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出现的一切都犹如梦境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4-6-14
  一个人永远也无法预料未来,所以不要延缓想过的生活,不要吝于表达心中的话。永远都别让自己徒留“为时已晚”的空余恨。逝者不可追,来者犹未卜,最珍贵、最需要实时掌握的就是“当下。

  生活总是一直在变动的,环境总是不可预知,现实生活中,各种突发状况总是层出不穷。我们要如何面对生命呢?我们毋需等到生活完美无瑕,也毋需等到一切都平稳,想做什么,现在就可以去做。

  每一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孤独和寂寞,不抱怨,不诉苦,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

  距离力量太大,一瞬间就可以把友情冲淡。让自己在浮躁中迷失了那些宝贵的精神;我们最需要的,不是别人的怜悯或关怀,而是一种顽强不屈的自助。你若不爱自己,没谁可以帮你。

  幸福,从没捷径,也没有完美无瑕,只有经营,只靠真心。幸福,其实很简单,平静的呼吸,仔细的聆听,微笑着生活;有人爱,有事做,有所期待;不慌乱,不迷茫,无悔人生,我始终相信退一步,也就有一步的心境。

  人生出现的一切都犹如梦境,谁都是无法永远占有。总有一天,我们都会和曾经拥有的一切永别。经过的无论是多么美好,最后终究只是一份记忆,得到的即使不如意那么这也是上天的赐予。

  说不出为什么,特别喜欢跟这种冷静平和的人待在一起。热情让人害怕,一是怕让人要回报相同的热情,那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承不起来,让人虚脱;二是害怕热情总是快速褪去,因为差距而更加落寞。

  独立的人生未必就会有完满的结局,依赖的人生或许就可以衣食无忧。有时候想来,人就不能有牵挂,人一有了牵挂,那么就仿佛被命运套住了脖颈,就会寝食不安,是会冥思苦想,甚至走火入魔。

  也许,这人世间有太多的背叛、猜忌和狡诈,所以我们很是需要忠诚的、信任和平和。尽管猫和狗不能跟我们通语言,但有时可以通感情,成了我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所以,你就会去感动于那“忠犬八公”的故事。

  阳光照在窗台的绿叶上,它们洁净、独立、向上,只需要一点水便绽放轻盈。七月已经来临了,它们长得很好,我也觉得自己长得很好,心里的幸福感就像阳台吹进来的风一样,一阵又一阵,连绵不绝。

  向往死亡,这句话的意义是:活够了就老实的去死吧,不然又老又丑还一身病,该干成的事情都干完了,那些没干成的既蹦跶不了、又死撑着的闹心,干脆到给我安排一个吉日接着到天堂做梦去,但是前提是,至少得死的舒心满意。

  柏格森时间”,又指时间纯度:如果是全心投入,一段时间内聚焦于一件事情,效率、时间纯度都会很高。如果心猿意马,做事情的过程中,不断开小差,或者思想天马行空,人为把整块时间切割成碎片,那是纯度较低的注水时间。

  我做出那个选择,只是因为心从所愿,我甘愿,我相信,并且这是我做人的原则。与那些莫须有的未来的恐惧无关。我相信,每一个选择,都是会有利有弊。所以,当然那应该至少是自己所选。

  即使别人眼里你是差劲的,但你自己一定要认为你是优秀的。这个世界上,你无法阻止任何人对你作出差的评价,而你,要给予自己多一点点的温情。最可怕的不是他们都不爱你,而是你自己不爱你。

  物质意义上的幸福生活仅是一个指标,真正从内心感到安定,则是来自于信仰。冒险就是风险。如果你从不曾冒险,也就不会有成功的风险。就在冒险中寻求成功的人生吧!

  人越长大,心越慈悲。曾经无法容忍的,也都渐渐包容。经历过遗憾的心,才加倍柔软。因为疼痛,我们得以长大。生命中有诸多遗憾,回头想来也恍然:最疼痛的记忆,只与某个人有关。---苏芩

  有时候,禁锢我们的,不是环境设下的牢笼,不是他人施与的压力,而是我们自己,把自己局限在狭隘的空间里,在无端中迷失了自我。

  曾国藩说过,一个喜欢读书的人,品格不会坏到哪去;一个品格好的人,一生的运气不会差到哪去。提升品格,减少堕落的时间,多留读书的时间,现在读书的厚度决定今后远行的长度。

  我认为两个人交往过程中,总有一头热一头冷,当你是很不幸地在这段关系里,正好是比较热的那头,人家比你冷的时候,你就要判断,你受不受得了这个冷。如果受不了的话,就不要再做努力了。要用吵架这种方式刺激对方来获得反应的话,双方其实都没有可能了。---宁财神

  也许别人给得了你安慰,也给的了劝慰告诫,却永远不知道你心底是多么的万箭穿心。所以不论有多少的委屈,多么的难受,记得最终能治愈自己的还是自己。

  这世间有一种距离,是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无法企及的。

  一个朋友很好,两个朋友就多了一点,三个朋友就未免太多了。知音,能有一个已经很好了,不必太多,如果实在没有,还有自己,好好对待自己,跟自己相处,也是一个朋友。---三毛

  人都是有驱善性的,所以温柔的爱笑的人,运气总会好那么一点点,那些打着励志治愈牌的书籍电影,总能哄来更多的追守。因为我们需要善,需要信心,去驱散、轰走,心里面埋起来的一点点小邪恶。

  遗憾的事一再发生,但过后再追悔“早知道如何如何”是没有用的,“那时候”已经过去,你追念的人也已离开了你。有一句格言说的好:“我们老得太快,却聪明得太迟。”不管你是否察觉,生命都一直在前进。

  无人相伴是痛苦,父母或朋友的不理解,那也是常事。必然没有人能无私到把自己的灵魂身心都彻底分享给另一个人的地步。我们若能拿出生命的几分之几,若能探出情绪触角,去叫对方打捞到一点情绪,已算是莫大信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