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需要适度放慢自己的脚步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4-5-1
  朱德庸,台湾著名漫画家,漫画专栏在台湾有十多年的连载历史,其中《醋溜族》专栏连载十年,创下了台湾漫画连载时间之最。漫画作品《双响炮》、《涩女郎》、《醋溜族》等在内地青年男女中影响极大,拥有大批忠实读者。其最新作品为《大家都有病》。

  朱德庸关于病态世界的描述

  “这是一个一半的人以正确的方法做错误的事情,一半的人以错误的方法做正确的事情的世界。”

  “认为这个世界是喜剧的人会找乐子,认为这个世界是悲剧的人会去找药方子。”

  “世界是一个疮疤,而大部分人只看到贴在上面的绷带。”

  “电脑让我们停止社交,手机让我们盲目沟通,商品让我们不再思考,业绩让我们激发贪婪,我们活在一个真实的假人世界。”

  ——摘自《我们大家都有病》序

  他坐在一方矮矮的石柱上,身旁是几杆绿意葱茏的修竹,一条铺满碎石子的花园小路曲曲折折无尽延伸,充满禅意,——他就只是这么极安静地坐着,几乎没有任何言语。仿佛在沉思,也仿佛老僧般短暂入定,一扫刚才接受访问时冗长叙述带来的短暂热情。偶尔低头摆弄着自己的眼镜,沉旧的款式,琥珀般的黄褐色。或许是一副老花镜。即便是当他抬头注视着镜头,你也会发现,此时的朱德庸,已经悄然退隐到了自己的内心里。

  是的,无人打扰,对他来说是最好。“我更喜欢宁静的生活,不喜欢被人家打扰”。他坦言每次来大陆“跑完公务”后,回到台湾花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把状态重新调整过来。“把自己重新清洗一遍,去掉沾染上的那些浮躁与聒噪之气。”对此,他有些无奈,“但是,人还得需要适度的让步与妥协。”

  这与他的敏感、自闭,甚或是矫情和不懂人情世故统统无关,只是一个人的选择态度。毛姆在其名作《刀锋》的扉页上,曾引用印度《奥义书》的一句话,大意是一个人如果在30岁还不觉悟,那么这个人的人生恐怕就没什么希望了。“其实我认为,大多数的人,必须要思考一个问题: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要过何种生活,我的价值在哪里。这是一个人的觉醒,如果你不这么经常问自己,你就会非常不快乐,因为你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社会病了,中国人病了,似乎已经是大家的共识,但是太多人是讳疾忌医,如您这般公然高调指出“你有病,我有病,我们大家都有病”的还真是为数甚少。

  朱德庸:我把病分为先天和后天,先天的病没什么可怕的,就像我在自序里说的那样:先天的病就好像是上天帮你关掉了一扇窗,但是他会帮你打开另一扇门。像我,有轻微的自闭,没办法跟别人交流,必须通过更多时间的观察去了解这个世界。反而是后天的病对人危害大,因为这个病是人自己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