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一生最大的赌博是嫁人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12-22
  女人群里,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至理名言:学的好不如长的好,长得好不如嫁得好。女人,总是对婚姻抱有很大的期望,有物质的期待,更有精神的追求,也许,自己半生未能实现的梦想,女人总是将将青春、幸福、健康、追求、快乐押给婚姻,也许有些人能收获累累硕果,如幸得一贵婿,有一天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常有的事。女人视婚姻为改变现状的唯一途径,婚姻对女人而言成了一个金色的鸟笼,也成了她们永远的归宿。

  好的婚姻是,你透过一个人看到世界;坏的婚姻是,你为了一个人舍弃世界!

  但是嫁人,尤其想要嫁得好,可是个技术活,所以你就必须拥有伯乐识千里马的眼光去发现,去挖掘,从你身边大批的追求者中挑选出你的白马王子,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从此跃上枝头,幸福不堪。分辨一个人是垃圾股还是优质股的办法,还真不是一朝一夕练就出来的,需要万叶丛中过的经历,身历其境,阅人无数,才有可能做到以上的明察秋毫。但更多的人没有此等本事,所以只能闭了眼睛,战战兢兢的下注,将自己押了进去。

  大多的女孩子,面对自己的求婚者,她们是茫然的,恐惧的,忐忑的,犹豫不决的,毕竟不是做数学题,A,B,C,D四个答案,任选其一,答对得高分,答错得低分,不过如此。可是要说嫁人,一旦认定了他,或许,这一生的光景,好或不好,都要吊死在这棵树上了,挑选伴侣,比世界上任何一道数学题都难。

  嫁给一个人,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从此相亲相爱,白头偕老,好不自在,大赚一笔;或者时日不久,劳燕分飞,从此恩怨情仇,老死不相往来,赔上几年的时光。这个中的玄机,一要看运气,像井边睡觉的大卫,强盗来过,达官来过,贵妇来过,看你能否在恰当的时机睁开眼睛,紧紧地握住命运的手。二,要靠女人的眼光了,也许你挚爱着的人是恶棍流氓,势力小人,遇人不淑,看不透,则会贻误终身,赔的血本无归。

  站在婚姻的门坎前,我们不仅茫然了,我们到底该不该嫁?这个男人可靠吗?他会一如既往地疼我吗?他会变心吗?他会负责吗?他会爱上别的女人吗?

  结婚是从来没有任何指航针发现航路的荒海——海涅说过,每个人都是惟有行驶其中,酸甜苦辣,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在你没嫁给之前,是无法知道他合不合适你,会不会变心,会不会疼你,会不会有很多恶习,这一切,都要在你的决定之后,才能一一显现,就如同一件衣服,你买的时候,无法知道会不会退色,打褶皱,或者起毛球,直到有一天发现退色了,打褶皱了,起毛球了,才后悔起来,可是,你已经穿旧了,你没法去换货退了,而且人不是货物,发现有瑕疵或不合意的地方可以随便退换,人要退换,必伤筋动骨,彻痛非常,而且还要大张旗鼓、浓墨重彩地留下一笔。婚姻如鞋,无论如何,谁都不想在这个世界上永远留下一个糟糕的鞋印。

  一好友对我诉苦:面对多年痴心男友的求婚,她茫然,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据说这个男人是他妈妈的乖儿子,晚上从来10点后不出门,妈妈一个电话,不管和女友在电影院还是在公园亲热,他都会乖乖的回家,"我妈会说我的!"他总是这样说。孝顺的孩子,大家当鼓励之,可是此等没有一点自立主见的男人,谁还有勇气嫁给他?婆婆贤惠倒还好了,如遇到一刁蛮不讲理的恶妇,这不就毁了么?万一嫁给他,到时候不要说恩爱相处,不反目成仇才怪呢!

  一闺中密友,总是抱怨:两人未婚同居,男友待她如何好,洗衣做饭拖地收拾房子,无所不包,简直比菲律宾男佣还要勤快。两个人都是待嫁娶年龄,家里人催的紧,可是,她却犹豫不定,要不要嫁给他呢?据说这个男人性格温温吞吞,两个人也就温吞吞地生活着,好像一起生活几百年似的。她说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和他吵一架,甚至这个男人闹点绯闻啥的,好让她有机会闹一闹,这样温吞水般的男人,还要不要嫁给他?

  邻居姐姐在结婚前天夜里,抱着阿姨,哭了好久,我知道她并不是不舍,她只是觉得忐忑和对未来的恐惧,婚姻如船,从此要掌舵行使在从未见识过的海面上,风暴海浪、礁石冰山,莫测的前景,让人凄惶而胆颤!阿姨将戒指套在姐的手指上,说着安慰的话,似乎将一代的希望传输到另一代身上。

  是的,人生的脚步的一寸之前是黑暗,在幸福的绝顶中也有预想不到的陷阱,莎士比亚君在几百年前就发出这样的慨叹!女人,面对自己所爱的和爱自己的,总是会细细的斟酌,我要不要嫁给这个人?我会幸福吗?这个男人到底可靠吗?有些事情,我们自己才是衡量的尺码和标准,没有人会得出精准的判断,嫁人,是一项赌博事业,选择嫁给他,或者大赚,或者赔个精光。女人是感性的,而且天生希望被庇护,被疼爱,被幸福包围,总是想得到更都更长久的爱和幸福,企图永远握紧现在拥有的一切,或者企图更多梦想的东西,女人如花,需要人精心呵护,你选择嫁的他会是个好的花匠吗?

  如果说年轻、帅气、多金、高学历、负责的男人是金子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更多的是沙子,有些沙砾能磨砺成珍珠,而有些只能变成尘土。女人,需要怀着赌一把的心情,挑选自己的沙砾,放进心里,此去经年,隔了时日,用灵与肉,磨砺出一粒璀璨的珍珠,这样的女人算是幸运的。

  “我拿幸福当成了赌注,输了你,我输了全部”,那英的歌,唱出了多少女人的无奈和凄凉。

  女人在婚姻过程中,只有出好手中的牌,才可能成为这场赌博最大的赢家!所有的女人,都在高呼:嫁个好男人!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出生,能等闲待之否?

  如果说男人是待沽的玉,女子便是那待斟的酒,以一生的时间去酝酿自己的浓度,所等待的只是那一刹那的倾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