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很难具备真正的魅力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3-12-24
  她说:“真正令人魂牵梦萦的,是那些总让我们疑惑“她到底怎么办到的?”的人,在这个表面积极实则不求上进、投机取巧、怪话连天的年代,这种魅力令人耳目一新。”

  据说,在今天,一个男人向非亲属关系的女人炫耀其家庭幸福,会被视为一种挑逗,因为这种行为很容易激起对方“全盘接管”的野心。一个带着孩子独自出门的男人,会引来半个城市的女人搭讪。实在没有孩子可带的男人不必沮丧,一条狗也可以是绝佳替代。在以色列小说家David Grossman的小说《可以一起逃走的人》里,那个面唧唧的糊涂男人,就是在一开场的时候,不由自主地跪下来抚摸一条迷路的拉布拉多(其实连这条狗都鄙视它),而赢得了所有女读者的心。

  反之亦然,一个女人,在不可避免的成熟之日,身边有一个(或者几个)孩子甜蜜相偎,她的魅力更是直抵小型女王。然则跟男人不同,一个单身熟女养狗可以是个爱好,却未必是个增添魅力的办法,有时候甚至让人心生怜悯乃至狐疑。

  说成功,说幸福,都是标准各异的事:多少钱、什么阅历才算成功?你的幸福除了你自己和你爹妈,谁会真正在乎?除了你自己,谁又真的了解?但有一件事,是众人都看得见,都在乎,还能靠点儿谱地评论的----那就是魅力。

  所以,当人们展示成功和幸福,其实展示的是魅力。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魅力,但让我们着迷的人越来越少。30岁之后,保养得好,穿着得体,言语成趣,都要花功夫,这些都是魅力,但真正令人魂牵梦萦的,是那些总让我们疑惑“她到底怎么办到的?”的人。一个有钱太太天天做脸修指甲所以好看,一个事业女性只顾着自己的事业所以成功,一个投入的妈妈每天只想着孩子所以母子非常满足,这些都可以理解,但是那些能三样都做到的人,她们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今年三八节的时候,德国《明星》杂志的封面人物是德国劳工部长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一个面目英秀、身材苗条、有七个孩子的女人。这个女人除了管理一个欧洲最勤俭的国家的劳工事务,还每天给孩子道晚安。在德国,平均每个女人有1.38个孩子,只有6%的母亲在第二胎后恢复全职工作。在我国,规模稍降,可能一个孩子可能两个,加上廉价劳动力,可以请保姆,虽然对孩子的教育和亲昵不能缺席,与此同时,从小到大跟几亿资质相当的人竞争,丝毫不能懈怠??到后来退下去的,都是认输的人。

  这些不退下去的女人,可能比别人少花时间抱怨,多花时间做工。她们跟孩子一样好奇、贪心,又比其他人更具有成人的耐性和自律性。她们每天的24小时,分割整齐排列有序,该做什么绝不掉链子,天塌下来她顶着,还面带微笑,腾出一只手偷偷抹一点唇彩。

  在这个表面积极实则不求上进、投机取巧、怪话连天的年代,这种魅力令人耳目一新。当然,究竟是表面做到,还是实际做到了,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说到底,魅力这回事,最大的价值是为他人提供灵感。你要什么幸福,取决于你能要到什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