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撒谎对身心有什么影响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4-4-12
  是选择撒谎还是说出真相?这个问题我们每天要决定成百上千遍。通常不会细想,而且我们会忽略这些看似无足轻重的决定所带来的深刻影响。即使是一些小慌,也能让你损失金钱,影响你的人际关系,关乎你的各项决定。相反的,诚则实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心灵层面福利。下面来说一说真话和谎言每天是如何影响你的大脑和你的日常生活的。

  小谎也能带来金钱损失

  你正在一家餐厅用餐,服务员走过来问你对食物是否满意。你说都很满意。其实菜品不过是还可以,但你不想被认为无礼,所以撒了谎。看起来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导致账单来的时候你多给了不少小费。这就是善意的谎言影响个人行为的一个例子。今日心理学网站的专栏作家——心理学家盖文奇(Guy Winch)表示:

  Argo和Shiv的研究发现,85%的用餐者承认他们会在对食物不满意时说善意的谎言。(例如在明明体验欠佳时说整体感觉满意)然后真正有趣的发现是,这些撒谎掩盖不满的用餐者给出的小费反而比直接表达不满的人更高。为什么对食物相对不满的用餐者还有对服务员撒谎的人反而给更高的小费你呢?研究者指出这是认知失调在起作用。

  认知失调是指两种相互矛盾的思想所带来的不是情绪,在撒谎的时候尤为明显。

  Argo和Shiv的另一研究中,许多大学生拿到了一张可以组成句子的单词列表。一些参与者拿到的单词列表并没有实际含义,而另一些人的单词则和诚实有关。然后助手特意让参与者无所事事在房间里呆了12分钟,就是为了惹怒他们。回来的时候,她问学生们有什么感觉。大多数人说:“还可以。”这肯定是个谎话,因为他们很明显生气了。

  初次测试过后,研究人员又让参与者进行第二个有100美金作为奖励的测试。他们问参与者是否愿意捐献奖金的一部分用于研究。平均来说,那些事先拿到诚实纸条并在第一次测试中撒谎的人愿意捐出奖金的一半。其他人则倾向于捐出奖金的三分之一。同样,当撒谎的矛盾在脑子里打转,认知失调就又出来捣乱。

  我们忽略善意的谎言是因为它们看起来没什么坏处。这种谎言很少重复出现在交谈中,但是尽管对以后的影响十分微妙,这种坏处确实以各种深刻的方式存在着。所以,要长远的看我们的行为带来的影响是很必要的,尽管有时候所谓的结果看起来无伤大雅,甚至算不上什么结果。

  谎言会透支你的大脑,加大精神压力,伤害身体健康。

  撒谎需要耗费很多精力。说实话时,你只是如实描述,但撒谎时,你必须考虑你想隐瞒什么,编出一个与事实相反却信服的版本,说的惟妙惟肖让人相信,然后还必须一直记得细节,才能不被发现。即使你真是假装喜欢你外婆那难吃的水果蛋糕,这都算是不小的压力。而且你每撒一次谎,压力就随之增加。(人都是这样,即使你觉得不可能)测谎专家Pamela Meyer表示与人初次见面的第一分钟内,人平均撒谎的次数为三次,而一天则为10到200次。想想撒谎这事发生的如此平凡,我们还能一直处理的不错,但这是因为我们一直忽略所带来的后果,才觉得撒谎如此简单。

  圣母研究机构(Notre Dame)的研究人员安妮塔(Anita Kelly)和王丽娟(LiJuan Wang)找到从18岁到71岁的110人受调者,并通知他们在接下来的十个星期里,他们需要每周过来接受测谎测试,并告知他们在这个星期撒了多少次谎。但他们被分成了两组。其中55人接受了如何避免撒谎的详细指导,(他们可以避开实话,或者不回答,就是别不停的胡编)另外一组没有任何知道,仅仅是每星期都被要求来一次,然后说出这个星期撒了多少次谎。

  所有人撒谎的次数都减少了。但接受指导的那组撒谎的次数要少的多。在调查问卷中,那些撒谎少的人表示他们的身心都比以前更健康。人际关系有所改善,睡眠质量上升,头痛降低,喉咙痛的情况也少了。

  你大概想到这就是压力伤害你大脑和身体的几种可怕方式。因为撒谎直接关系到你所承受的压力,如果你每天不停撒谎,你就需要考虑你这些秘密所带来的后果。这种伤害不是显而易见的,但它确实存在于你每天要面临的健康问题之中。

  有时候说出事实不是最好的策略

  生活没有范例给我们参照。撒谎确实带来压力和其它严重的问题,但有时候确实有用和必须的。当撒谎能确保你的安全,而说实话让你置身险境,也许你就不该说真话。例外总是有的,撇开我们的目的而言,不管我们觉得多舒畅,我们也不是要成为该说真话的榜样。总体来说,相比撒谎而言,诚实更能让我们身心健康,因此得利。无论如何,我们人类是复杂的生物。每天所做的复杂选择很多。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理由去撒一些必要的谎,也可以找到更多的理由不撒谎。当你出于礼貌或者为了维护自尊而撒谎时,你就要注意了。想一想长远的影响,而不是谎言当时保护了你或者某人。你不能一直说真话,但真话说的越多,你的大脑和身体会更愉悦。

  Conigitive Dissonance Theory

  认知失调是由费斯汀格提出的,是指一个人的态度和行为等的认知成分相互矛盾,从一个认知推断出另一个对立的认知时而产生的不舒适感、不愉快的情绪。认知失调理论认为:一般情况下,个体的态度与行为是相协调的,因此不需要改态度与行为。假如两者出现了不一致,如做了与态度相违背的事,或没做想做的事,这时就产生了认知失调。认知失调会产生一种心理紧张,个体会力图解除这种紧张,以重新恢复平衡。 为了正确理解失调论的含义,我们必须注意下面两点:首先是有关“认知”的概念。在费斯汀格的原意中,认知在很大程度上被定义为认知结构中的“要素”,一个要素即一个认知。它们是一个人意识到的一切。它们可以是一个人对自己的行为、自己的心理状态、人格特征的认识,也可以是对外部客观事物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