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并不那么令人恐慌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10-5
  旗袍,清淡小菜,白米饭是我的热爱。

  先是买了两件旗袍,一件藏蓝,一件红格子。穿上的时候,店里的人一个劲赞叹让我实在不好意思说不买。

  又血拼了两件半身旗袍。一件艳俗地让我欢喜,孔雀与玫瑰,全手工的五彩丝线,简直明媚妍丽地让人没办法说放弃。另一件是拼布样式,丝绸棉布绒布,有点民族又有点花瓶。和之前那次一样,一试穿,连带店里的顾客都变成了托。

  发誓最近再也不要进旗袍店,连路遇都不要!

  这个让我一直视为过客的城市,因为习惯而变得可爱起来。习惯对于生活来说,真的很重要,省心省力,虽然偶尔觉得懈怠或者无趣,但是安全,就像多年的婚姻。琐碎地令人讨厌愤恨,却不是那么容易放得下甩的开。

  午夜的咖啡厅,罗汉果玫瑰茶很甜很暖。罗汉果是这个季节的宝贝。对面的女子苦口婆心的说:十二,真的对婚姻不要抱太大期待。刚想回应,却被旁边的人捂住了耳朵,告诉我不要听不要听,你要快乐你要幸福。

  想到这个片段,喜泪交错。

  她们说,你知道吗?婚姻的好处是你可以理直气壮地要求这个人呆在那里,你可以随时随地打电话给他,你有权利知道他在哪他在做什么。那种理直气壮和权力,只有婚姻可以给你保证。

  她们说,和任何一个男人都过不出花来。再风光的男人,在家穿上拖鞋,照样是个无趣的邋遢男。他一样的会无理取闹,会莫名其妙。

  她们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没有人捂住我的耳朵了。我不能骗自己,听到这些的时候,心中冷风嗖嗖,就像光着脚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那冷,不是因为有多么多么地期待或者梦幻,只是被那“理直气壮”所打倒。

  理直气壮地去对待一个男人,多么难。可是,我真的不相信那是值得投城的原因,却找不到什么理由来辩驳。找不到。但我还是想坚持。坚持清淡小菜,踯躅前行,盛装等待。这么久以来,突然有了想哭的冲动。我默默地在家洗洗刷刷,刷厨房,拖地板,收拾梳妆台,熨烫衣服。忙忙碌碌,然后模糊模糊那些想法,不要让自己流泪。

  想起挽着爹走在灯火霓虹的街道,我们聊了很多。我想他终于理解了,我为何执着地坚持独自生活。因为走的时候,他没有再提及那个让我头痛的问题了。他们是最盼着我有归宿,却也是最怕我不幸福的人。

  就像我给艾雅的信里写的:25岁,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没有以为的那么恐慌或者悲哀。在曾经可以颠倒众生的年纪里,美丽而不自知。如今,或许不如自以为的那么美丽,可是我却比以前更爱自己。所以,继续执着,至少在还不肯懦弱的时候。(文/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