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和狐狸共同养一狗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互联网 发布于:2013-9-18
  企鹅腾讯出资4.48亿美元,收购搜狐旗下搜狗36.5%的股份,共蹚搜索和输入法市场的浑水。

  此前像生理周期一样,一月传出一条消息,什么搜狗要和百度、阿里、360并购,最终却投入腾讯的怀抱。尽管企鹅蹒跚来迟,但不光体胖腰包里有钱,还懂得舍弃,放弃自己旗下很容易混淆又没有多少市场的搜搜,共营搜狗。

  在早些时候传出亚马逊对《华盛顿邮报》的收购后,人们就在期待中国的互联网或媒体市场会有什么样的动作。前者的收购表明,在注重流量和数据挖掘的时代,优质内容仍然有资本的垂青,但如何把内容转化成利润,亚马逊还需摸索。

  因为亚马逊的流量虽大,但主营的毕竟是实体产品和服务,对习惯了免费阅读的网民来说,怎样让他们付费从你这里获得内容,而不是从其他网站免费获得,是一个很大的难题。好在国外的知识产权保护要好一些,各大网站内容上的竞争在于原创和自采。依托《华盛顿邮报》的品牌和内容,亚马逊只要做好渠道和分销,应能盈利。

  而中国的此番并购却走的是另外一条路子,注重的是搜索、平台、渠道的整合和工具式的输入法,并没有提供新的内容。

  实际上这些年不缺钱、或想挣更多钱的腾讯,为了提升公司品质,一直在优化、创新内容,比如去年7月购买了浙报控股旗下优质资源财新传媒20%的股份。财新的调查新闻、深度报道在业界和社会上的口碑有目共睹,胡舒立也很早就倾力经营自主的财新网,不容许免费或未授权的转载。但又有几个读者不是从其他网站或社交媒体获得财新的内容?我们没有看到马化腾从那次收购中有多少获利,给腾讯带来滚滚收入的仍然是与流量相关的QQ、游戏以及超高人气的微信。

  因为在中国做内容,远比做产品、渠道和搜索要难,收益还不可知。首先,有些内容是不能做或不好做的;其次,找对选题,投入人力财力,好不容易做出内容,分秒之间就被免费转载使用,不知道谁是原创,难以获得收益。

  二十年来,中国的互联网虽然超速发展,影响日盛,但地位一直模糊。作为媒体,它不像传统的报刊、广电受新闻出版署或广电总局的管理,而是归工信部、工商局管理,并受宣传甚至文化部门的制约。传统媒体,以及官方的新华网、中国网、人民网等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闻媒体,有记者证,可以原创、采访,而影响更大的门户网站却没有相应的权利,一般只能转载。

  但中国的互联网用户和市场实在是太大了,尽管没有太多原创的内容和产品,靠着转载、流量和娱乐,几大商业网站都风风火火地发展起来了。在Web1.0时代,门户网站个个包罗万象,内容却大同小异。进入Web2.0后,开始注重技术、产品和交互的竞争,几大综合网站被人熟知的却是新浪的微博、网易的邮箱、搜狐的视频(特别是娱乐视频)、腾讯的QQ,以及在谷歌退出后一家独大的百度搜索。

  以微博为代表的社交媒体兴起后,本来是想在相对开放、互动的平台上做些内容,但审查和政策的反复,使得微博的活跃度在降低,各大互联网公司又开始扑向自媒体。但不管是大出风头的腾讯微信,还是跟风而来的网易易信,带来的只是流量,主要内容还是转载和心灵鸡汤;而搜狐的新闻客户端,除了审查取舍,内容还是微信或博客的搬运,在活跃度和互动性方面能否持久很难说。

  既然内容不好做,而网站要生存赚钱,哪个好做做那个,在探索内容的同时,不妨继续做流量、搜索、渠道开发。应该说腾讯和搜狐合营的搜狗,并没有把互联网的蛋糕做大,也没有带来新的内容,只是结构性的调整。如果没有内容增加,再怎么搜索也只是排列组合的变化。但有一点好处是,可以掣肘一下百度,它的竞价排名、网络侵权一直饱受诟病。

  麦克·卢汉说,媒体是人体的延伸。有了媒体,相当于人的眼耳口在视听说方面的拓展。但发展到一定程度,媒体本身也需要延伸,不仅仅是横向的并购、多媒体的融合或转向移动互联,还应该有纵向的内容挖掘和创新。可惜许多媒体的并购,还是横向的延伸,这次腾讯和搜狐的合作也不例外。

  因此不要指望企鹅和狐狸共养的搜狗,能发出什么新鲜的声音,它就是想在搜索市场上,成长做大。当然如果真能做大,本身的存在就有了影响,特别是在规则的制定、信息的导引方面。就像微博上的薛蛮子一样,本身没有什么原创,就是转发,但粉丝多了,影响就有了,流量也是利益增长点。或如谷歌一样,把搜索做到极致并开发衍生产品,从各种搜索到地图、数据挖掘、输入法、G+社交,以及智能手机、拓展现实眼镜等,都成为行业标杆,并产生社会政治影响。

  在这个意义上,看好这次并购。希望企鹅和狐狸能养好这条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