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些近乎荒谬的事情发生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语录 发布于:2013-11-30
  明知会失去自由,明知这是一生一世的合约,为了得到对方,为了令对方快乐,也甘愿作出承诺。恋爱是一个追求不自由的过程,当你埋怨太不自由了的时候,就是你不爱他的时候。

  暗恋最伟大的行为,是成全。你不爱我,但是我成全你。真正的暗恋,是一生的事业,不因他远离你而放弃。没有这种情操,不要轻言暗恋。

  在爱情的世界里,总有一些近乎荒谬的事情发生,当一个人以为可以还清悔疚,无愧的生活的时候,偏偏已到了结局,如此不堪的不只是爱情,而是人生。

  你苦苦爱着一个不该爱的人,一天,他问你:“我是不是也曾给你快乐?”,你好想拼命点头说是,可也就是在这一刻,往事涌上心头,他给过你的那些快乐、他对你的好,在回忆里却宛如幻影般似真还假,你记不起来了,只记得和他一起是苦的多。不对等的爱,多么像子虚乌有。

  当你想念一个人的时候,尽情去想念吧,也许有一天,你再也不会如此想念他了。到了那一天,你会想念曾经那么想念一个人的滋味。当你爱一个人的时候,尽情去爱吧,也让他知道你是如此爱他。也许有一天,当你长大了,受过太多的伤,失望太多,思虑也多了,你再也不会那么炽烈地爱一个人。

  爱,从来就是一件千回百转的事。不曾被离弃,不曾受伤害,怎懂得爱人?爱,原来是一种经历,但愿人长久。

  不喜欢一个人,那就尽快告诉他,让他能够另外找一个爱他的人,那才是最负责任的行为。不要自大狂,不要以为你会令对方很痛苦。那不过是一段试用失败的爱情,距离痛苦还有很远很远。

  浪漫并非一定是两个人的事,浪漫也不一定只存在于爱情之中。浪漫可以是花钱开一家餐厅只为了每天晚上能够在里面弹奏一曲,浪漫可以是流汗煮一桌子的菜只为最后的引吭高歌,浪漫可以如此辽阔。

  也许我们只是不肯承认爱情已经消逝了。无论你有没有遇上这个人,你都会一天比一天年老,为什么说他耽误了你的青春呢?是你耽误了自己。最聪明的投资,是在知道大势已去的时候,立刻撤退,不要奢望拿回当初的本钱,也不要再投资下去。

  我们在这世上寻寻觅觅,最终竟发现,被寻找的人比找别人的人幸福,因为还有人愿意找你,不管你欠的是情还是债。

  我们害怕岁月,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什么时候,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

  最好的感觉,是有人懂你的欲言又止

  恩戴米恩是神话里的人物,有人说他是国王,但是大多数人都说他是牧童,恩戴米恩长得俊美绝伦,当他看守羊群的时候,月神西宁偶然看到他,便爱上了他,从天而降,轻吻他,躺在他身旁为了永远拥有他,月神西宁使他永远熟睡。像死去一样躺在山野间,身体却仍然温暖而鲜活。每一个晚上月神都会来看他,吻他。恩戴米恩从未曾醒来看看倾泻在自己身上的银白色的月光。痴情的月神永恒地、痛苦地爱着他。

  岁月流逝,坟墓只是一个关口有一天,我们都会相叙我想你明白,最美好的爱,是成全,成全去寻找你的快乐。

  爱情何尝不是贪婪与恐惧的平衡?愈想占有,愈容易失去。爱是尽量占有和尽量避免失去之间的平衡。

  男女之间,往往不是赏赐便是惩罚。你感谢上帝让你遇到这个人,同时,你又会怀疑上帝便是派这个人来惩罚你的。为什么只有他可以让你快乐,也给你痛苦,为什么任性的你偏偏愿意为他改变?为什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你,却偏偏怕他?

  相聚很丰满,独处很骨感,最美好的身材还是半肥瘦。人总是在众人的喧闹与孤独的寂寥之间徘徊;并非所有的孤独都通向智慧,却惟有这样的孤独值得追寻。生命太短,领悟太长,要走过多少难走的路,又要拥有多少智慧,才能够到达孤独而内心丰盈的彼岸?

  思念就跟爱情一样是会耗尽的。无奈要分隔两地,一开始我想你想得很苦,恨不得马上飞奔到你身边,再也不要跟你分开。后来的后来,我没那么想你了,不是不爱你,而是这样的想念是没有归途的。我再怎么想你,还是见不着你摸不到你,只是用思念来折磨自己。于是我知道,我得学着过自己的生活。

  一个女人,最重要还是活得好。只要活得好,从前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害,所受过的白眼,一切恩情爱恨,后来的一天,都付笑谈中。曾经的伤痛、曾经掉过的眼泪,不过是生命中无可避免的历练。

  我们害怕岁月,却不知道活着是多么的可喜。我们认为生存已经没意思,许多人却正在生死之间挣扎。甚么时候,我们才肯为自己拥有的一切满怀感激?

  有些人的一生,是直达车。有些人却是慢车,中间总要经过许多站,经历许多人。有人总是下错站,坐过头,不是错失了窗外的风景,就是错过了身旁的人。我不在乎坐上哪一辆车,只想知道,能陪我坐到终点站的人,究竟是谁。

  懂爱的女人通常输得很惨。爱情本来就是残忍的,胜者为王。感情可以转帐,婚姻可以随时冻结,激情可以透支,爱情善价而沽。是的,在这细小的都市里,这就是我们的生活。今天的长相厮守,只是尽力而为而已。最安全和最合时宜的方式,还是和自己厮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