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男人就会变笨吗?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10-28
  导读:与女生聊天或约会,男生的大脑会变得迟钝吗?有人说,谈恋爱的人都会变笨。事实上,男生在女生面前,其大脑都会变得有点迟钝,下面我们来看看认知障碍男性大脑实验,男生很多时候,在异性面前都想留下好的印象,他们会想如何跟女性发生更好的互动等问题,这样反而会使他们无法冷静地思考。

  跟女生约会,男人就会变笨? 

  电影和电视节目中经常上演着一个男人试图与一位美丽的女孩交往却失败连连。在很多状况下,这些追求女人的男人总是落得一个愚蠢的下场,尽管他尽最大的努力想要给别人留下好印象。乍看之下似乎是他的脑袋变得不灵光,但根据新的发现来看并不是这么回事。

  科学家开始尝试着探究当男性跟女性接触之前与之后所发生的认知障碍。根据2009年的研究发现当男性跟一位有吸引力的女性接触后,他们的知能表现就会降低。而最近的一项研究更暗示这种男性的认知障碍甚至会发生在他们预期能够跟一位不认识的女孩约会的状况之下。

  桑妮纳茨与她在荷兰奈美恩大学的同事们以大学生为对象,对他们进行了两项实验。首先,研究人员让受试学生完成了史楚普测验以作为认知表现的基准值。该测验是在1935年由心理学家约翰?莱利?史楚普所设计,是一种常用的方法来评估我们处理相互干扰的讯息来源之认知能力。这项测验包含给予受试者一连串描述颜色的单字,而且以不同颜色的墨水列印出来。举例来说,单字“蓝”是用绿色的墨水印出来,而“红”用的却是蓝色的墨水。受试者会被要求以最快的速度,读出每个单字的墨水印刷颜色。这个测验之所以需要依靠认知能力是因为我们的大脑会不禁先读出字本身的意思(即单字表示之颜色)而不是墨水的颜色。当人们精神不集中的时候,他们完成测验的速度会变慢。

  完成史楚普测验的受试者会被要求去做另一项毫不相关的任务。他们需要在网路视讯镜头前大声地读出一连串的荷兰单字。而实验人员会告诉他们在进行“唇语朗读”任务中,会有人透过视讯监督他们。这些监督人员均以常见的男性或女性的化名告知受试者。学生们被引导相信会有人看着他们,但他们不能与监督人员进行互动,既没有照片,也没有任何能够证明监督者的身份资讯,受试学生们唯一知道的就只有名字。结束唇语朗读任务后,受试学生需要再进行一次史楚普测验。女性第二次的史楚普测验结果与第一次并没有差异,监督者的性别对他们没有影响。但是那些觉得对方是女性的男学生们在第二次的史楚普测验表现相对于第一次就变差了。可见这种认知障碍即使当男生都没有跟女性监督者互动之下也会发生。

  认知障碍 男性 大脑

  而第二项实验中,纳茨与她的同事再次让每位受试者先完成一次史楚普测验作为开始。接着让受试者以为他们很快就要再做跟前一项实验相同的唇语朗读任务。半数的受试者被告知有一位男性会监督他们,另一半则被告知是由一位女性来监督。实际上,受试者并没有再做一次唇语朗读任务。反而是在被告知有监督者的讯息之后,受试者就紧接着进行第二次的史楚普测验来检测他们当下的认知能力之表现水准。

  同样的,女学生无论是在男性或女性的关注之下,前后的测验结果都没有差异。但是那些被告知是由女性来监督他们的男学生们,测验的表现却比第一次都要糟糕许多。因此,仅仅是预期心理与异性接触就足以干扰男性的认知能力了。

  当今社会中,人们经常透过电话与网路与彼此互动,在这种方式中只能透过他们的声音或名字来预测他们的性别。纳茨的研究显示即使存在非常有限的互动,男性在面对异性时都容易发生认知障碍。尽管这项研究并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解释,纳茨与她的同事认为可能的原因是男性对于两性关系的后续发展有过高的期待。因为参与者都是异性恋而且年轻气盛,他们也许已经在预想是否有机会能够遇到某位女孩子然后一起去约会。

  这项结果也许跟社会期望也有关系。我们的社会冀望两性交往中必须要给女孩子留下好印象的这方面给了男性太大的压力。尽管这只是推理性的假设,先前的研究已经显示当你越是在乎留下更好的印象,大脑的负担反而更重。

  这些互动关系要求我们花费大量的精力去设想他人会怎么来解读我们的言行举止。例如,心理学家珍妮芙?瑞奇森与妮可?薛顿发现有强烈种族歧视的美国白人与非洲裔美国人进行交流时也会有同样的的认知障碍发生。在这种情况下,有强烈种族歧视的人必须努力地去掩盖他们的偏见。另一项研究中,瑞奇森和她的同事发现一流大学里非顶尖的学生们被比他们更优越的同学关注后,也会出现类似的认知障碍。

  整体来说,很明显地不管什么时候,当我们会在意如何去塑造自己留给别人的印象之下,我们反而更无法冷静地思考。以男人为例,只要想像能跟女性发生互动就可以让他们的大脑变得有点迟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