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的错误 无知的正确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智库 发布于:2013-6-12
  英国哲学家霍布豪斯说诚实的错误高于勉强接受的真理,因为它是自发的行为,是个人努力的结果,勉强接受一些信条,意味着被洗脑,个人没有好好去思考这些信条有没有道理。

  比如,我少年时代有时与父亲说话时语气非常不好,但父亲都很宽容,从未因此而责骂过我,现在想想,当时是多么冲动无知。我这种错误应该算诚实的错误,因为当时的确觉得父亲的话没有道理,一定要言辞激烈地反驳他。不过,随着人生经历的丰富与知识的增长,我渐渐认可了父亲的观点,虽然有时观点仍有不同,但只是细枝末节,不仅不想反驳,甚至觉得他老人家特可爱。

  但是有些做子女的,无论多大年纪,都喜欢与父母顶嘴,他们真诚地认为父母的想法做法有问题,没办法沟通,其实父母并没有什么明显的缺点。他们的错误也是诚实的错误,不过,这种错误他们要坚守一辈子。

  现在不少家长在发现孩子叛逆不听话时,都喜欢说,随他们去,让他们碰碰壁吃吃亏,吃亏之后,他们就知道自己的想法多么幼稚,就会听话了。诚然,很多孩子叛逆之后会浪子回头,但是有些孩子却永远回不了头了。所以,即使错误是诚实的,如果它被人一辈子坚持,那这种诚实也是一种错误。

  于是家长就迷惑了,孩子叛逆,该不该随他们去呢?如果他们叛逆到永不回头,怎么办呢?不过,假如担心他们不回头,去管他们,他们也听不进去啊,叛逆有时会失去理智,比如那些为了所谓的文学梦而退学写书的孩子,他们应该清楚,如韩寒一样幸运的孩子,只有一个。

  家长困惑于孩子的叛逆,有时正是因为家长与老师做得失败。他们只告诉孩子该做什么,没有告诉孩子为什么应该这么做。好的人生原则在孩子看来不是黄金法则,而是桎梏。挣脱桎梏成为叛逆孩子的首要任务,最后受伤害的,还是孩子自身,甚至可能留下一辈子的阴影。所以,家长与老师最重要是把黄金人生法则深深印在孩子们的心中,不是通过洗脑,而是通过言传身教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叛逆是孩子必然要经历的,但无论怎么叛逆,不能犯原则性错误,不能伤害自己与他人,否则再真诚地犯错误,都是不可原谅的。

  被洗脑的人所犯的错误也是真诚的,只是他们没有好好反思所接受的信条,他们接受信条时并不真诚,真诚的人,在相信任何东西之前,都会讲究证据。比如作家戴厚英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严厉批斗过她的老师王元化先生,也许当时她还年轻,不懂得批判性思维,被时代改造了,由于批斗有功,成了组织上信任的“小钢炮”。我们不能简单地说戴厚英是顺应时代潮流故意伪装成“小钢炮”,她也许是真诚的批斗者,当然改革开放之后,她也真诚地向王元化先生道歉了。那个年代,有很多人都像戴厚英一样,真诚地犯着错误。不过,他们的真诚又不同于叛逆孩子的真诚,孩子们的真诚主要源于自己,戴厚英们的真诚主要源于那个时代,是时代的错误导致了他们的错误。

  在那个指鹿为马的时代,既有戴厚英这种真诚犯错误的人,也有刘白羽那种故意犯错误的人,更有死活不愿犯错误的人,比如沈从文,当时他的家人很纳闷,他们都改造好了,就是沈从文无论如何改造不了,民众、家人都站在他的对立面,他异常痛苦,甚至因此而自杀(虽然自杀未遂)。其实,沈从文才是真正具有人文精神的人,这种人深切地关心人与文化,伤害人与摧毁文化的事情,坚决不做。

  假如历史重演,那个时代再次来临,刘白羽们自然如鱼得水,不过,此时的很多良民也许会成为戴厚英式的“小钢炮”,包括那些叛逆的青少年。当年经历文革的很多成年人接受的是民国教育,比较讲究批判思维,所以文革时不少人还能暗暗抵制潮流,我们的教育,批判思维极少,潮流一来,只会有更多的人被它淹没。我们周围,只有多一些沈从文这种具有深切人文关怀的人,才有真正的安全感,因为无论什么潮流过来,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心骨,他们是时代的中流砥柱。

  除了叛逆孩子与戴厚英们的真诚之外,还有一种真诚值得一提,那就是杨教授的真诚,她最近一篇反宪政的文章,引起社会的广泛讨论,有人甚至建议要惩治反宪政的言论。我们假设杨教授是非常真诚地写了那篇文章,中国还有不少人非常真诚地赞同杨教授的观点。这些人甚至读了很多书,他们反宪政决不是因为被洗脑,而是独立思考的结果。如果我们因为这些人反宪政而惩治他们,我们就是在惩治他们的诚实与独立思考。既然我们有权利要求惩治反宪政,他们也就有权利要求惩治反“反宪政”。所以,以暴力来限制言论自由,对于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自由主义者甚至希望以暴力来限制言论自由,实在可笑。杨教授的观点的确值得商榷,自由主义者可以大大方方地反驳,让民众看看谁说得在理就行了,当然,前提是权威报刊要给杨教授们与自由主义者平等机会发表文章,如果只让某一方一直发出声音,另一方只能在网络的角落里发发牢骚,那么,文革重演或者权贵横行,也许就不可避免了。

  总之,叛逆孩子或戴厚英们可以真诚地犯错误,但做人的基本原则不能丢,人文关怀尤为重要。杨教授们可以真诚地发表观点,虽然观点偏颇,但只要百家争鸣者都真诚、敞开心扉,总可以达成基本的共识。如果争论者不真诚,有自己的小九九,那启蒙变成了忽悠,民众将无所适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