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事情都有不一定定律!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分享 发布于:2013-10-17
  世间有一条定律频频出现并影响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这就是意外后果定律。这种事我们都熟悉:一大早到办公室想处理手头积压的事,老板正好看到你,又给你一堆工作;为了防止被砸而绕开梯子,却被车撞到。

  这一定律还发生在更大的背景下,经常带来戏剧性后果。英国《焦点》月刊11月号刊发一篇《怎么会这样!》的署名文章,文章似乎在告诉人们:世上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事物和现象。

  一些科学家以为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直到出现意想不到的情况才方寸大乱。从转基因作物到灵丹妙药,甚至一些绝顶聪明的创意也会偏离正道。政治家也在从健康恐慌到战后分赃的各种事件中感受到了这一定律的影响。

  “安全”冰箱

  厨房里的冰箱曾背负无声杀手的恶名。早期使用的制冷剂是二氧化硫等致命化合物,它们经常会渗漏出来,夺走睡梦中的一家人的生命。

  1928年,美国化学家托马斯·米奇利似乎找到了完美的解决办法:一种完全无毒又稳定有效的制冷剂——氟里昂。

  米奇利1944年长眠于地下时还以为自己造福了人类,但30年后,《自然》杂志上的一篇论文首次指出,氟里昂会在阳光照射下分解,破坏地球臭氧层。到了1989年,南极洲上空发现臭氧层空洞,氟里昂被禁产。据目前估计,要用几十年才能修复米奇利这项科学成就所造成的损害。

  低焦油香烟

  烟民都知道,焦油含量低的香烟比普通烟的害处要小得多,因为其中污染肺部的有害物质较少。已有约1/3的烟民改抽这种烟,但其实是自欺欺人:真正的危险在于烟雾中的化学物质,而焦油含量低的香烟会让人更深地吸气以获得同等满足感。这样会使致癌烟雾更深地进入肺部,从而使患肺癌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更糟糕的是,新的调查指出,抽焦油含量低的香烟更难戒烟。美国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近期对约1.2万名烟民展开调查,结果显示抽这种烟的人戒烟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一半,因为他们认为自己面临的健康危险较小。

  调查人员称,事实正好相反,因为这些烟民吞云吐雾的时间较长,从而使肺吸入更多化学物质。

  苦涩的转基因果实

  上世纪90年代,转基因作物被赞誉为多年与伤害农作物的害虫作斗争的一大突破。科学家给普通农作物添入特殊的基因,使其生成天然杀虫剂,从而大大减少使用昂贵的化学品制成的杀虫剂。

  这至少从理论上成立,而且说服了中国农民:1992年他们率先种植转基因作物。早期研究似乎证明了这一做法的优越性:专门对付棉铃虫的转基因棉花所需的杀虫剂要比普通品种少70%。但在今年年初,中国也率先发现了弊端。

  在棉铃虫受到抑制的同时,其幼虫的死亡为其它害虫的大量繁殖创造了条件,尤其是盲蝽。为了消灭这些害虫,农民不得不使用新型杀虫剂,且每个生长季节要喷20次之多。这些额外费用几乎抵消了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好处。

  杞人忧天的代价

  据柏林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的吉格伦策教授称,掌握意外后果定律能逃过死劫。他研究了公众对9·11事件的反应,发现该事件果然导致人们普遍不愿坐飞机。在袭击过后的几个月,因为担心遭遇类似袭击事件,很多美国人宁愿开车去目的地。但这样做带来更多危险:美国每年死于车祸的人超过4万。

  通过分析车祸数据,吉格伦策教授发现,9·11以后的3个月当中,美国的车流量猛增5%,整整一年未恢复正常。据他估计,对乘飞机的无谓担忧导致死于车祸的美国人增加了1500名。他呼吁政府提醒人们在遭遇袭击后保持理性。

  改进奇迹的努力

  如果说有一种药几乎包治百病,那肯定是阿司匹林。从心脏病到癌症,这种举世闻名的止痛药似乎处处有用。但有利必有弊:它会刺激胃,严重的引起内出血甚至死亡。

  20世纪80年代,药理学家发现阿司匹林是通过抑制两种酶(COX-1和COX-2)来产生作用的。由于其药效主要在于抑制COX-2,所以药品公司开始寻找一种只对COX-2起作用的化合物。临床试验证明这种“COX-2抑制剂”似乎非常有前景,因为它具有阿司匹林所有的优点,副作用却大大减少了。

  但随着这种药品在1999年投放市场,奇迹开始破灭。研究发现,尽管它们减少了胃出血的危险,却使心脏病和中风的危险增加了一倍。到2004年,该药品被撤出市场,大批患者要求索赔。

  并非妙计

  1967年3月,“托里峡谷”号超级油轮在兰兹角漏油,崭露头角的生态保护运动趁机展示人类怎样保护环境。救援小组迅速展开行动,在海上喷洒清洁剂降解浮油;海军航空兵则试图用凝固汽油弹烧掉浮油。此举带来严重后果,在泄油事件中幸存的海洋生物要么葬身火海,要么渐渐中毒。

  1989年,埃克森公司的“瓦尔德斯”号油轮在阿拉斯加的威廉王子湾触礁,约1.5亿升原油泄漏,引发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海洋环境灾难。清理专家这次吸取前车之鉴,用热水取代有害化学物质,使用高压爆炸法去油。这使海岸线看起来安然无恙,却使石油流到浅海区,祸及水下生物。同时,礁石上对石油耐受性较强的海洋生物被炸死或烫死,从漏油区救出的水獭被转移到未受污染区,却将病毒传染给了健康的水獭。

  喝酒的充分理由

  1920年1月16日,为禁酒游说几十年的宗教团体终于如愿以偿,美国宪法第18次修正案在这一天生效,禁止销售、生产或运输酒精饮料。

  随之而来的影响非常有戏剧性:酒业垮了,带来无数争吵、枪战、打骂妻子现象的老式酒吧消失了。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非法卖酒的暴力团伙,他们为争夺黑市控制权而纷争不断,由此引发多起严重的暴力事件。

  禁酒令还使地下酒吧纷纷涌现,人们在这里非法买卖、饮用黑市酒水。它所产生的另一个意外后果是对嗜酒者的影响。酒鬼只要想办法还是能喝到酒,但由于已颁布法律禁令,他们无法再得到政府的医疗帮助。

  难咽的苦果

  1995年10月,政府官员向服用第三代避孕药的妇女发出紧急通告,因为有研究结果称,这种药品会使患深层静脉血栓(DVT)的可能性加倍。专家谴责政府危言耸听,因为DVT的危险性要远远小于堕胎或怀孕。

  但人们还是恐慌起来:家庭医生接到紧张不安的电话,第三代避孕药销量大减。官方数字显示,堕胎率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上升了8%,这是自1990年以来首次出现上升。

  原先的研究声称减少服用第三代避孕药能使DVT患者相应减少,然而,2000年的调查数字显示,截至1998年,服用新一代避孕药的妇女人数从54%减少到14%,但其间DVT患者的数字却丝毫未减。这一事实完全推翻了原有结论。

  绥靖政策

  罪有应得是世界通用法则。1919年,世人对发动一战的德国人口诛笔伐,协约国决定惩罚同盟国,使一战成为“终结所有战争的战争”。《凡尔赛和约》应运而生,要求德国裁军并放弃包括殖民地在内的大片领土,并要求德国赔款。

  德国对和约条件提出抗议,坚称这会招致灾难。一些经济学家也认为这会适得其反。果不其然,不到两年,德国就开始拖欠赔款,迫使协约国减少数额,并在1932年彻底中止赔款。希特勒及其纳粹党利用了和约带来的痛苦,于1933年上台。更具讽刺性的是,和约的惩罚性质也使很多英法人士支持绥靖政策。

  《凡尔赛和约》成为意外后果定律最非同寻常的例证。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它说明了惩罚性赔款会带来的政治危险。美国在二战结束后开展马歇尔计划,为欧洲国家(包括德国)注入大量资金,从而实现了《凡尔赛和约》所未能实现的和平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