候,父亲还意思意思阻止她,世界长了,就变成每天的“你为什么不去死”的洗脑了,时间长了,我真的想去死,一度崩溃了两次,那一个月,两次重感冒,两次都差点吞了安眠药,可是还是没有吃。第二次父亲知道后,说家里那瓶药过期了,吃了也不会死。就如同高中时,父亲说“你就是太爱惜自己,否则早死了。”是啊,所以至今我还活着。”

  五、“父母总对奶奶有意见。”

  “母亲的意见,似乎是婆媳间的亘古不变的问题。从我十二岁开始就偷偷跟我说她坏话。奶奶去世一年后,虽然当时她表现得比我还伤心,但是后来频繁说奶奶坏话的也是她。”

  “父亲的意见,是奶奶没把我培养成他想要的那种样子:有能力,有决断的“女强人”。他估计觉得虽然奶奶是白白照顾我,没有任何怨言,任何抱怨,索要任何东西,依然觉得自己亏大发了。不过他也只敢在奶奶去世后这么说。”

  “自从母亲说:“当年你爸想要个男孩,我本来想做掉,但因为你奶奶的缘故,你被留下来了。”就冲这个,父母后来无论想怎么抹黑我奶奶,我都是充耳不闻。更何况,愿意额外花费给我生日礼物的,总是奶奶。愿意听我诉苦的也总是她。

  六、“母亲曾经对我说过一句话:“你毁了我的一生。”我至今不能忘怀。

  “那时奶奶住院了。父母第一次吵架,原因是看电视的时间太长了。父亲起身的时候,把玻璃桌子带起来,结果砸在地上,上面的玻璃碎了,后来母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大哭。我很想安慰她,她却突然说:“就是你毁了我的人生,否则我也不至于跟你爸结婚。”我曾一度以为父亲是那种寨主,母亲是被他强抢的。但我在饭桌上问出来时,父母都乐了。他们结婚是双方自愿的。我也是正儿八经的婚生子女。但仿佛泄了闸一样,从此以后,母亲常对我说:“你毁了我的一生。”我背着这个指责,苦苦思索了很久,也没明白当年仅仅12岁的,基本上都是奶奶带的我,怎么会影响到她,甚至毁了她。但这已经是我的一个沉重的枷锁,搬不走,卸不掉。”

  七、“父亲最喜欢毁掉我看重的东西”

  “我小时候学素描,连一向苛责的母亲都觉得好,但因为太小,而母亲忙,奶奶身体不好,需要父亲周末接送一下。父亲便说:“不就会个素描么,有什么了不起,又没有什么创意!”他天天这么说,我就以为自己真得不行呢。”

  “12岁遭毁的是童话,那时候我很喜欢看。“你以为王子和公主最后真的幸福地在一起吗,你可知道,西方的国王虽然只能有一个合法妻子,但是却可以有99个情人。”再也不看童话了。”

  “14岁遭毁的是散文,虽然得了全国性的奖项,也发表了,甚至稿费都请了父亲吃饭。但他还总是常常说:“不就会个散文么,有什么了不起,你记叙文和议论文都不咋样!”又毁了一样。”

  “到现在毁得快差不多了,因此发誓,无论喜欢什么、看中什么、自豪什么,都绝对绝对不能告诉给他。”

  八、“虽然这样,我即使自己能力有限,也会努力赡养他们。”

  “赡养是一个子女,尤其是独生子女的义务。但是爱不爱之类的,就是另外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