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法理解强人 是非强人的通病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6-22
  心理导读:设法理解强人,是非强人们的通病。不过邓文迪是什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理解她,我们理解的她是什么样,她就是什么样,不是也是。

  默多克提出与邓文迪离婚,网络世界沸腾,专栏作家尼佬点评:“个个都装得很懂文迪的心机似的”。

  设法理解强人,是非强人们的通病。不过邓文迪是什么样,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怎么理解她,我们理解的她是什么样,她就是什么样,不是也是。

  由离婚衍生出来的猜测、传言,就是这种理解的一部分。目前出现的传言,大致有三类,

  传言一,离婚是必然,邓文迪的爆炭脾气,让她和默多克的相处变得非常困难;

  传言二,离婚是真爱,默多克提出离婚,是为了让邓文迪在他尚在世时获得最大收益,避免他过身之后的遗产争夺;

  传言三,离婚是另有高枝,邓文迪已经有了更好的去处,对方的风采远胜默多克。

  鉴于传言的流动性一向很强,这些流沙花边,要不了多久就会转向,只可以作为参考消息,而且是临时性的。

  那些成形已久的看法,更具代表性。亦舒的小说《众里寻他》中,有一个明显影射邓文迪的人物,相貌、经历,都和邓文迪非常相似,她叫邓融,“华裔美藉,廿六岁,国际传媒钜(巨)子艾萨柏尔曼第三任妻子。两人育有二女,现居纽约长岛,邓女士声称祖籍上海,但是该市并无她户口,又自称在师范学院毕业,但该校并无邓女士入读记录,邓是神秘人物,现拥有财产达美金七亿以上”。

  女专栏作家方倍,因为种种因缘巧合,和邓融发生往来,最后才发觉,自己是邓融早年遗失的亲生女儿(好吧,每当亦舒要给主人公设置神秘的前史,她就会想到少女产子这一出)。方倍最后进入邓融的家,看到的情景是:“房里全是一叠叠华文报,唯一装饰,只是一大束白钯玉簪花,静静散发芬芳……收音机正好播放着一着上世纪二十年代的怨曲,女歌手这样倾诉:‘青春爱情出售,天真,热情,略有污渍,青春的爱廉售,你愿试一试样版吗,或者正是你在寻求的爱情呢……’”

  那首点缀其间的歌,说明了文艺女青年怎么看待邓文迪,或者与之类似的一切女性强人的,她们总是有点纠结,努力向上攀爬,却时时有点懊悔。

  而在记者EricEllis撰写调查报道《邓文迪·默多克:帝国背后的女人》里,邓文迪是一个来自贫穷国家贫穷地区的,有着强悍生命力的女人,记者遍访她的往日同学朋友,并强调他们现在的处境,例如,她当年最好的朋友李红,嫁给了警察丈夫,警察丈夫的收入是每月200美金,她希望邓文迪能和老朋友保持联系,希望她能到中国来投资,让她担任职务。这篇报道里,还提到《华尔街日报》当年刊登在头版的报道《相遇邓文迪》,文章报道了邓文迪初到美国的经历,报道刊出之后,《华尔街日报》采访默多克,在记者眼里,默多克脸色煞白,落荒而逃。

  这些看法,不管来自影射小说,还是来自调查报道,不管是主观客观,在一点上却达成共识:她是个强人,她有勇气、进取心、自信,对自身能力和处境有准确估计,对整个世界的运行法则彻底洞悉。

  强悍的进取心、精准的算计,用到了这世界上最不精准、最不稳定的一个事物上:婚姻。这件事物,可能就从来没有稳定过,但现在却愈发明了趋势——它正在变得越来越黯淡,越来越荒诞,越来越疲倦。越来越高的离婚率,越来越多的独居者,越来越多的,想要让婚恋框架创新的人群,都在说明这一点。

  邓文迪深知这一点,所以努力进入默多克传媒帝国的内部,成为他的中国合伙人。这才是邓文迪离婚,给所有尚在名利场搏杀者的提示:

  婚姻不会是终点,帝国背后的女人,很可能也是帝国之外的女人,任何费尽心机的婚姻,也可能只是一段人生插曲。

  我们见惯娱乐圈的分分合合,合时花好月圆人长久,分时肝肠寸断都是你的错。别有用心者更恨不能将一切不堪的、琐碎龃龉的隐私自曝于公众,或将婚姻的不幸全部归结于对方的恶劣生活习性,更有甚者借离婚炒作自己,榨干破碎婚姻残存的最后一丝利益。这些都是弱者所为。

  婚姻来了,纵情享受,婚姻完了,好聚好散甚至对光怪陆离的娱乐圈中人而言,这都是需穷其一生学习的课题。邓文迪告诉我们的是,与其将生活愿望寄望于一段豪华的婚姻,在婚姻内部沉溺,不如寄望于自己。至少也得在那一段婚姻里保持警醒,该学习的学习,该争取的争取,哪怕是人脉之类的隐性收益,尤其重要的是,不能丢弃本来属于自己的领地。

  可惜的是,我们很难真正理会这点。设法理解强人,是人们的通病之一,寄望于强人,或者寄望于他人,才是更普遍的通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