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沉重的爱只会是场灾难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9-14
  也许李某某一案从一开始就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刑事案件,但随着李某某之母梦鸽的介入让这宗案件开始产生了戏剧般的转变,其一波三折跌宕起伏不亚于一出精彩好剧。这位高调的母亲,通过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的行为成功地将舆论的矛头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而她也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作为母亲拯救爱儿的决心。

  对于梦鸽来说,天一是其唯一的儿子,母爱的天性让她不可能放弃她的儿子,但如此高调行事,真的只是出于母爱二字吗?从梦鸽的早年经历看出,她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和大多北漂一族一样,怀揣着梦想与艰难的生活斗争,在一段因缘际会之后,终于迎来了事业与感情的丰收。爱子天一的出现,更是让她甘愿退居幕后,一心一意相夫教子。她为了天一的成长安排好了一切,琴棋书画样样到位,德智体美全面发展,如此尽心尽力实则罕见。其实在梦鸽心中,天一不仅是她的儿子,更是她自我的延伸,她全心全意想要塑造一个优秀的孩子,用来补偿她早年渴望但一直被压抑的希望和梦想。在她眼里天一是一个完美的自己,所以当天一做出各种挑战公众道德的事情的时候,她本能地开始反击,将一切过错归于外因,那个完美的自我依旧保持其“忠义、善良”的形象。梦鸽对天一的爱源自于对自己的爱,她并不想知道天一究竟是怎样的孩子,她只想让天一成为她想象中的孩子,即使这个想象已经变成了幻想。

  对于天一来说,母亲一直是一个巨大的存在。从童年的早期开始,天一就奔波往返于各种培训班兴趣班,不论愿与不愿,母亲都会为他安排好一切。天一的自我中充满了母亲的影子,他掌控不了他自己,只有听从母亲的吩咐。在生命早期,这种方式还不会造成太大问题,但随着青春期的到来,身体开始二次发育,孩子对于自我的掌控要求开始逐渐显现。他们开始有了独立的自我,但在天一身上,源于母亲的强大力量压抑了自我的成长:是成为自己想象中的自己,还是成为母亲想象中的自己,这两股力量开始相互角力。为了对抗来自于母亲的压迫,天一开始公然反抗母亲的期待,正如埃里克森所说,“如果儿童感到环境对允许他把下一阶段整合在个人的自我同一性在内的所有表现形式进行彻底剥夺,那么,儿童就会以野兽突然被迫捍卫其生命般地迸发出惊人的力量进行抵抗。”他做出各种违背母亲意志的行为,并从中获得自己掌控一切的感觉,只是这些行为不但违反了他母亲的期望,也违反了道德和法律的底线。

  重新回到那个已经被讨论已久的问题,爱是什么?个人以为,爱是轻柔的包容而非严密的包裹;爱是无私的关注而非一意的掌控;爱是完善自我的力量绝非让人变回婴儿的枷锁!太沉重的爱,注定将是一场灾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