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是花非花 雾非雾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情感 发布于:2013-9-6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天空里有了遨游的飞鸟。我是风筝,离开你了,就脱线了,疏不知自己竟个木偶,你还是原来的金丝线,紧紧地缠绕着我的心头。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水里的鱼儿嬉戏莲叶间。我是鱼,离开你了,就告别海了,疏不知自己是个蜉蝣,你还是原来的鱼翁,默默地等待着我上钩。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有了翅膀,可以飞,有了尾巴,可以摇摆。抬头望天空,深深地呼吸,瞬间又一头扎个猛子,到了海底,淋湿羽毛,竟是凤凰涅盘。不是枝头鹊,也不是屏风雀,是青鸟。我是青鸟,咽喉哽咽着,云中飞过,长亭思过。你是归来的雁,成了南来北往的客。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2002年的第一场雪,熟悉的旋律竟是你我分别后的情歌诉求。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飘流着,云卷云舒,看似清淡,却怎么也奈何不了挥挥衣袖的惆怅,一怀愁绪,斟满一杯酒,清中浓意醉心口。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站在各自的路口。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水村的故事中总是村姑身着蓝衫,如青花瓷的釉色一样,淡雅中种下了风情。向来都是素颜,蓝布印花的扑满了蝶儿的舞姿,小巷中点点模糊了视线,那是伊人归阑珊处。

  曾经以为,那是自由,是你给的自由。你给了我自由,你不是你,我不是我。你又是你,我又是我。再也不是我们,我习惯了说我,你习惯了说我们。我还是一个人走,走得多自由。因为习惯了自由,所以选择一个人走。走到海里,云里,风中,雨中,水中,火中,山涧,溪边。

  一切是花非花,雾非雾。青春从未吹起我的长发,我却独自盘起了长发。仰空长叹,爱悠悠,恨也悠悠,并不是一无所有。染指流年,心事欲于纸笺,不是锦书难拖,而是叩问清风,是悔恨当初还是何必当初?红尘往事,爱是什么?情是什么?你是情,我是爱。我用千生的转世来爱你,共赴风雨桥,续你和我的一世情缘——清风啊,我的红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