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验:人们越无助越刻薄?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6-11
  心理导读:世界公正理论说,人们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得到的都是他们理应得到的。不幸的人所遇到的不幸都是“咎由自取”,而幸运的人则收获着他们的奖励。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吗?

  公正世界理论(Just-world Theory/Hypothesis)是在社会学和心理学中一个臭名昭著的理论。在这种假说里,人们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得到的都是他们理应得到的。不幸的人所遇到的不幸都是“咎由自取”,而幸运的人则收获着他们的奖励。

  世界上第一个“公正世界”实验出现在上世纪70年代末,由心理学家Melvin Lerner设计。作为一名心理学家他设计了实验的理论和临床部分,并在之后对他的学生和同事们对病人做出的反应感到震惊。虽然他的学生和同事们都是心理学专业人士,但是私下里他们的态度却倾向于认为“病人会有这样的苦恼完全怪他们自己”——甚至就算是那些只与运气有关,和个人情况完全没有关系的疾病,他们的态度也是这样的。为了搞清楚为什么他们会这样认为,Lerner设计了一个简易的实验。

  Lerner招募了一组志愿者——全为女性——并让她们观察另一名女性进行“学习测试”。每当受害则在练习中犯下错误都会遭受一次痛苦的电击。但是这名进行测试并且被电击的女人其实是一名演员,而电击等场景也是Lerner和同事们所设计好的,但观察者们仍然认为电击的场面很残酷,不忍观看。不过随着实验的进行,志愿者的态度有了转变,她们对受害者的遭遇从同情变得充满敌意。

  在观看完整个过程后,观察者们的“休息时间”到了,而休息时间结束后她们将继续观看同一个受害者参加测试和被电击的场景。一部分观察者们被告知,之后的阶段电击将会变本加厉,而另一部分则被告知在严酷的测试结束后,受害者将会被奖励一大笔钱作为帮助完成实验的酬劳。鉴于在上一阶段的末尾观察者们对被电击的受害者产生的敌意情绪,可以很自然地想到,如果她们得知受害者会得到金钱奖励她们必然会十分愤怒,心理失衡甚至辱骂受害者;但实际上当观察者们知道受害者将会得到补偿时,她们的敌意消失了,甚至开始赞赏受害者。在实验中讨厌受害者的人们都是那些被告知受害者会接受更多惩罚的人。她们认为受害者被电击是因为她自己表现不好,太笨了或者智商太低,老是给出错误答案而导致。

  Lerner所得出的结论就是,观察者们希望相信她们自己生活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而在一个公正的世界里,只有坏人才会得到惩罚,所以被持续惩罚的“受害者”就必须是一个坏人。很多人认为“性本善”是人类的天性,而Lerner提出的结论则让人性显得丑陋。

  但是就算观察者们并不享受观看受害者被惩罚,她们为什么还非要为了一个“公正的世界”而扭曲自己的是非观呢?因为仅仅是想到自己生活在一个不公正的世界里就让人恐惧。如果世界不公正,没有道德和人性,不论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都无法合理地避开伤害和痛苦,换言之没有人是安全的。

  另一方面,观察者们也可能是对自己感到太失望。观看这样的场景人的本能反应就是同情,沮丧,惊慌。每当答错题,不仅仅只有女演员受到伤害,观察者们也受到了伤害,因为她们不能帮上受害者,不能停止严酷的惩罚。观察者们的愤怒可能是对“不公正世界”带来的不安全感的情感防御机制,因为她们对不公正感到不满,但是不满并不能改变任何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