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制蛋白就能治疗癌症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探索 发布于:2014-1-9
  澳大利亚沃尔特与伊丽莎·霍尔医学研究所科学家最近发现了一种很有前景的方案,可用于治疗由一种最常见致癌蛋白所导致的癌症。相关论文发表在本周《基因与发育》杂志上。

  MYC是一种最常见的致癌蛋白,其生长、扩散会导致细胞发生癌变,形成多种癌症。在70%的人类癌症中,包括许多白血病和淋巴瘤,其MYC水平异乎寻常的高,这会迫使细胞反常地高速生长而导致癌变。

  新研究由沃尔特与伊丽莎·霍尔医学研究所的吉玛·凯利博士、安德里斯·斯特拉瑟教授等人负责。他们审查了有着高水平MYC的细胞是怎样生存和生长的,结果发现,如果缺乏一种叫做MCL-1的蛋白质,高水平MYC的淋巴瘤就无法长期存活,这种MCL-1蛋白质能让细胞长久生存。

  据凯利说,该研究以他们30多年的研究为基础,他们一直在追查MYC怎样驱动癌症发展、怎样调控正常细胞和癌变细胞生存。

  “多年前我们就知道,BCL-2蛋白质家族的某些成员能提高细胞的生存能力,并与MYC合作,共同促进癌症发展。但至今我们还不知道在BCL-2家族中,哪个成员对MYC驱动癌症的存活和生长最为重要。”凯利说,“我们发现,通过灭活一种叫做MCL-1的蛋白,能杀死有高水平MYC的淋巴瘤细胞。而且令人兴奋的是,与健康细胞相比,淋巴瘤细胞对于MCL-1功能的降低更敏感得多。这表明在将来的医疗中,遏制MCL-1能有效治疗那些MYC表达水平高的癌症,而其副作用对体内正常细胞来说是可以承受的。”

  斯特拉瑟也表示,这一发现令人兴奋,MCL-1抑制剂有希望很快用于临床,“在多种血液癌症和固体肿瘤中,MCL-1水平也很高,所以瞄准MCL-1开发潜在抗癌药也有吸引力”。

  致癌蛋白质是如何“肇事”的

  日本京都大学发表公报称,其研究人员弄清了一种致癌蛋白质怎样发挥作用,这将有助于开发治疗多种癌症的新药。

  多达90%的胰腺癌和约40%的大肠癌都源于一种叫做Ras的蛋白质,白血病和肺癌等也与其有关。这种蛋白质变异并激活后,就会促使细胞异常增殖,最终引发癌症。

  京都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Ras蛋白质要想被激活,必须经过另一种蛋白质Rce1的剪切加工,否则其引发癌症的作用就会被遏制。研究人员利用新开发的技术,成功弄清了Rce1的立体结构,发现其分子上存在着特定的凹陷部位,能把Ras蛋白质拉过来进行剪切。

  研究人员认为,利用能和这一凹陷部位优先结合的化合物,可以阻碍Ras蛋白质被加工并激活,避免它引发癌细胞的增殖。找到这样的化合物将帮助研发出能治疗多种癌症的新药。

  美研发一种新化合物 可阻止致癌蛋白信号的传导

  美国纽约大学化学系和纽约大学隆根医学中心的科学家研发出了一种新化合物,能阻止一个与很多癌症有关的蛋白质的信号传导,这对抑制癌细胞的生长至关重要。研究论文发表在最新一期《自然·化学生物学》杂志上。

  科学家们检查了受体酪氨酸激酶(RTK)发出的信号,反常的RTK信号可能是引发很多发育型障碍和疾病(包括很多癌症)的潜在原因。RTK信号通路利用蛋白质Sos和Ras之间的相互作用,并会导致一些癌症和其他疾病的分子变化。科学家们表示,破坏Sos和Ras之间的相互作用对遏制癌细胞的产生至关重要。

  然而,诸如Ras和Sos等大蛋白分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很难用人工方法进行调制,科学家们经过一系列实验和计算分析后发现,Sos同Ras接触的部分会形成螺旋状物,Sos会通过该螺旋状物来激活Ras。因此,他们假设:可以通过模拟Sos的这个关键部分来破坏其与Ras之间的相互作用。不过,人工合成出Sos的这个关键部分需要使用一种方法,将合适的螺旋状形状锁进人造氨基酸序列中,所幸纽约大学医学院的科学家以前就掌握了这种方法。

  科学家们表示,这种人造Sos会引导科学家制造出能阻止Sos和Ras之间相互作用的药物。该研究由纽约大学化学学院助理教授帕拉米基特·奥若拉所领导,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对其提供了资助。

  新加坡科学家研究抑制致癌蛋白质抗癌的方法

  新加坡国立大学属下癌症科学研究所(Cancer Science Institute)的一组科研人员,在研究171份来自本地及228份来自香港的肝癌组织样本后发现,若病患体内出现一种名叫SALL4的致癌蛋白质,存活率将不及体内没出现SALL4的病人。但只要及早检测出病患体内的这种蛋白质,他们就能更早接受积极治疗,有更大机会战胜病魔。这意味着,科研人员能把SALL4列为一种能预测肝细胞性肝癌发作及其病况的生物标志,被检测出体内SALL4浓度较高的病患不用等到后期症状出现前,便可接受积极治疗,以抵御癌症的侵袭。

  在所有肝细胞性肝癌患者当中,体内会出现SALL4的患者多达50%,体内SALL4浓度偏高的患者则有10%。人体胚胎中的肝脏其实都会制造SALL4,但健康成人体内却不会,只有被人体重新激活,才会导致癌细胞的形成。科学家至今还无法解释这种独特的生物现象。

  这组科研人员找到了对付SALL4的方法。他们在小鼠身上做实验,利用一种缩氨酸(peptide,即小分子的蛋白质)干扰SALL4在其体内形成。利用这种抑制蛋白质形成的方法,有望研发出更有效的抗肝癌药物。

  这项研究的结果,已刊登在近期《新英格兰医学期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