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否真的可以和回忆相遇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4-4-22 字体大小:T | T
  过了爱做梦的年纪,轰轰烈烈不如平静好。

  终于舍得去成全去放手,过我自己的生活,偶尔想你的时候,就让回忆来陪我。不追问你的感受,尊重彼此的选择,当你决定了向左,我往前走,不追问你的感受,我往前走我不停走。

  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曾经最掏心,所以最开心;曾经想念最伤心,但却最动心的记忆。

  再回首,云遮断归途,再回首,荆棘密布。今夜不会再有难舍的旧梦。再回首,泪眼朦胧,再回首,多少伤痛的遗梦。总是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才是真。

  日记和诗交替长出零乱的长发,却化不成蝶。

  人是否真的可以和回忆相遇,而相遇之后我们除了打一声招呼,我们还可以做什么?

  几回梦与君同,相思无情了无痕。

  当钟面上的指针未停,我们的一直往前,不断的告别,告别一些人,一些事,那些努力想要忘记的真的就那样忘却了。

  蓦然回首中,欢笑宛如烟云,似水年华流去,不留影踪。

  不论你在什麽时候开始,重要的是开始之後,就不要停止,不论你在什麽时候结束,重要的是结束之後,就不要悔恨。

  我们都只能回忆着整理曾经湿漉漉的心事,勇敢赶路。

  一直以为,两颗投缘的心可以走很近,那些红袖为君弹的日子早已淡漠。

  如今,当光阴的车轮碾过自己的皮肤,转眼又跌进一个冬季,连绵的阴雨让人回想起以前的光景,褪却了青嫩的外皮,那些曾经的纠缠,曾经的奋不顾身,也随着远去的时间,流淌而走,而每个朋友都开始了新的生活,但或许他们还会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做过的事,走过的街道,口中汽水的温度,掌心延伸的曲线,或许还有那些清晰的脸庞和表情。

  那些一直以为念念不忘的人,就在念念不忘的过程中忘却了。

  成长中的我们,总是遇到难忘的刹那悸动,也许只是时光深处的惊鸿一瞥,却足以让年少的我们沉醉于一个华丽的梦境。藏在风中的那些难以破译的密码连同岁月一起,被我们搁浅在青春的记忆里,琐碎而凌乱,不管是否与爱有关,始终会没有缘由的记起。

  蝴蝶是毛毛虫变的,很多蝴蝶在破茧而出的时候,疼痛而死,卡在了那儿,死在了展翅飞翔之前,死在了破蛹成蝶之前,这有点像我们的成长。

  过去代表一种符号,一种标志着自己温馨过往的符号,一种象征自己曾经努力行走的符号,一种涵盖着自己成长收获的符号。

  牵挂是一种凄清的幸福,被牵挂是一种苦涩的甜蜜。

  青春是一道明媚的忧伤,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曾经笃信一颗年轻的心可以历经风雨而不会懂得疲惫,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年少的故事总像盛夏里短促的雷雨,毫无征兆地降临,悄然无声地离去,些许的彷惶,些许的决绝,些许的疼痛,些许的甜蜜,而告别那段流泪微笑的时光后,在轰然作响的记忆中,又会突觉些许的感伤,些许的释怀。

  岁月刻下了重重叠叠不眠的日子,仍驱散不开记忆深处漫山漫野的缤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