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不过是社会的一种结构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4-5-1
  我们生灵多数是医院里生,医院里死,中间是一个安排好了的现代世界。社会机制内化到我们骨子里,成了习惯,成了“自我”。偶尔有些机会让一些人掀开生命的面纱,看到这世界的真相,并说了出来。

  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法国思想家,在西方被视为思想知识界的斯芬克斯,谜一样的人。被称为结构主义的大师,“20世纪法兰西的尼采”,“萨特之后法国最重要的思想家”。

  这个现代社会里的思想明星,是个专跟现代文明抬杠的狂人,盯住人的身体、知识和权力机制,无情地揭开那些被膜拜的字眼:理性、解放、现代化和人文主义,把权力技术运作的真相摆在我们面前。

  尝试把他一生的思想总结为5条,只是向福柯潜在的读者抛出一条线索而已:

  1、直言不讳

  他不关心哲学上的真理问题,他关心真实是怎么说出来的。他从古希腊传统里找到直言不讳的方法——坦率说出所看所想的一切,而不在乎随之而来的危险。听者厌恶的和喜欢的,都是直言的内容。

  福柯喜欢“揭老底”。从中世纪的车裂刑罚到“人性化”的现代监狱的演变,福柯告诉你,它们是一回事。但他也会告诉你,权力不仅压抑,还是创造性的。

  2、究竟谁疯了?

  任何社会都需要这样的默契:每个人都要守规矩,否则就有麻烦。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考察西方排斥、隔离“疯人”的机制和历史。理性是今天世界的根基,在它的衡量下,福柯的思想与行为就是疯癫。

  但福柯要反叛世间的观念,为一切“反常”正名。他认为“非理性”才是“理性”的真实。就像先有疯子才有疯人院,先有罪犯才有监狱——后者是为了对付前者而发明的,非理性是先于理性的。究竟谁疯了?

  3、规训与惩罚的双轨制

  通过社会规范、政治措施和道德规劝改造,让不就范的人“从压抑性权力模式向生产性权力模式转变”,这叫做“规训”。惩罚是社会的排斥机制,把一切社会发展中不能消化、处理的东西整合在秩序之内。福柯认为,二者的默契配合产生了现代化的“美丽新世界”。

  在很多中国人看来,西方的“有序”和“人道”是梦想中的美好未来。孰不知这远处的美景,不过是另一种“洗脑”的结果。

  4、从性中解放身体

  福柯反对“性解放”,而主张“从性中解放”。他认为欲望和快感不应该被压抑克制,也不应是形而上的放纵,而是要像希腊人那样对身体“自我呵护”、适度进行一些“极限体验”。对于性,不要搞“身体政治”,让它回归身体之美,“人的生活应当成为艺术品”。

  5、知识权力和文化的永远革命

  福柯认为权力是身体之间,团体之间和社会关系各种力量运作的合力,分散在每个行使同时又服从着权力的团体和个人身上——众生造出这个机器,反过来控制了自己。真正的政治或革命目标不应该是争夺权力、改朝换代,而是对现代性权力机制——知识权力进行揭露和颠覆。

  福柯反对用任何新的社会模式来取代现有社会的模式:任何社会都是用合理、秩序、规范等等,编织权力之网。因此,人应该永远地“去中心”,“反规范”,“反权威”,解放人的潜在意志和欲望。

  福柯生平

  1926年生于法国的文化古城布阿济耶(Poitiers)。

  1940年进入斯坦尼斯拉夫书院。

  1946年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师从阿图塞、依波利特。因同性恋倾向而苦恼。

  1953年思想发生根本性转折,研读尼采。研究精神治疗学和精神病学的历史,接触精神病院。在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担任哲学讲师。

  1962年研究毕萨和萨德著作,对“死亡”概念进行知识论分析。

  1969年参与学生运动;开讲《性与个人》等课程;发表《知识考古学》。

  1971年为支持举行绝食抗议的政治犯,成立“监狱情报团体”。

  1975年在法兰西学院主持《精神治疗学的法医》研讨会,讲《异常者》系列课程。《规训与惩罚:监狱的诞生》出版。

  1976年讲授《必须保卫社会》。《认知的意愿》。作为《性经验史》第一卷发表。

  1980年讲授《对活人的统治》。英文版福柯文集《权力与知识:福柯访问及著作选集》发表。在美各高校进行《真理与主体性》、《性与孤独》、《基督教与忏悔》、《生命权力的诞生》等演讲。

  1984年《文学杂志》发表福柯专号,庆贺《性经验史》第二卷和第三卷的出版。

  同年,患艾滋病去世。

  福柯语录:

  -我们的肉体不过是一种社会结构。

  -必须看穿礼仪的本质:它是和我们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的、毫无道理的东西。通过游戏和反讽,戏弄它们,超越它们。

  -如果与一个男人的性爱使我感到快乐,为什么要拒绝?

  -灵魂是政治解剖学的结果和工具;灵魂是身体的樊笼。

  -使我惊讶的是,在我们的社会中,艺术只与物体发生关联,而不与个体或生命发生关联……每一个体的生活难道不可以是一件艺术品吗?

  -理性是另一种疯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