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很多人喜欢自称屌丝?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12-12 字体大小:T | T
  导读:为什么喜欢自称屌丝?这其中大有深意。在屌丝文化流行的背后,我们甚至可以约莫看出其中伸缩的人性,那些含泪的笑意与跪地的不甘的灵魂。

  屌丝文化是一种独特的文化,它夹杂着性压抑和性解放、对社会经济政治秩序的不满和反抗、独特的减压方式、身份认同、娱乐过度和网络化等等。

  一、减压

  人既是社会性的,也是动物性的。通常社会的那部分(也就是弗洛伊德所谓超我)像是人格中的道德警察,它会努力限制人动物性的那部分,原始本能的欲望(所谓本我)。超我需要人在道德、经济和社会地位、性行为上表现得符合社会规范,这带来了压力和焦虑。而所谓的屌丝,其实就是以某种喜感的方式(为什么不是以暴力的方式,我会在下部分说到)表现出对这种社会规范的嘲笑和反抗。这种嘲笑能够缓减超我带来的压力和焦虑,使得严肃的社会规范看起来不那么沉重。自嘲是一种通行的减压方式。你会看到,什么给年轻人带来压力,什么就会成为屌丝文化中被嘲笑的核心。比如,屌丝中的性压抑和情感困惑就会变成“女神跟你说呵呵”和“喜当爹”了,而职业压力则变成“工头喊你去搬砖”了。

  除了自嘲,屌丝也嘲笑他人。压力来自和他人的比较。屌丝最喜欢做的,是看其他屌丝的笑话。屌丝的潜台词通常是:“和这位屌丝相比,我不知道比他高哪儿去了”。所以大部分自称屌丝的人实际上是通过嘲笑其他屌丝找优越感来了。优越感也有利于减压。

  二、弱者的反抗

  屌丝文化包含了对旧有社会经济文化秩序的反抗。这种反抗通过戏谑和嘲笑的方式,来消解原有秩序的严肃性和神圣性。这和以前王朔时代流行的“我是流氓我怕谁”是一样的意思。从更远来说,它和古希腊流行过的犬儒哲学一脉相承。从对象上,高富帅成为首当其冲的被嘲笑对象,他和女神的爱情故事被简化为“啪啪啪”。矫揉做作的明星也成为被嘲笑的重要对象,比如黑“milk”和杨幂是屌丝中最喜闻乐见的运动。政治秩序也是重要的反抗和抱怨对象,比如,屌丝中到处都是“this way,this way”的“带路党”,屌丝最爱说的就是,图僧破(too simple),乃衣服(naive)来自某个政治人物的失态。屌丝的祝福语是“下辈子美利坚”,屌丝的诅咒是“下辈子大朝鲜”,连“我大天朝”的说法也来自屌丝文化。

  需要特别关注的是,屌丝的某些反抗,是以一种非常奇特的屈服的姿态进行的。比如,屌丝流行说“给跪了”、“跪舔了”。这种反向的防御机制正是弱者反抗的重要特征。屌丝通过以过度示弱,来让高富帅和其它社会等级秩序对屌丝的优越显得可笑。

  弱者反抗的另一个重要特征,是不诉诸暴力。因为暴力意味着和现有社会秩序的彻底决裂,而屌丝是不干这事的。用屌丝自己的话说,早被吓破胆了。所以暴力文化并没有成为屌丝文化的一部分,相反,暴力成为屌丝文化嘲笑的对象。一句“来东北信不信砍死你”被屌丝缩减为“来信砍”到处流传。

  三、身份认同

  屌丝文化为什么能流行?原因之一,是它反映了年轻人的普遍的压力和困惑:性上的压抑、情感上的挫折、职业发展的迷茫、社会的不公、经济的贫困。这些挫折或困惑,今天中国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有感受。原因之二,是它构建了独特的语言体系,这种语言体系以娱乐化的方式表达了年轻人对旧有秩序的态度。态度上的认同使得这些语言能够很快流行。而一旦你使用了这些语言,你就获得了某种身份认同。第三,它和网络特有的文化和传播方式相结合。网络的传播方式,简单说,就是”又出大事“了。大家都追求新鲜刺激潮的东西。而屌丝文化正具有这种文化特征。

  至于你的问题,自称屌丝的有哪几种人,我只能说,所有在现实生活中遇到压力和挫折的人,所有来自底层没有干爹的人,所有在城市辛苦打拼的人,所有自觉卑微而落寞的人,所有心怀理想却犹疑的人,所有思念着某个女神却不可得的人,都可能认同这种文化。比如我,都大学老师了,有时候仍觉得,自己是一个屌丝。(文/动机在杭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