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买的衣服大多发自这里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互联网 发布于:2014-5-6
  但凡听说过广州白云区京溪街犀牛角村的人,十有八九会将它与“淘宝”挂上钩。这是个约一平方公里的城中村。

  村里人估计,这里聚集了大约3000户逾万人的淘宝商家,由此衍生出近30个快递经营点、20多家餐饮排档,以及制造快递单、纸盒、拍照等等各类与淘宝相关的行业。整个村是名副其实的“淘宝村”,每天,从村里“走出”近15万单网购货物。

  汉川“飞地”

  淘宝商家中有80%左右来自湖北,湖北人中,绝大多数又来自同一个地方———汉川市中洲农场。充斥楼栋的湖北方言,遍布街边的湖北餐馆,让人置身一个“湖北村”。

  犀牛角村变成“淘宝村”,占的是地利。一则前几年房租便宜,租套100平米的房间每月400元足矣,二则这里离沙河批发市场较近,且有一辆直达公交车。由于沙河市场是全国的女装集散地之一,犀牛角村的淘宝商家绝大多数都经营女装,许多网上“爆款”,都出自这里。

  犀牛角村变成“湖北村”,既是人和,也是巧合。最开始,来此的淘宝商家是一批湖北汉川中洲农场的年轻人,发现有钱可赚后,农场一带十、十带百地都涌到犀牛角村从事淘宝生意,用一名中洲商户的话说,“凡是能用手敲键盘的都来了。”

  “黄金三年”

  2007年底至2010年间,被淘宝商家称为“黄金三年”。“肯吃苦,都能赚到钱,赚多赚少而已。”

  王力(化名)是最早一批来犀牛角村的中洲人,他说,那时只要敢于做淘宝,没有亏本的,年头空手而来、年尾开辆汽车回家的例子比比皆是。

  从2011年开始,开网店的人越来越多,商家数量呈几十倍增长,竞争进入白热化。从那时起,有人拎着箱子来,也有人拎着箱子走,来犀牛角村开淘宝店,已经不是稳赚不赔的买卖了。村里的商户也进行了更新换代,有的赚到钱“不玩了”,有的利润越来越少,有的则短时间成为“黑马”。

  暴富“神话”

  大量“淘宝者”涌入,犀牛角村的房租几年间涨了三四倍。于是,房租产生了“杠杆作用”,那些不愿或无力负担较高租金的人慢慢分流,周围的大源村、渔沙坦村等等,逐步聚拢小批“淘宝者”,颇像犀牛角村五六年前的光景。

  淘宝商家杨奎认为,伴随着整个电商大势,犀牛角村在经历了草创期、鼎盛期后,目前从商家数量上已经趋于饱和,后来者想要创造“一夜暴富”的神话,已不那么容易了。现在,赔钱后“狼狈”回家的状况越来越多。

  至于“淘宝村”和村里的淘宝商家何去何从,杨奎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外界变化太快,电商环境、广州批发市场走向等等都扑朔迷离,“但我觉得,我们至少还要待5年吧。”

  特写

  犀牛角村的一天

  犀牛角村的一天似乎是从下午开始的。

  上午:耳边充斥着撕胶带的声音

  上午,除了客服人员在电脑前安静地与顾客交流,其余“岗位”的人大都在“沉睡”。

  街边的餐馆很少做午饭生意、淘宝老板可能还在宿醉中。

  如果不是街面上林立的快递收件点,你可能感觉不到这里与广州其它城中村的区别。

  走进一栋接一栋的出租屋内,耳边充斥着打包时撕胶带的声音,年纪稍大的女性戴着老花镜穿针引线加固衣物,“后勤人员”为“一大家子”准备午饭。

  下午:被小巷吞没的货物

  下午4点开始,并不宽阔的主街上逐渐热闹起来,人流从一条条窄巷内冒出。一辆辆面包车、三轮车穿梭其间,面包车后盖箱打开,露出一包一包用黑色塑料袋装好的货物。没车的商家则手提肩扛,街面上堆积的一包包货物很快就消失在小巷内。

  村头的201路公交车,由于连接沙河批发市场,乘客长期爆满,每个下车的人都提着当天的货。据说网购旺季时,车上几乎无处落脚,拥挤程度堪比北京地铁。

  晚上:光上下楼就要几十趟

  晚上7点多,快递员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到了。他们空手上楼,提着一袋袋货物下楼,每天光上下楼就要几十趟。

  汽车在村里只能缓慢行驶,若是赶上“双十一”,压根就别想开进村。

  晚上9点左右,全村30多个快递经营点高速运转,一群员工围圈而坐,中间是几十件甚至上百件包裹,他们依据地域将包裹分拣出来,分完一批货,马上再进行下一批。如此反复,几个小时都不停手。

  深夜:消夜是汇集信息的方式

  街面上最活跃的时候要数晚上12点以后。这时,商家们的订单减少、快递员的工作结束,该经营餐饮者上场了。

  在犀牛角村,做粤菜的大排档几乎逃不过倒闭的命运,因为大量的湖北人难改家乡口味。汉川菜、天门菜等等在街上成排开张,凌晨后迎来生意高峰。人们三三两两、吆喝成群,或聊聊一天的生意经,或大声劝酒劝菜吹牛皮。

  做淘宝的人喜欢在外面消夜,一来为了好好吃顿正餐,二来可以交流心得。餐馆是填肚子的地方,也是信息汇集处,许多成功经验,都是消夜时“吹牛”吹出来的。

  凌晨2点,消夜的人群陆续散去,村里趋于平静,直到第二天下午,又是一天忙碌的生活。

  摄影、快递、餐馆、房东……构筑了“淘宝村”的生态链

  弹丸之地尺寸必争

  在犀牛角村这片约1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淘宝是“生态链”上的核心环节。

  村里杂乱而生机勃勃的街口,密密排布着餐饮排档、快递门店、淘宝影楼、电脑耗材店。墙上,则贴着淘宝培训、刷信誉、消差评的广告。它们围绕着庞大的淘宝群体生长,共同构成了“淘宝村”产业链的完整格局。

  摄影:一次拍照花费上万元

  在淘宝上做生意,拼的就是“好看”,谁的宝贝(即商品)能吸引眼球,谁的店铺才有点击率。而点击率,是淘宝商家的“命根子”。这也在犀牛角村催生了另一个特殊行业———淘宝摄影工作室,专门负责替宝贝拍照。

  工作室的摄影师们利用专业的摄影器材和布景,替犀牛角村的卖家们拍出靓丽的图片,并负责后期修图和细节完善,如有要求,还可以请模特。

  当然,请模特的价格不菲,要是找“外模”,价格更是“贵到没边儿”。据一位颇具规模的淘宝卖家说,他一次拍照的费用有时高达上万元。

  在淘宝上,一旦一款宝贝卖得好,店主多半会找摄影师重新拍摄宝贝,因为淘宝的规则日趋完善,一旦被人举报“盗图”,就面临被迫下架的危险。同时,想要宝贝走俏,光鲜亮丽的图片必不可少,“在犀牛角村做淘宝的,新宝贝上架,多多少少要找我们拍几张。”摄影师说。

  在这里,“挂拍”或“摆拍”一件宝贝大约需要50元,请模特最低需要85元,如果是内衣模特,则接近150元,当然了,这都是最基本的价格。如果你对模特的质量“有讲究”,价格还要“再商量”。在工作室的电脑里,储存着风格各异的十几位模特的照片以供挑选,如愿加钱,还可以配合出外景,二沙岛等地都是好选择。

  利用闲暇时间,工作室老板还比照“58同城(41.59,-0.98,-2.30%)”的模式建了一个名为“犀牛网”的生活服务类网站,专为犀牛角村的人们服务。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关于餐饮、快递、租房、二手回收、求职招聘、建材装修等等信息。犀牛角村杂乱而充满生机的行业链条被完整地移植到了网上。淘宝村的人们通过一根网线讨生活,网络已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快递:尺寸之地的厮杀

  淘宝村的店家通过网线连接世界,他们的宝贝则是通过快递行销全国。可以说,没有发达的快递业支撑,就没有犀牛角村淘宝店家的繁荣。

  “快递点起码30家,每天起码从村里发出15万单货物”,这是一位犀牛角村快递业内部人士的估算。

  走在犀牛角村的街头,快递门面一家挨着一家,国内知名的快递公司悉数入驻。同一快递品牌的上级站点、下级代理亦是鱼龙混杂,光是圆通的直属站点在犀牛角村就有三家,这还不包括外围代理的数量。

  电商大军的兴起带来了快递品牌的扎堆入驻,其竞争厮杀的烈度丝毫不逊于淘宝电商之间的厮杀。犀牛角村电商做的是全国的生意,店主们还能和和气气,而在这尺寸之地,快递间的竞争已是明刀明枪、拳拳到肉。

  在犀牛角村,一家快递的降价往往引来其它快递的闻风跟进,由于其白热化的价格战,利润空间已被压缩至几近极限。大部分快递公司在2013年上半年的价格还是7块一单,下半年变成6块,今年已经跌到5块。

  在犀牛角村,快递间惨烈的竞争不仅给电商带来了价格上的优惠,而且各家都在尽力提供最完善的服务。50件以上可以要求上门取货,快递档口营业至午夜12点,保证在凌晨2点前货物发送完毕。

  餐饮:密密麻麻的湖北菜馆

  老余来到犀牛角村已经两年多了,是他开了这里的第一家湖北菜馆。

  初到犀牛角村,老余也是作为“淘宝大军”的一员,和当地一起出来打拼的淘金者们相比,老余的年纪实在没什么优势。

  “做技术,是越老越值钱,做电商,是越年轻越值钱,只有不断创新,追求转型,才能在淘宝生存。”一个在犀牛角村发达了的湖北人如此总结。很明显,老余已经过了不断创新的年纪。

  做淘宝的起步阶段,他给侄儿帮忙,尚能勉强维持,到了年底,侄儿不做了,留下老余一人单干,上了年纪的他很快就在和年轻人的竞争中败下阵来。

  很快,他发现犀牛角湖北人虽多,但是没有一家地道的湖北菜馆。湖北菜的口味偏咸、偏辣,老余萌生了开湖北菜馆的念头。以前从未接触过餐饮业的他从湖北当地请了厨师,开了一家档次不高,但是口味地道的湖北菜排档,根据他的说法,“我这里百分之九十的原材料都是从湖北运来的。”

  老余的餐馆一炮而红。从此,在犀牛角村开一家湖北餐馆成了不少湖北人的致富途径,而做粤菜的馆子,基本上都存活不了多久。

  如今,犀牛角村的主街上,密密麻麻排列了不下二十家湖北菜馆。每天的午夜,这里成了湖北电商们的聚集地,他们会在这里聊聊家乡事,侃侃生意经。

  经历了一天的外出拿货、淘宝下单、宝贝打包、快递发货,直到午夜时分,淘宝卖家们才结束了一整天的工作。老余也因此迎来了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在午夜12点,为湖北老乡们准备家乡口味的消夜,这样的忙碌往往一直要持续到凌晨三四点。

  房东:喝茶打麻将,坐收一两万

  梁强(化名)算了笔账,他在犀牛角村有一栋7层楼的出租屋,每层两户,大点的那间约90平米,月租约1400元,小点的那间70多平米,月租约1100元。“每个月我可以收租1.7万余元,以后可能还要多。”梁强对房屋租金很满意。照淘宝商户的说法,现在房东们基本就是喝喝茶、打打麻将,每月就有一两万的收入。

  犀牛角村在五六年前,多是从事物流的货车司机和搬运工租住,尽管几十平米的房子只要两三百元的租金,村里房子的空置率依旧很高。至2011年年初时,房屋的空置率大约还有40%。

  直到淘宝商家大量入驻,村里的房子开始不愁出租甚至供不应求,100平米的房子现在涨到了每月1800元,那还是照顾老租户。那些来得早的外地人,有的租房合同一签就是四五年,“那就好彩了,直接当二手房东”,梁强笑称。

  另一个让本地人感觉明显的是治安好转。村里一名管理人员回忆,以前经常整晚都在处理治安事件,这边没处理完,那边又出事了。

  如今,变成“淘宝村”后,治安事件锐减,“都埋头赚钱,谁愿意惹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