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不过是只华丽的木偶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3-12-5
  夕阳西下,是我最想念的时候,对着你在的那个城市,说了一声,我想你,不知道,你是否听得到。

  有时候,很迷茫的去看前方,明明知道那片海没有你在,却还要固执的踏上火车去追逐那个有你不了解的爱,害怕总是真实的存在,精彩的孤单总是陪伴着我们。终究该明白,不能再在原地徘徊,不能再固执的守着不会回来的,不能再挣扎着看着你的不精彩。

  又是一次漂泊,情不自禁的向往,又不知所措的畏惧。一个人的袖手天下,一个人的走向天涯,一个人的冷暖自知,落定的结局,都是未知的明天。

  最好的时光里,我依然独自一个人走在那条浮华炫丽却不属于我的街。我像一个拾荒者,悄悄收藏起时光的底片,让它变成陈年的私酿,然后在那个夏日的午后,晾晒出任何与你有关的画面。

  邂逅的瞬间,我站在你的面前,只是个陌生人。是浮华的化妆舞会,散场以后,一个落寞而黯淡的女子,是烟花一样虚空的美丽。喜欢这样的文字,把自己沉在一个最卑微的姿态局里,不需要任何人的理会,独自一个人在角落里笑着哭泣,不需要谁再来打扰属于我的宁静生活。

  我不喜欢说话却每天说最多的话,我不喜欢笑却总笑个不停,身边的每个人都说我的生活好快乐,于是我也就认为自己真的快乐,可是为什么我会在一大群朋友中突然地就沉默,为什么在人群中看到相似的背影就难过,看见秋天树木疯狂地掉叶子我就忘记了说话,看见天色渐晚路上暖黄色的灯火,就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方向。

  如果一开始,你就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那么,我也许就不会知道幸福的滋味,你何其残忍,把所有的爱满满地那么卒不及防地都给了我,告诉我你永远喜欢我,永远不会离开我。让我错以为,我可以幸福得象个被宠溺的孩子,让我错以为,只要抱住你,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每一座城市,每天都有人来来去去。你,我,他,不过是多了一双鞋子,一些脚步。我漫步在熟悉的街口,想着下一站,陌生的城市。

  微微瞬间,你在一秒点穴;漫长永远,我用一生解穴。

  别再使用修饰音,唱最清澈的歌给我;别揣测该说什么,用透明的眼神看我;别后退逃避什么,把蜷缩的手指给我;别说你不再爱我,还爱过的记忆给我。

  原来我只不过是只华丽的木偶,演尽了世间所有的繁华,才发现身后无数的金丝银线,牵动我的---哪怕,一举手,一投足。

  谁的眼角触得了谁的眉;谁的笑容抵得了谁的泪;谁的心脏载得住谁的轮回;谁的掌纹赎得回谁的罪。

  谁在春日艳阳的午后,轻抚你穿过飘扬秀发的手。谁在无数个黯然的白夜,带走独斟酌饮的酒,把浓烈的温度,狠狠的烧进胸口。谁把一季又一季的绿色原野,揉碎成泥土中潮湿的腐朽。谁捧起花的脸庞,让岁月美的黯然神伤。

  有人告诉我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又都变成新的。所以,在那小小的鱼缸里鱼儿,永远不会感到无聊。我宁愿是只鱼,7秒一过就什么都忘记,曾经遇到的人,曾经做过的事都可以烟消云散,可我不是鱼。无法忘记我爱的人,无法忘记牵挂的苦无法忘记相思的痛。

  谢谢你的微笑,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

  落泪的冲动,浇不灭离开的火苗,当离别即将出发,当回首已成惘然,天空也快哭了,最后一次寂寞的仰望,决绝的转身,不再想要回来。

  没有伴的路,也没有岁月可回头。我只能在陌生的潮流中,一点点的熟悉,我也只能在熟悉的边缘,一滴滴的融入。却不知,是否又会迷失了自己。

  岁月缭绕在熟悉和陌生之间,我们逡巡在逗留和流浪之间,离别的笙箫悄悄的奏起,陌生的地方将要到达,想要安静,却怎么也无法平衡。

  上帝没有给我们翅膀,却给了我们一颗会飞的心,一个会梦想的大脑。于是让我们大家都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

  一个人的时候,学会了与寂寞为伍,听寂寞的歌曲,品忧伤的旋律,独自一个人,享受孤独。

  生活是一磁带包罗万有的歌,每天唱不完的是喜怒哀乐,不停流淌着的旋律是命运的起起落落若想谱写出一首首优美动听的歌谣,学会放下该忘记的,记住该记住的,你会发现生活原来可以因不在意而活出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迎上风雨,勇敢面对,相信走过风雨后,彩虹的美丽就在前方的风景处等你。这时,平凡和平淡都是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