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妈妈不能跟你做朋友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4-7-30
  在当妈妈的这8年里,我经历不少育儿理念的冲击;

  怀胎十月时自己的天马星空,对比顺六嗷嗷待哺时的回归现实,当他们进入学龄开始充实头脑时的与时俱进,我越来越发觉,无论我再怎么日新月异自己的理念都不够应对快马加鞭似的孩童们的成长。

  在众多的理念里有一个是对曾经的我超级有诱惑力的,那就是我要和我的孩子们做朋友!

  在我刚刚毕业参加工作的那段时间里,我捧着一颗火热心的希望成为一个与众不同的老师,一个可以和孩子们打成一片的老师,后来因为教书时间太短所以没见到什么太大的显著的成果。

  后来有了自己的孩子,六六出生时,我曾经对着粉嫩的小人在内心里信誓旦旦:六六,妈妈要用整颗心爱你,要跟你做最好的朋友!

  在六六姐作为独生女生活的4年里,说句天地良心的话,我无时无刻的不用”旦旦的信誓“作为我育儿生活的灯塔,对她有求必应,对她晓之以理,很少对她严加呵斥,力求与她打成一片!

  而后呢,是跟她打成一片了,但却发觉孩子无时无刻的不跟我讨价还价、无时无刻的不跟我要注意力,无时无刻的不想让我成为她忠实的粉丝和听众,无时无刻的不想跟我成为好朋友。

  孩子的意念是好的,但是现实是残酷而无奈的,当弟弟的来临占去了妈妈好多的时间和精力时,当漂洋过海搬家到法国面临新环境时,当面对妈妈的决定必须要执行时,当一种情况下只能有家长的声音时。。。。

  我发现,”跟孩子做朋友“并不再是一件充满诱惑力的育儿理念。

  换而言之,”跟孩子做朋友“是父母妥协、无奈、甚至是懒惰并且怕得罪孩子而后的假意民主的借口。

  (我说的只是我家两个孩子和父母的情况)

  我觉得相对于现今的好多父母,我和连爸都是相对专制一些的,每天吃什么饭,什么时间看电视,看什么电视,上街买什么东西,周几去图书馆借什么题材的书,几点睡觉,玩具在哪里玩,怎么支配零花钱。。。。。这些都是由爸爸妈妈来决定的,我们会在规定的范围内让孩子选择,但是我做的饭他们不想吃让我换别的、随手打开电视想看什么看什么、上街嚷着买东西、借一些没什么思想内容的烂图漫画书、想几点睡觉几点睡、想在哪里摊玩具就在哪里开摊玩、自己的零花钱爱怎么花怎么花。。。。这些都是不可能的!

  养儿女七八载,我丢给顺六一句话:是我来决定!你必须听我的!

  我心底听到的声音是:我的孩子们并不需要我做朋友。他们需要我做妈妈!

  我的父母是家教比较严格、言论比较专断的,礼数这个多,让童年的我和姐姐恨不得时时诚惶诚恐、处处小心翼翼;那时候真的在心底里埋怨过爹妈:用不用的着这么夸张,人家爸妈没管那么多,孩子不都活着呢嘛!!

  可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看出了家教严、礼数多的益处,我和姐姐所到之处在接人待物、与人相处这方面从来没有过障碍,当年的第一份工作时间很短,但我非常清晰的记得领导见到我妈妈后对我的评价:这个孩子年龄不大,但是为人相处非常好。年轻人里是很难得的,看到父母我们知道了,教育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姐姐的社会能力就更不用说了,连单位门口的老大妈都夸她!

  所以就像大多数不信老人言爱走弯路的年轻妈妈一样,如今的我反观父母的做法,对照如今的顺六,我只能是那句:对不起了顺六,妈妈不能跟你们做朋友。(至少不是16岁以下)。

  清晨的顺顺发狂般的叫嚣着:我不穿这件衣服!太难看了。。。虽然这件衣服是我们俩昨晚一起选好的。既然我已经给过你选择了,对不起了顺顺,你妈我不是酒店服务生你说啥就是啥,穿也得穿不穿就光着吧。顺弟对于光着上学心有余悸,对于我的坚决不妥协也失望透顶,索性穿上了昨晚选的衣服。

  六六对于电视情有独钟,只要是看上了,那就一定是在关电视的时候整点小插曲:妈妈,再看一点吧,再看10分钟吧,再听首歌吧,再。。。。。如果我任由她说下去,她就会一直说下去,如果我答应了她一次10分钟,她一定会在下个10分钟再要求10分钟,如果今天我答应了她可以再看一个,那么下一次如果不让她看她一定会对我说:为什么上次让看,这次不让看?所以,规定时间电视节目结束了就是结束了,电视关了就是关了,任凭她摆着脸色企图给我看,我连看都不看。

  截止到六六8岁顺顺4岁的年纪,我和他们的扯皮还停留在上述的级别上,貌似没有什么太原则的因素阻碍我们做朋友,但是我知道,所谓做朋友的那种心态—–”特别的照顾对方的感受“——不能给孩子们太多,给的太多了,孩子们回馈的并不是更多的理解和感恩,而是不知感恩、抬杠犟嘴、声东击西、漫天扯皮。

  往后再想想,如果父母总是再给以无限的可能、好多的选择、好多的机会,会不会影响到孩子们将来做决定呢?他们难道真的不需要父母们专制一些的教导和决定吗?

  突然想起了10几年前的一个人和一件事。

  那时我刚刚出国一年多,因为租房子认识了一个女孩N,她人很漂亮,貌似为人很热情很容易相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有很多的软肋。

  我觉得她骨子里人品很好,但是和她相处确实很累,她总是反复无常,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应该怎样与她相处。但和她分租一个房间有没有别的办法。

  记得那时我经常往家里打电话,电话里和妈妈聊天很多,跟她讲当时每天发生的大事小情,有时自己是有主意的,有时自己是没主意的,妈妈并不是所有情况下都能跟我商量个对策,但是都会帮我重申一下大方向,都会提醒我一下当初为什么出国,其它的就留给我做决定了。再有就是家人会给我写信,爸爸的信很少,只言片语里会用他一贯的方式嘱咐我他关注的方面;妈妈呢,当然就是长篇大论、家长里短的什么都讲,这样的信就是家书,哪怕时隔多年看到也会有感触。

  记得有一天帮着N收到一封信,是她妈妈邮来的。我盼着她回家后给她,心想她肯定很高兴看到”家书“。

  晚上回来后,她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急切打开信迫不及待的读,而是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看后就放下了。

  我当时问她:妈妈给的信看那么快呢。。

  她无奈的叹口气:你看我妈都写些什么?然后递给我。。。

  我接过来一看,5页稿纸反正面密密麻麻的抄写了三个伟人的生平。

  我没看明白,于是问她:你妈妈写这个是为啥呢?

  她说:我妈呀,竟给我些没用的,说的话都不在点子上,不知道她要说什么。你问她多了,她就来一句—-我相信你。相信个屁,她都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但从她那里又借不上力。。。你看你妈妈多好呢,管的这么多这么细。。。

  那晚,她跟我讲了很多小时候的事,都是妈妈如何放养她,让她自己决定,让她自己选择。

  我看到的不是一种得到民主后的庆幸和释放,看到的是她的失落和彷徨,她没有任何人事物可以参照着做决定,无论是好是坏,她有的是”被相信“的不厌其烦。

  我相信我们在做孩子的时候都是需要爸爸妈妈的庇护的,除了被保护的港湾,还有是人生的指导意义。这样的指导如果没有适当的专制作为背景和依靠,仅靠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和一颗”做朋友的赤城的心“是否能顺利达到?

  也或许是在许多人家里父母可以完美的平衡天平两端的重量,而我呢,注定凡夫俗子,绞尽脑汁也没能找到一个良好的平衡,所以只能清晰理念并调整天平,在”父母的言论“一端加上稍重的砝码,在”儿女的言论“一端撤下一些砝码,不至于让”父母的威严“在我家无孔不入的弥漫,但像”朋友“那样打成一片互相称兄道弟估计是永远不可能的。

  我也相信我的儿女在学校里的朋友够了,不用再在家里交朋友,毕竟朋友可以来来走走,而爹妈呢,就算是不完美,一生也只有两人!(来源:米粒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