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乘法:0.5×0.5=0.25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4-1-2
  若干年前,有车族尚寥寥。某日在单位食堂吃饭,一位刚开上车的男士说,开车的感觉太爽了。座中人问:“怎么个爽法?”该男士诡异地一笑,答曰:“就像和女人睡觉一样。”我接茬:“啊哈,这年头男人控制不了女人,就去控制那个铁笼子了!”众人大笑。

  我这话并不纯是插科打诨,我的朋友中就有靠开车走出抑郁的。开车的的确确能给人一种很强的控制感。在眼下这个变化无定的时代,控制感就如同定心丸一样,能让人减少焦虑。

  除了开车,世界上还有一些东西和事情,能帮人找到短暂或虚假的控制感,降低那种挥之不去的莫名焦虑,这些东西包括金钱、权力、性、工作、食物、化学物质等等。心理学家为这种“对人、行为、事物的沉溺”起了个名,叫做Codependency,在《爱是一种选择》中,它被翻译为“拖累症”。

  广义的拖累症患者,包括酒鬼、赌徒、吸毒者、性成瘾者、恋爱狂、工作狂、购物狂、厌食或暴食者、挥霍成性者、无比吝啬者、极端的完美主义者,等等。他们共同的特点是,企图通过控制外在的人、事、物来控制内在的情感,“控制”和“失控”是他们生活的全部重心。当一个拖累症患者的沉溺对象是一个人时,他们之间就形成一种复杂的相互依赖关系,比如酒鬼的老婆通常喜欢扮演救援者、殉难者的角色,潜意识中,她需要这样一个角色来肯定自己的价值。所以许多酗酒者在戒酒成功后一年左右,家庭特别容易破裂,因为酗酒者依赖酒精,其家人受其影响和拖累,也与酗酒怪圈互相依存。

  最令人不安的是,心理治疗家们发现,拖累症患者常常是世代相传,而且他们彼此之间还强烈地相互吸引。比如一个酗酒的父亲养出一个工作狂儿子,这个儿子又养出一个挥霍无度的女儿。我接待过一个因婚姻问题来做咨询的女士,她的丈夫是一个典型的工作狂(用书中的话说叫做“上班就等于注射毒品”),她常常觉得非常寂寞。咨询中发现,原来她完全COPY了父母的婚姻模式:她自己的父亲就是整天工作,把她的母亲冷落在一边。据说,这是因为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有着顽强的“返家本能”——在自己的婚姻中重建原生家庭熟悉的生活模式,哪怕它是不健康的。拖累症患者还可能对悲剧上瘾,他们极可能沉迷在痛苦的感情中,因为无论多么悲惨,多么痛苦,至少“那感觉很熟悉”。

  读此书可能会让一些人深感痛苦,他们将发现,原来自己在亲密关系中的烦恼并不是因为找错了人,而是自己从原生家庭中带来的。还有那些喜欢扮演“拯救者”的人,也会认识到自己高尚的解救行为,其实来源于强烈的“被人需要的需要”,背后是自我的低价值感。作者说,越是拖累症患者,越渴望浪漫理想的爱情,他们认为从小没有得到的爱可以在爱情中得到补偿,殊不知,婚姻是乘法而不是加法,0.5×0.5=0.25!

  拖累症可被治愈,尽管很难。作者在他们的心理诊所中发展出一个“十阶段康复过程”,他们形容它就像坐过山车,先要“进入最深的痛苦”中(这些痛苦往往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带来的),然后才能从底部上升。但是,为了让悲剧不再在孩子身上重演,也许我们真得鼓起勇气来!(文/陆晓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