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班族如何告别腰酸背痛?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养生 发布于:2013-10-29
  生理上的不堪重负可以造成肩背疼痛与脊椎病。心理上的不堪重负同样可以造成肩背疼痛与脊椎病。生理上的“不堪重负”常常伴随一个人心理上的“不堪重负”;而心理上的“不堪重负”,并不需要伴随生理上的负重劳动,直接便制造出“肩背疼”与“脊椎病”来。人作为一种最高级的生命,必须要能够解决“不堪重负”的问题:或者,增加自己的负重能力,使自己能够承受压力;或者,减轻自己的负担,使自己不必承受过重的压力……

  潜意识“不堪重负”的形象声明

  为了揭示潜意识制造疾病的手法,我们再来看一类疾病:肩背疼及脊椎病。其中脊椎病多表现为颈椎病与腰椎病。这又是极为普遍的常见病、多发病。而且,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随着人的体力劳动比重下降,脑力劳动比重上升,这类疾病并没有减少的趋势。这是耐人寻味的。肩背疼与脊椎病首先应是体力负重的结果,这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稍加考察就会发现,肩背疼与脊椎病,有时在白领及知识分子群中居然比体力劳动者的比率还高。这又是发人深省的。

  当然我们会说,现代职场人士与知识分子长时间伏案久坐,操作电脑,肩背肌肉长期紧张,很容易导致肩背疼及颈椎、腰椎等脊椎病,这种现代医学理论是绝对没有错的。然而,仅仅停留在这里大概又是不够的。

  还有其他原因吗?

  作者最初注意到这一点还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时我除了每日伏案写作长篇小说外,还在持续研究心理学、哲学等学科。那种长时间紧张的工作最初还不曾造成我腰背疼及任何脊椎病。但是有一天,因为想答应一家电视台将自己的小说改编为影视,还未正式表态,更没有开始“扛活”,仅仅一个“起心动念”就开始了明显的腰背痛。我先是很奇怪,后因为自己的心理学敏感,一审视发现这是一种躯体语言。自己每天十几个小时工作已经满负荷了,再加码肯定承受不住,潜意识于是以腰背疼来“诉说”。明白了这个原因,我当即决定放弃影视改编,腰背疼很快就停止了。

  这个例子说明,现代人通常的腰背疼、脊椎病并非仅仅因为固定姿势、伏案久坐、肌肉长期紧张等原因。它和“不堪重负”的心理压力有关。有了这种眼光,我在后来的一些研究中发现了多得不可计数的事例可以证明这一点。

  一位女性身体健康,意志坚强,属于那种不大容易受不良心理暗示的人。有一天,仅仅因为听说母亲重病需要住院,就开始了明显的腰痛。她本来已经很忙很累,作为长女,父亲已经年迈,母亲重病全凭她跑前跑后地照料,这无疑加大了她的压力。也就是说,她还不曾多扛一件重物,多使一分腰劲,多“伏案久坐”一天,腰已经开始了疼痛。原因只在于心理上的“负重感”。

  一位在网站工作的年轻人,原来每天坐电脑,不曾有明显的颈椎腰椎病,自从升为高管,虽然不须坐小格子了,出出进进也自由多了,但开始了颈椎疼、腰椎疼而且久治不愈。他也奇怪,说现在每日不僵坐了,也有时间活动活动自己了,怎么反倒上下脊椎都出了问题?作者曾为他做过分析,一切由于他承担的压力大了。作者帮他梳理了他的工作现状,制定了一些解压提效的工作方案,心头的压力减轻了,颈椎、腰椎的疼痛很快就消失了。这个例子更是说明上述同样道理。

  运用《破译疾病密码》的观点,只要稍加考察分析就会发现:大量的肩背疼痛与脊椎病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大量的肩背疼痛与脊椎病都源于“不堪重负”。生理上的不堪重负可以造成肩背疼痛与脊椎病。心理上的不堪重负同样可以造成肩背疼痛与脊椎病。如果更深入一些讲,那么可以说:生理上的不堪重负(负重劳动)常常伴随一个人心理上的不堪重负。因此,它最终是以包含心理上不堪重负这一因素而制造出肩背疼痛的。而心理上的不堪重负,并不需要伴随生理上的负重劳动,直接便制造出肩背疼与脊椎病来。

  肩背与脊椎,自从人类站立行走以来,大概就是负重的部位。肩背与脊椎,是人类承受负担的象征用肩背疼与脊椎病来隐喻不堪重负,再恰当不过了。如同妇科病、消化系统疾病一样,肩背疼痛与脊椎病也是一类象征意味十分明确“图画”。潜意识的语言表达。如果肩背疼痛只以主观疼痛的感觉为症状,那么,我们有时还可以把它归为神经症、癔病等精神现象类的疾病。然而,肩背疼痛常常发展为明显的器质性疾病。最集中体现的就是脊椎病。颈椎,胸椎,腰椎。都可以有器质性病变。这时,我们不得不以《破译疾病密码》中新的疾病学理论来解释一切。

  潜意识确确实实可以制造出疾病来。

  不仅在心理上,而且在生理上。不仅在功能性上,而且在器质性上。脊椎是人的支柱。脊椎是人赖以承受重负、顶天立地的中心结构。挺拔健康的脊椎,是一个人可以承受生活负担的象征。弯曲病变的脊椎,是一个人难以承受生活负担的象征。在这里,潜意识制造的图画有着毫不含糊的象征语码。

  肩背疼痛和脊椎病,在一定程度上就是潜意识对不堪重负的形象声明。(在这里,我们需将肩背疼脊椎病与上章讲的胃肠道消化系统病做一点区分。应该说,一般意义上的生存压力、工作紧张既可能造成“吃不消”的肠胃病,也可能造成“扛不住”的肩背疼与脊椎病,甚至还可能同时造成这两种(乃至其他多种)疾病。因为“紧张”与“压力”在总体上有其共性,但具体分析还是有差别的。譬如当一位员工受到领导或同事误会时,他“消化不了”这一委屈,会吃不下饭,肠胃不适,但一般不会表现为腰背疼等“扛不住”的反应。反之,我熟悉的一位职场人士,在受到领导的表扬和提拔后,反而腰痛了。表面看来,虽然这“好消息”是“好消化”的(当天他因高兴而食欲大振),但是随后想到的责任与压力,又让他觉得有些“扛不住了”。)

  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脊椎?

  当然,肩背疼与脊椎病是有许多原因的,除了体力劳动的劳累,除了脑力劳动的僵持久坐、肌肉长期紧张,还有着凉、风湿、扭伤、创伤、发育不良等等多方面因素。

  我们只是强调,除了这一切常规的原因,心理上“不堪重负”的承受压力的感觉,也是肩背疼与脊椎病的重要原因。这种心理原因比较隐蔽,又常常和那些常规可见的原因共同存在,混合在一起,尤其容易被我们忽略。但它的作用其实非常大。

  有时,它甚至成为腰背疼与脊椎病的最主要原因。没有这个心理原因,我们可能即使伏案久坐,腰背脊椎也不疼不病,或者最多是小疼小病。有了这个原因,它可以没病变有病,小病变大病。在众多导致肩背与脊椎的病因中,它常常起到核心的“组织”作用。因此,当我们论述肩背疼痛与脊椎病源于不堪重负时,不得不做更深入的考察和分析。我们不满足于只原则地做出论断,要尽可能深入地阐述出潜意识制造肩背疼及脊椎病的规律。

  我们要对潜意识运作过程及特点进行更详细的研究。

  一,可以研究更多数量的肩背疼及脊椎病病例。对他们的工作、生活情况做出了解与调查。我们会发现,除了其他种种原因外,他们中相当一些人都有共同的方面:都在心理上有“不堪重负”的情况。

  二,这种调查了解是启发的,提问的,但不是诱导的。避免诱导演变为误导,导出并不客观的描述。而且,应该和没有肩背疼及脊椎病的人群做对比。那么,我们一定可以发现,没有肩背疼及脊椎病的人,心理上确实都没有不堪重负的感觉。

  三,对每个患肩背疼及及脊椎病的患者的患病起始情况做详细了解,我们会发现,患者的肩背疼痛有时有伏案久坐、吹风、着凉、扭伤等原因,有时没有这些原因。然而,无论哪种情况,都有共同的原因:他的心理正处于明显的“不堪重负”的情况。

  患者经过自由联想的交谈,可以清清楚楚地回忆起当时的感觉。如何在心理上不堪重负。这种不堪重负的感觉和肩背疼痛的感觉如何相应和配合。

  在很多时候,患者肩背疼痛开始的时间与在生活中出现不堪重负的情况是那样的明确相联系,使得患者和医生都毫无任何怀疑地断定事情的起源就是如此。

  四,肩背疼痛常常是多年病,慢性病,时好时坏,时重时轻。如果调查患者肩背疼痛的起伏演变史,我们可以发现:肩背疼痛的演变史同心理上不堪重负的演变史是同步的。心理负担重时,肩背疼严重。反之,则轻。没有压力了,肩背疾病常常自然而然减轻了,以至消除了。

  这种显著的对应,也会使我们对肩背疼(进而包括脊椎病)的新病因说确信不疑。

  五,不同人肩背疼痛的程度不同,肩背疼痛的严重程度常常与心理上不堪重负的严重程度成正比。前面讲的是一个人肩背疼痛的历史比较,竖向比较。这里讲的是不同人之间的横向比较。

  六,心理上的暂短压力,常常先造成肩疼。这模拟着身躯负重时,最初感受压力和疼痛的是肩膀。心理上的压力、负重稍一持久,肩疼就同时加上背疼。潜意识的比喻、象征是十分具体细致的。

  “腰痛”并非皆“肾虚”

  肩背疼痛往往包括腰痛。就像脊椎病其中包括腰椎病一样。然而,腰常常又是夫妻、恋人间性生活的运动部分。腰痛,常常是和性器官、性功能相联系。常常和夫妻关系、恋人间关系相联系。因此,腰痛在这里还可能是性生活、性器官、性功能原因。用中国传统医学的话讲,就是肾亏之类。但也有可能是生活中“不堪重负”与性生活两个原因并存。

  另外,一个人如果把性生活本身当做负担,当做不堪忍受的重负,那么,腰痛在这里就已然具有了双重原因。很多中年以上的人(大多为男性),都会有性生活负担感与腰痛间联系的明显体会。这首先自然是生理方面的原因,体能不够。但常常还有很多心理的原因。性生活“不堪重负”,有时是完全现实的,要完成超过自己承受能力的性交。有时只是心理上的,即使并没有太多(甚至完全没有)性交,只要在心理上感觉自己难以尽到夫妻一方应尽的责任,有“不堪重负”的压力,同样可转化为腰痛。

  腰痛是排除性生活责任的最形象、最高明、最隐蔽、最留有余地的象征。比阳痿等病“文明”,“隐蔽”,留有余地。而且,“不堪重负”在性生活中还有其他含义。夫妻双方如果有一方对对方厌恶,排斥,那么,任何性交都会在他(她)的心理上构成“不堪重负”的感觉,这时,腰痛更是一个象征病。是很好的“推脱”。

  腰既然是性生活运动的躯体部位,而性生活放大了就是整个夫妻生活与家庭。因此,与夫妻生活,与家庭有关的一切责任,一切负重感,都可能在腰部表现出疾病来。首先就是疼痛。对于女性尤其如此。当然,男性也不例外。腰痛的女性,很多在家庭负担方面有“过重”感。腰痛,特别是严重的腰痛,常常是女性家庭负担过重的典型图画。反过来说,家庭负担过重的女性(男性也不例外),没有腰痛病的相对来说可能很少。大量的统计、分析应该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如果把腰归为肩背的一部分,那么,肩背疼在部位上有这样的规律:靠近肩部的疼痛,我们称之为“肩背疼”,往往更多地与社会、工作等方面的不堪重负相关联。靠近腰部的疼痛,我们称之为“腰背疼”,往往还会与家庭、性生活等方面的不堪重负相关联。

  当然,这并不绝对。譬如一位女性,当她把家庭的负担同时看成自己对社会的最重要负担时,那么,仅仅家庭的负担就可以造成她从腰到肩的疼痛。

  上班族如何告别腰酸背痛?

  脊椎病(最简单的病是错位,而后是增生,而后是各种其他疾病)常常是肩背疼的延伸。或者是固定化。更精确说,脊椎病从一开始就与肩背疼相应。然而,它起初是隐蔽的,不为人所知的。因为脊椎的不同部位与身体的不同部位相关联。因此,不堪重负在造成了脊椎病变后,同时就造成了其他疾病。颈椎的任何病变都将造成头部、五官的疾病。胸椎的任何病变都将造成心、肺、气管、食道的疾病。胸椎往下到腰椎,随着脊椎部位的下移,它的病变引起的脏腑及人体部位的病变也相应下移:胃,脾,肝,胆,肾,膀胱,肠,生殖器官,下肢,等等。

  这种相应已经被海内外医学界很多人所发现。因此,我们说不堪重负,首先是造成肩背疼。这种即时的、及时的、明显的、浅层的信息,形象表明了潜意识最初的图画。它同时把这一切又造成更深刻的脊椎病。而脊椎病又引起周身病。因此,不堪重负,最终可能演变为全身任何一个部位的疾病。

  人作为一种最高级的生命,必须要能够解决不堪重负的问题。或者,增加自己的负重能力,使自己能够承受压力。或者,减轻自己的负担,使自己不必承受过重的压力。各种责任的、义务的、道德的、社会的、家庭的文化说教可以有这样或那样的规范。然而,生命科学的圣灵之光,要求生命追求无病的健康状态。生命应该追求无病。这是神圣的原则。比起任何其他社会的、文化的道理,生命的道理是更崇高无上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