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没有不伤人心的感情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4-2-28
  往往当一个人对别人说我恨你的时候,我承认他一定内心有伤,心中悲痛。但人根深蒂固的保护自我心理,却让人忘记了,自己才是更应该恨的。所有的伤口,其实都有自己动的手。

  当所有的期待都成空,我还能相信什么。听着以前的歌,想着以前的人,看一个又一个陌生人来来去去,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苦涩、酸楚、悲伤,一股劲的在心里翻滚,我只能苦笑。什么东西都无法经过时间的考验,什么都是只能相信一时,是誓言太假,还是现实太残酷?我不懂,我也不想懂,我累了。

  世上没有不伤人心的感情,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它都会在你的灵魂上留下伤痕的,以伤痕为代价换得感情的喜悦,以感情的喜悦作为回报的伤痕。

  那个消失在人海的男孩,教会你爱是会流动的风。那些约好一起老的女孩,教会你爱是原地深情的磐石。那些你爱听的歌,翻唱起来却总要跑调。那些零度风景饮的冰,回想起来变成雪扑进眼睛。爱开玩笑的迷藏,睁眼看就走散了故人。以为痛起来会死掉的伤,时光终于替你一一抚平。

  生命是一场无法回放的绝版电影,再好的东西都有失去的一天,再深的记忆也有淡忘的一天,再爱的人也有远走的一天,再美的梦也有苏醒的一天。

  一个人,一颗心,一生等待。一个人,一座城,一生心疼。一个人,一条路,一生孤单。哭的时候没人哄,我学会了坚强;怕的时候没人陪,我学会了勇敢;烦的时候没人问,我学会了承受;累的时候没人可以依靠,我学会了自立。一个人,如果不坚强,软弱给谁看。

  越是平凡的陪伴,就越恒久。爱到浪漫,是刚开始。爱到痛苦,是要分手。爱到平淡,就该结婚。感情发展到不同时期,就要做不同事。没有一辈子的浪漫和甜蜜,真正能长伴你身边的,只是慢慢老去的熟悉。情浓时说的一切都不可信,情淡时的每一天才是真。

  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下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太平洋。---三毛《撒哈拉的故事》

  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是费尽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忘记了。幸福,不是长生不老,不是大鱼大肉,不是权倾朝野。幸福是每一个微小的生活愿望达成。当你想吃的时候有得吃,想被爱的时候有人来爱你。

  很偶尔的你会找我,联系我。你的突然出现,还是会挑起我心里的弦。只是,我也学会对你伪装了,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笑得没心没肺,也不会再流那,廉价的眼泪了。然后听你轻轻地说,你变了。我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也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一段感情能给你带来多大痛苦,就曾给你带来过多大快乐。

  人们更容易对自己亲近的人发火,而不是他们讨厌的人。所谓亲近的人,就是大部分时间和他们在一起的人,这说明我们发火往往是因为我们对自己亲近的人有更多期望,或者说,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更多东西,比如爱。

  这些年,常需要痛下决心扔一些衣服,删一些照片和号码。就像饭锅里的饭,使劲铲能下来,四壁伤痕累累。用水泡一阵,也能下来,一切完完整整。很多事,经过时间之水的浸泡便能分离。当时的挣扎,也不是没有意义,它能证明给自己看,我能对自己狠,离开谁都可以。---刘同

  不是每个追求你的人都是值得信任。对你好,总有目的:有些人是想要占有你,而有些人是想要保护你。想占有你的人,虽然追求的时候千好万好,可一旦得到,他就不在乎了。而想保护你的人,才会默默陪着你一生。为你的表面而来的人,也会为别的表面而走。只有为你心而来的人,才会长久。

  我们花了两年学会说话,却要花上六十年来学会闭嘴。大多数时候,我们说得越多,彼此的距离却越远,矛盾也越多。在沟通中,大多数人总是急于表达自己,一吐为快,却一点也不懂对方。两年学说话,一生学闭嘴。懂与不懂,不多说。心乱心静,慢慢说。若真没话,就别说。

  爱情本身就是一本书,翻过无数遍却不知其深意何在,也许归功于不用心,也许归纳出了真谛,人或人,仅仅只是人与人而已,相遇、相知、相爱,总在一种微妙的时间和空间阶段画出不同的弧线。

  一个人成熟的标志,是学会狠心,学会独立,学会微笑,学会丢弃不值得的感情。

  所谓的成长,就是越来越能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也能更好的和孤单的自己,失落的自己,挫败的自己相处,并且接受它,然后面对它。谁都会有低落的时候,但是不要让它影响你向前就好,变成一个更让自己喜欢的自己,然后遇到一个不需要取悦的人。

  不是某人使我烦恼,而是我拿某人的言行来烦恼自己。

  有一尚武的年轻人,想要成为用剑的高手,就去找一个大师。他问:我努力练习多少时间能成为高手呢?大师说:十年。他又问:如果我不吃不睡,每天24小时不断地刻苦练习,那需要多少时间呢?大师说:30年。他不解:为什么?大师:因为你忘记了做这件事的乐趣。—失去了乐趣,任何成功都很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