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宫颈也没有阴道的女孩!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新闻 发布于:2013-11-16
  近日一妹子坦诚在17岁时被告知了自己没有阴道的事实。

  今年19岁的Jacqui Beck患了一种名为MRKH的罕见疾病。该疾病会影响她生殖系统的生长——意味着她没有子宫,没有宫颈也没有阴道。

  这些都是妹子某次因为背痛去看医生的时候发现的,当时她向医生提到自己还没有来过月经的事实。医生为她做了检查后发现了上述情况,她的阴道准确地说只是一个类似“酒窝”一样的浅浅的洞,这表明她没有生育能力并且无法有性生活。

  据悉,患有此病的妇女一般外表与常人无异,所以通常都是在她们发现自己一直没来大姨妈或者想与他人发生性关系的时候才会察觉。

  Beck表示自己被查出患有该病后,瞬间觉得自己是个怪物。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跟别的女孩有什么不同,这信息量太大了,我实在是接受无能。”她说,“一开始我觉得医生一定是搞错了,但当她开始向我解释为什么我一直没来月经,我才开始相信了。”

  “医生还提到我没有生育能力,不能怀孕,不能生孩子,不能来月经。所有我幻想未来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全部都被夺走了。我觉得很愤怒,感觉自己不再是一个真正的女人。”Beck表示。

  由于该妹子一直都保持处女之身,所以她到17岁才发现自己的情况,而如果她早早就决定“偷食禁果”,就会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她说:“我并没有刻意不找男朋友,但现在想想,一直没有男朋友是个明智的选择。”

  事实上,在英国,每5000个女人中就有一个患上MRKH,她们往往是因为一直没来月经才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但她们中还有些人便是在初夜时察觉的。

  BECK称自己的下体其实有一个“酒窝”,所以使她从外表看起来与常人无异,因此一直没有发现自身的异常。

  尽管她还处在深深的震惊中,但她已经努力往好的方向看,她认为这至少可以成为检验一个男人是否真爱自己的考验。

  她说:“如果未来的另一半不能接受自己的异常,就说明对方不是真爱。我是一个浪漫主义者,所以我把自己的情况看做对另一半的考验。我认为这不仅不会让我苦恼,还会有助于我找到真爱。”

  BECK还表示对另一半坦诚自己的情况会让自己更舒心,并希望对方能接受这样的自己。

  “我14岁的时候,女孩子们开始会讨论来月经的事,她们开始携带卫生棉条,抱怨痛经成为她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曾经我也很期待自己能加入她们的对话,直到15岁的时候,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来过月经了。除了我。”

  “其实当时我并不着急,我又瘦又高,这些都预示我会比较晚发育。”BECK说。当时自己还计划在17岁的时候能考上吉尔福德的音乐学院。

  但2012年,她因为脖子痛去看医生之后,她的人生从此发生了改变。

  “我去看了医生,然后告诉医生我一直没有来月经。虽然我并不着急,但我还是想向医生咨询咨询。”她回忆道,“我的医生听到后表示很震惊,但也没有过多的担忧,并称会为我做个检查来一看究竟。”

  第一次检查没有发现问题,随后BECK被推荐去看妇产科医生,而病情随之浮出水面。

  BECK说:“我把之前的检查结果带给了妇产科医生,她发现我患上了MRKH。”

  “她安抚了我的情绪后,向我解释为什么我没有子宫,没有阴道。因为我生来就没有,在原本阴道的位置我只有一个浅浅的洞。”

  知道了这些后,BECK感到窘迫不安,不好意思将情况告诉给家人朋友,更不用说未来的男朋友了。

  她说:“我纠结到不敢打电话跟我妈汇报病情,只好发了封邮件。”

  “我的妈妈一收到邮件立刻给我回了电话,第二天就从怀特岛赶往吉尔福特来看望我。妈妈虽然一样很伤心,但她努力地去搜索更多关于这个病情的信息,试图能从中寻找到一些帮助。她还鼓励我要往好的方向看,随即我们都乐观了许多,我们甚至还笑着列出了我无法做的事——来月经,生孩子,子宫检查。”

  为了更好的治疗,BECK前往位于伦敦的夏洛克皇后和切尔西医院,那里有专门研究MRKH的专家。她在那接受了阴道扩大治疗,即利用不同尺寸的阴道扩张器来伸展她的阴道,但结果不尽如人意,所以她可能面临手术。

  她说:“我在那呆了2天,学会了怎么使用扩张器还加深了对MRHK的了解。”

  “一开始,护士教我用扩张器的时候,我都要羞死了。但我现在已经习惯了,并把这看做是平常的治疗方式。”BECK说,“在医院的时候,我还联系上了一群与我处境相同的女人,能和与自己有同样遭遇的人谈心真是太棒了。”

  “我感觉自己不再那么孤单寂寞了,而且我认识的一个患者她通过治疗过上了完全正常的性生活,所以我也对自己的未来有了希望。”她补充道。

  幸运的是,通过努力,她的扩张治疗开始见效,如果效果持续下去的话,她可能不需要手术,并有希望拥有正常的性能力。

  但在目前的情况下,她想要生孩子,还是比较困难的。

  她说:“虽然现在我还没到想要孩子的年龄,但以后这肯定会成为一个困扰我的问题。我可能会找人代孕或者领养孩子,我也希望未来的丈夫能接受这一点。我会把这当做一个祝福。因为比起那些想要孩子却发现自己没有生育能力的人来说,我至少提前了解了情况并有较长的时候来调整心态。”

  对BECK来说,她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MRKH能为更多人所知,这样就有更多的患病女性能及早发现病情。

  “我起初只把自己患病的事告诉了5个朋友,但我很快意识到这没有好感到羞愧的。如果我得了癌症或其他疾病,人们都会支持并祝福我。所以我最近决定把自己的病情公诏天下,让我周围的人都能了解我的情况。”BECK说,“我很惊讶地发现所有人都给了我正能量,他们说我是一个勇敢美丽的女孩,我现在多希望我在一知道病情的时候就敢于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