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4-5-23
  爱情,要么让人成熟,要么让人堕落。有时候,选择放弃,不是不爱,而是失去了继续的理由和勇气。我想最痛苦的不是忘了曾经爱过的人,而是对方离席后,自己一个人抱着回忆,慢慢遗忘的过程。最好的忘记就是淡然,不再心动,不再心念,不再心伤,可以微笑着面对过去,面对那个人心如止水。

  那些久远到昏黄的时光,像是海浪般朝着海里倒卷而回,终于露出尸骨残骸的沙滩。寻了你很久很久,仿若寻了一个世纪;想了你很久很久,仿若将我长长的青春也想到了尽头;念了你很久很久,仿若今生就是如此般念完。一切都可以勇敢,包括我曾迷茫不明的爱情,我曾胆怯错落的爱情,我曾去了不再的爱情,我曾选择失忆的爱情,如过去,若寒秋风。

  安静的笔墨,写不出一丝伤感来。面对挫折的勇气已是与生俱来,因为活着的世界没有如果。爱了就爱了,没有人给我们写结局,不完美是另一种完美。假如人生不曾相遇,我还是我,你依然是你,只是错过了人生最绚丽的奇遇快乐停在纸上苍白停在脸上那不是一场游戏,为何总有一根线牵着心怀,隐隐作疼?

  我们看得到繁华,却摸不到回忆我有很多回忆是关于你的,可是你偏执的认为你不过是个路人甲。我想和你在一起,哪怕是出无头无尾的闹剧,我也会坚持到你退场后全世界黯淡下来的那一刻,执一盏小灯,站在回忆里等你。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的过去中,人们会用一分钟的时间去认识一个人,用一小时的时间去喜欢一个人,再用一天的时间去爱上一个人,到最后呢,却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忘记一个人。举得起放得下的叫举重,举得起放不下的叫负重。可惜,大多数人的爱情,都是负重的。

  很久很久以前,我认为自己很痴情,你虽离我而去,却在我心里,我不会遗忘。但走着走着就忘了最初怎么开始,最后怎么结束,一切越来越模糊,我可以牵着别人的手没心没肺的笑,哭,闹,原来时间真的会抹掉很多痕迹。幸福,不是长生不老,不是大鱼大肉,不是权倾朝野。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达成。当你想吃的时候有得吃,想被爱的时候有人来爱你。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谁,而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谁。当明天变成了今天成为了昨天,最后成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被时间推着向前走,这不是静止火车里,与相邻列车交错时,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而是我们真实的在成长,在这件事里成了另一个自己。

  离开我就别安慰我,要知道每一次缝补也会遭遇穿刺的痛。我喜欢并习惯了对变化的东西保持着距离,这样才会知道什么是最不会被时间抛弃的准则。比如爱一个人,充满变数,我于是后退一步,静静的看着,直到看见真诚的感情。

  在自己面前,应该一直留有一个地方,独自留在那里。然后去爱。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如何去爱,也不知道可以爱多久。只是等待一次爱情,也许永远都没有人。可是,这种等待,就是爱情本身。

  我们总以为那份痴情很重,很重,是世上最重的重量。有一天,暮然回首,我们才发现,它一直都是很轻,很轻的。我们以为爱的很深,很深,来日岁月,会让你知道,它不过很浅,很浅。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一段不被接受的爱情,需要的不是伤心,而是时间,一段可以用来遗忘的时间。一颗被深深伤了的心,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明白。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纯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