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心理学:普京的离婚变形记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6-15
  心理导读:对于婚姻来说,你永远不知道围城会把你变成什么样的人,你总要走上一遭,才能明白这一切。那个陪你走的人,不管是总统还是乞丐,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惊喜和惊吓出现,演绎一场人类特有的变形记。

  一个知名人物当众宣布离婚,有点像他忽然面对你挤了一颗痘,群众既诧异又恍然大悟:原来他也不过是个人。普京这颗痘,抠得多少有点不合时宜,明明前一秒他还是以严肃著称的国家领导人,后一秒也和你我一样,围城内外游荡成一只孤魂野鬼,总让人有点不可置信。

  更让人不可置信的是,普京前妻离婚理由为:我实在很讨厌坐飞机,也讨厌公开露面。言下之意,这份没薪水的总统夫人工作,她干够了。尽管几年前俄罗斯民间还在踊跃传唱:嫁人就嫁普京这样的人,一个像普京这样强有力,不酗酒,不使我伤心,不会舍我而去的人。可惜普京虽好,还是敌不过婚姻的威力。你要是真正结过一次婚,大概根本不会被天下任何一桩离婚案件惊讶到。

  叶芝父亲曾经对他说过一段话:婚姻是一种对同类生物的强制研究,无论男女,如果没有踏入婚姻生活,皆无法充分了解人性。叶芝本人虽然晚到52岁才第一次结婚,但他必定对此领悟良多,60岁那年开始极其热心地倡导离婚合法化。许多人托他的福,才没有继续在围城中受罪。

  您作为一个对爱情有美好憧憬,始终相信婚后生活是王子和公主一起快乐幸福的人,现在可能相当愤慨,心想别吓唬我,明明世界上幸福婚姻多得是,比如我爸妈,我爷爷奶奶……

  是啊,关于结婚,还有另一条永生不变的真理,别人的婚姻总是幸福美满,同理,别人的老公更会赚钱,别人的老婆也更漂亮。这一切不过都是传说罢了,打架打了一辈子的夫妇等到行将就木前,也会说说她是我此生至爱,完全忘了多年来挥上去的拳头。永远幸福的婚姻,大概像鬼一样,只属于少数天赋异禀者能看见的特例。

  再回头看看普京大佬,他虽然是人民心中的偶像,无数少女喊着要嫁的型男,但世界上只有一个人知道,婚姻把他变成了什么熊样。起码出于政治需要,非得让发胖变丑的老婆天天陪着出来露面,第二天引起群众公议:这女人未免有点胖过头了吧?她穿的是什么衣服丑成这样?她怎么配得上普京?被认为是女人坚实臂膀的丈夫,此刻肯定不会跑出来辩护说:不管她变成什么样,都是我此生至爱。堂堂大总统,讲这种话肉麻得过分。

  当你嫁了一个站在世界之巅的男人,依照以往所有的经验看,该做的事就是当好贤内助,默默忍受自己的悲伤。简而言之,请放弃自己的全部幸福,来成全他。有人问前法国总统萨科齐那位频频给他戴绿帽的夫人,你对十年后婚姻的憧憬是什么?她答:想在美国中央公园散步和慢跑。于是全世界都在声讨这位夫人的任性,甚至报纸发社论让总统赶紧离婚。

  公众人物想要赢得美满婚姻,只有一个方法,参照克林顿夫妇,做一对战略合作伙伴。电影《中国合伙人》里有句肺腑之言,别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但到了名人夫妇头上,和最爱的人开公司,乃最明智最划算的婚姻交易,剔除掉所有爱情的成分,维持各自的体面,才能在公众面前演绎一对神仙眷侣。

  抱歉的是,有野心的女人可以毫不费力做到这点,参照希拉里。但大部分女人,只能做得勉勉强强,黛安娜王妃当年为了镜头前的苗条感,不得不在卧室里对着查尔斯终日呕吐。还有些人,忍气吞声几十年,终于忍不住了,她想是时候该找点自己的乐子。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叶芝咏叹的是爱情,对于婚姻来说,你永远不知道围城会把你变成什么样的人,又会从枕边人身上挖掘出怎样可怕的人性,和纯洁如天堂的爱情相比,它是遍布美食与诡秘陷阱的地狱,你总要走上一遭,才能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那个陪你走的人,不管是总统还是乞丐,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惊喜和惊吓出现,演绎一场人类特有的变形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