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有人怕看自己的照片?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9-28
  心理导读:从斯芬克斯的提问开始,自我就是人类最大的好奇,也可能是最大的恐惧。生为凡人,对自己心怀最大的期望,也就承担着最大的失望。这本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普通事实,只不过,换上别人的眼睛,总不那么甘心而已。

  有编辑朋友让我回答:为什么有的人不害怕照镜子,却害怕看自己的照片?

  我按照第一反应,说可能怕别人发现自己长得难看吧。

  一秒钟后我就意识到这个答案错了,而且错得有点离谱。自己看自己的照片,关别人什么事?就算是丑绝人寰,捂紧了不要流传出去就行,有谁会看到?

  但是仔细想想,好像怕看照片,看录像,或者听自己录音的人,基本都出于一种羞耻的感受。羞耻是一种人际间的情感,这么看来,确实又跟别人有关。

  去问这种人,如果照片或录像被别人看到,感受是同样的吗?

  确实是同样崩溃,甚至更崩溃——看来,果然是跟别人的看法有关。

  有位来咨询的大学生不能参加任何班级活动,因为活动就会照相。他无法想象自己的照片被别人赏玩时,会遭到如何惨无人道的嘲笑。另一位经验丰富的培训师一直拒绝客户的录像要求,因为他只要一对着摄像机就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有些与外形无关的东西,只要让别人看到,也会让人抓狂:一位小有名气的网文作者,在积累到一定票数之后就会太监,因为他一看自己写成的东西,就觉得愧对支持者。

  这些东西有什么好怕的?自信的人大概会觉得无法理解。

  按理说,只要照镜子,对自己的面相就会无比熟悉,只要张嘴说话,每天听自己发出的嗓音也成了习惯。只是,照镜子并不能完全还原真实,因为总是刻意摆好了姿势;说话时听惯的语音,因为叠加了颌骨传导的声波,也可说是扭曲后的声音。——他人知觉到你的音容笑貌,和你自己知觉到的每每不同。这事不能细想,细想会让人心里发毛:到底在别人眼中(耳中)你是什么样,这件事你真的搞不清。

  从斯芬克斯的提问开始,自我就是人类最大的好奇,也可能是最大的恐惧。

  「虽然自我感觉还不错,不过别人心里有没有在鄙视我就不知道了。」

  ——在意他人看法的人,即使最得意的时候,也难免会有一丝丝这样的担忧。

  「别人看到的我,其实比我想的更糟糕吧?」失落的时候更加雪上加霜。

  通过看照片,视频,或者听录音,就相当于获得了一个用「别人」的眼睛,来观察和评判自己的视角。这个视角,说真的,既诱惑又可怕。你总是忍不住想知道别人是怎么看自己的,但是真的使用了这双眼睛,又忍不住会羞耻得浑身刺痒。

  因为真的看到了,自己在别人眼中就是这样。像那个害怕照相的大学生就说:「如果你看我的照片那就悄悄看,看完了也不要告诉我,如果你掩饰得足够好,我可能就会觉得还可以面对你。但是也不能想,只要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我就……」

  好吧,我忍住了没有告诉他:其实看不看你的照片对我们真的没什么区别。因为你长什么样子,我们一直都在看。好不好看,在别人眼里都已是既定事实。

  所有的区别其实只在你自己的眼里。你以为是别人在看,事实是你自己在看。

  所以我们有一个概念叫「观众视角(Audience Perspective)」,用来描述那些过于在意他人评价的人。他们总忍不住用「别人」的眼睛看自己,评判自己的表现如何。好像一部电影上映之前,先找个审查官看一遍:如果我是观众,我觉得拍得好不好,会不会失望?会不会误解?会不会生气?会不会觉得拍电影的就是个傻X?

  看啊看,越看越崩溃:真的是傻X!怎么办,不能被观众看见啊!

  从观众的一方,看出自己身上那些丑恶不能示人的方面,自然难受得要死。

  嗯,等等……可是对那些形象不差的人,这个理论又怎么适用?要知道,很多照片并没有那么难看,可是照片的主人还是不愿意接受,他们在难受什么?

  其实他们难受的点是一样的:真的是傻X!怎么办,不能被观众看见啊!

  因为这个审查官,对自身表现的挑剔程度,往往超出真实的观众太多。

  所有过于在意他人看法的人,他们的特点往往是审查标准太过苛刻。他们希望自己的表现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什么人来看,都挑不出毛病才好。他们的标准高不可攀,而观察到的表现却满是破绽:外表平庸,声音单薄,动作生硬,见识普通,更不用说还有各种你最清楚在哪里的缺陷。哎呀这货是我?……这货怎么可以是我!

  但现实生活毕竟不是电影。电影可以直接让总局封杀,现实生活呢……就算你撕掉了照片,掐了录音,删了录像,该被观众看见的,其实早就被看得一清二楚。

  行走于这世间,无处藏身,你只能是最晚看清自己的人。

  常常也是,最不容易接受自己的那个人。

  现在如果让我回答文章最开头的问题,为什么有的人怕看自己的照片?我想答案不是怕别人发现自己长得难看,而是,怕自己确认「别人对我的评价不会如我期望的那么高」吧?生为凡人,对自己心怀最大的期望,也就承担着最大的失望。这本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普通事实,只不过,换上别人的眼睛,总不那么甘心而已。(文/李松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