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白头偕老却无关爱情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3-12-21
  不要因为走得太远,以至于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生活中的深刻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我们熟悉我们的生活,就像熟悉我们的指纹一样,知道它的存在,但是我们更会好奇它为什么存在。

  有些人,你是留不住的。不是配不上,而是他的心里压根没有你。谈恋爱看的根本不是你有多好,而是看他对你有多好。一个人若是珍惜你,那你怎么都是最好的。一个人如果厌弃你,那你做什么都是错的。所以啊,不要浪费时间在不爱你的人身上。只有爱你的人,才值得你去爱。

  爱情那也就是在开始诱惑,到了后来就变成了温暖。爱情的温暖,那就是在夜晚家中亮着的那盏灯,那就是感冒时递到手中的那粒药,就是伤心时靠过来的那个肩……爱情的火焰,不可能一直轰轰烈烈。

  当自己有足够的能力善待自己时,你就立刻去做,老年人有的时候是无法做中年人或是青少年人可以做的事,年纪和健康就是一大因素。小孩子从小就要告诉他,养你到高中,大学以后就要自立更生。

  有一种爱,明明是深爱,却表达不完美;有一种爱,明知要放弃,却不甘心就此离开;有一种爱,明知是煎熬,却又躲不掉;有一种爱,明知无前路,心却早已收不回;有一种爱,明知会受伤,却不愿放手;有一种爱,明知要等待,却傻傻独自寂寞;有一种爱,明明不联系,却会拼命想起对方!

  弱者等待机会,强者争取机会,智者创造机会。对于有能耐制造机会的人来说,他们同样在寻找哪一位更为适合的人选。机会只是给准备好的人,能够去为你的过程喝彩,这准备二字,那并非只是说说而已。

  没安全感的人通常会觉得喜欢的人没有那么喜欢自己,一点小事就可以让不稳定的情绪爆发,之后在冷战中等待别人的让步。其实道歉并不一定就是代表自己真的错了,只是你认为这段关系比自己的尊严更加重要。

  人生的真挚生活方式,立志诚实,在这种感情中潜伏着青春的某种狡猾。但我认为人这种动物,从孩提起一直至老迈,在各个年龄层里都是顽固地具有各自层面的狡猾。孩子有孩子的可怕的狡猾劲,就连疯子也有疯子的狡黠。

  在我们童年的冥想中,也曾千百次在心里萦回:死亡的腐烂面目是一种痛心的悲哀,而像是昆虫一样洁净羽化则使世界蒙上了一层温和动人的色彩。在这类事情上想得太多也许并不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爱情是一场高烧,烧傻的就去结婚了,退烧的分了手,那些痴痴缠缠的就是正在烧着的。

  我们有时就像是堕入了恒久的长夜,就怎么也快活不起来。死亡的不同形式也令人陷入迷思。死亡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但如果这件事情带有一种美好纯净的本质,毕竟也算是一种安慰。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爱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我爱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那部分,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被你的光芒照得通亮。

  那么多曾让人羡慕的爱情,最后无疾而终,而那些从来就没人在意的爱情,却可以如此简单的相爱,开花结果。其实,只要有一只愿意握紧你的手,一颗把你放进生命里的心,这便够了。

  我们都渴望白头偕老的爱情,但有时白头偕老却无关爱情。人生最难过的,莫过于你深爱着一个人,却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忍耐是一种深沉的爱,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懂得珍惜。和一个愿意忍耐你的人牵手,远比那些只会给你风花雪月的人来得更长久。

  曾以为,爱情是人生的全部;然而有一天我发现,那只是我浪废了最多光阴的一部分。曾经以为,爱上了,就不会寂寞;然而有一天我发现,寂寞还是爱上了我。有一天我发现,离开你我满是伤痕。

  爱很奇怪,什么都介意,最后又什么都能原谅;就像泰戈尔说的: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打着伞,这就是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