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能减少孩子挫折感吗?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3-12-6
  导读:有一句话说:求学不是求分数。这话说了这么多年,家长用分数教育孩子的方式依然没有改变。下面一篇文章是作者针对现实中补习的现象而作出的评论,有家长认为,补习课减少孩子的挫折感,但作者认为家长对孩子的重视不应该只停留在表面的分数上。

  不久前,行政院游院长发表了一番「美国家长带孩子去运动,台湾家长带孩子去补习」的言论。之后,我特别透过媒体观察了家长的反应。不少家长认为孩子课业繁重,不得不补习。也有家长表示,孩子小学毕业后进入国中,第一次段考考得不好,回家后哭着说觉得自己好烂。所以,带孩子补习的理由是让孩子考好一点,减少孩子的挫折感。我想,那些没有投书各大媒体的家长,必然也持着类似的理由吧!然而,课业繁重,就非得补习不可吗?孩子的挫折感,可以用补习来减少吗?个人在此愿和家长们分享一些个人的经验与想法。

  我是所谓的五年级生,当年升学压力比现在大,但我求学时从未补习过。其实我国、高中成绩都很差。国中时成绩始终在班上最后五分之一,到了高中三年级时甚至因为数理化三科不及格而无法拿到高中文凭,最后只能以同等学力报考大学。即使如此,我后来还是应届考上大学(高雄医学院,我当年的母校,刚好也是我目前任教的学校)、研究所(中正大学),并有幸从美国一流大学(伊利诺大学香槟校区)取得博士学位。回想当年,我和现在的孩子一样,要面对繁重的课业与不佳的成绩带来的挫折感,但我的父母从来没有逼我去补习。我能平安渡过中学那段充满危机的时期,并走出自己的路,这其中的关键,和父母的态度,很有关系。

  青少年阶段是发展自我认同的阶段,家长重视的不应该是表面的分数,而应该重视孩子能不能建立起自我认同。青少年的自我认同包括了自我肯定(我是谁),及找寻自己的人生目标(我要往哪里去)。试想,在青少年阶段,还有什么比自我肯定更重要呢?在学校里,学业表现带给孩子挫折,孩子觉得自己「好烂」。回到家里,父母的反应是什么?赶快带孩子去补习!父母这样做,带给孩子什么讯息?「对,你好烂,我带你去补习,让你变得比较不烂」。换句话说,你带孩子去补习,就是接受了体制对孩子的负面评价,帮着自己所批判的体制毁了自己的孩子。

  希望各位父母在带孩子补习前能够三思。当体制否定甚至拒绝(如当年我拿不到高中文凭)你的孩子时,做父母的有没有试着去了解孩子的学习状况,发现孩子的优点并肯定他的能力,陪着他渡过一次又一次的挫折与难关?我很庆幸,我的父母花了很多时间了解我的个性、兴趣与能力,面对拒绝自己孩子的教育体制,他们始终站在我这边,从未放弃对我的信心。也因此,我没有失去自信,而能够一直坚持,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路。

  自我认同的另一个向度,是找寻自己的人生目标。返国任教一年,发现此地的学生往往到了大学快毕业了,对自己的人生还没有明确的规划。他们不了解自己的兴趣与性向,不了解社会现况,也无法据以设定人生目标并做生涯规划。于是大家都往研究所挤,想躲在学校里,过个两三年再决定。究其原因,是他们在进大学前就已经花了太多时间在被动应付学校课业和补习上,没有建立起主动了解自我与探索世界的习惯。换句话说,我们的孩子从来没有机会结束青少年阶段,他们从来没有机会真正「长大」。不是吗?许多中学生被禁止谈恋爱,以致于进了大学后,完全没有处理感情问题的能力,不知如何适当开始、维持及结束一段感情。于是我们不断看到大学生因爱生恨,进而伤人甚至杀人。

  一个没有机会长大的孩子,一个只能被动应付环境压力的人,不可能有太好的成就。游院长说「带孩子去运动」;其实,不只是运动,父母还要带孩子去阅读(各种课外书)、去旅游、去从事各种让孩子有机会了解生活与世界的各个面向的活动。孩子对自己及世界了解愈多,他就愈能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并主动规划自己的生涯发展以达到目标。我再一次觉得庆幸,在成绩不佳的中学阶段,我的父母仍然容许我把时间花在阅读各类课外读物,让我有机会了解自己的兴趣与性向。因此进了大学后,我反而比较不会有其他大学生经历到的、对未来的茫然与对自我的困惑。

  我绝对同意台湾的教育有很大的问题(我深受其害),确实需要改革。但不论是从我个人的经验或专业来看,我都想提醒家长们,应该要调整自己的心态。真的,不要太在意分数,只要孩子尽力就好。有太多事情比分数重要;太在意分数的父母,只会成为伤害自己孩子的帮凶。父母亲真正应该在意的是如何发现孩子的优点,协助孩子建立适当的自我认同,帮助孩子肯定自己,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唯有如此,我们的下一代才有可能真的快乐起来。我的父母既不是老师,也没有心理或教育学位,但他们做得到。相信各位家长,也一样做得到。让我们为自己加油,也为孩子们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