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将“不易跳槽”的人招入旗下?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管理 发布于:2013-8-29
  儒商兴业靠三大法宝:第一是人才,因为商道的本质就是投资于人,这里的“人”,主要指的就是自己的部下;第二是时机;第三是“仁”。意思是:懂得经商的人,要善于选择人才和选择时机,有了这两个因素,再加上足够的“仁”,便可以无往而不胜。可见,能干的、不易跳槽的员工对于老板和企业发展是何等重要。

  猛然提到“不易跳槽”的人,给我印象是:“无能的人”、“没本事的人”,因为人往高处走,没本事才扒窝呀。可是仔细一想,中国最有能力的人不也是“不易跳槽”的人吗?比如以杨元庆为代表的联想人,以赵杰、鲁勇为代表的华为人,以及以霍建宁、周年茂为代表的李嘉诚的人。这三家企业用什么手段将一大批“不易跳槽”的人招入旗下呢?

  柳传志答到:很简单,我自己是孝顺父母的孩子,而我也是“不易跳槽”的员工,于是,我刚刚担任领导的时候就招入了“孝顺父母和长辈的杨元庆”。如今,杨元庆又招聘孝顺的员工加入联想集团,如此循环下去,“孝顺”就成了联想的员工基本操守。

  其实,如果你到这三个企业的员工父母那里去看看,你会发现。这些家庭,不论是有钱的、没钱的、城市的或者农村的,这些企业的员工长辈都是物质丰盛,笑口常开,精神愉悦。因为这些企业在招聘的时候,就已经把“孝顺”作为企业文化和招聘条件。这说明,员工孝顺,他爸爸妈妈才会快乐。因为一个孝子是不会为了自己的享乐,而抛弃自己的父母;进一步分析,一个孝子参加工作以后,他会自动地把对父母的孝心,用到自己“老板”和“上司”身上,即使遇到天大的委屈,他们也不会轻言跳槽。

  5年前,德国著名家居品牌欧倍德德国总部人力资源经理,委托我到贵州大山深处,去看望一位进入最后一次面试“候选人”的父母。这家德国公司老板也和我们中国老板都有一个心愿,就是招到“不易跳槽”,“能力非凡”的员工。

  结果,我用照相机记录下来的,和这位“候选人”表述的完全二样。这位30多岁的留德法学博士年收入大约是6万欧元,如果这次应聘成功他的年薪将达到20万欧元。然而,曾经砸锅卖铁将他供出来的爸爸妈妈,如今却债务缠身,尽管辛勤劳作,但依然生活在贫穷之中。他们住在破旧土坯房中,整日里唉声叹气、愁容满面,一日三餐都成了问题。这位候选人自己生活在城市的天堂,而他的爸爸妈妈却生活在地狱。招聘结论不言自明,“这家伙是个混蛋”。

  从此,这位来自贵州,生活在欧洲大城市的法学博士,好梦结束,因为他“不孝”。

  为此德国人一共花了2.3万民币,德国人傻吗?德国人的招聘成本高吗?

  德国招聘经理说:如果一个员工对自己的父母都不愿意承担责任,那么,这个人对自己的老板也不会承担责任。如果把权力交给这种人,灾难也就降临到这家德国公司了,这种人简直就是灾星啊!由此看来,花2.3万成本将灾难挡在门外,简直是太便宜喽。而今天我在各大名校的总裁班里所见到的董事长们的想法却“刚好相反”,这也是小老板之所以成不了大老板的原因所在。可是,“孝子”能够创造“工作绩效”?这就引导出了,上述三家企业员工的另外一种品德,就是“不花钱办事”和“花小钱办大事”。什么?什么?“不花钱办事”也算品德?下面我们做个推论。

  首先,“不花钱办事”算不算这个员工很有办事能力呢?答案:没错!

  第二,长期坚持“花小钱办大事”的员工是不是“忠诚”于企业呢?答案:也没错!

  第三,一个忠诚的员工是不是“不易跳槽”的人呢?答案:是。

  基于对父母的孝顺,任正非曾动情地写了一篇文章叫“我的父亲母亲”,他写到:爸爸任摩逊,尽职尽责一生,充其量可以说是一个乡村教育家。妈妈程远昭,是一个陪伴父亲在贫困山区与穷孩子厮混了一生的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园丁。任正非的这篇《我的父亲母亲》,被一国外友人译成了德文、法文、日文、英文、西班牙文让员工传阅,他们认为任正非是真正的孝子。的确如此,任正非的父母是满面红光、精神矍铄、乐于助人、生活富足,儿孙孝顺。结果,他把员工是否孝顺与升迁挂上了钩,这一下激励了一批华为员工,请假回家突击给爸爸妈妈洗脚、捶背,然后写文章、发照片表达对父母的挂念。

  李嘉诚说:在企业创立之初,最希望得到忠心耿耿、忠实苦干的人才,分析下来李嘉诚决定招“孝顺”的人,因为李嘉诚就是大孝子。例如:李嘉诚的心腹上海人盛颂声和潮州人周千和就是一对大孝子。他们从20世纪50年代就跟随李嘉诚。盛颂声负责生产,周千和主理财务,他们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辅助李嘉诚创业,是长江公司劳苦功高的元勋。

  霍建宁毕业于香港名校港大,也是一位孝子。李嘉诚很赏识他的人品和才学,1985年委任他为长实董事,两年后提升他为董事副经理。是年,霍建宁才35岁,如此年轻就任本港最大集团的要职,在香港实为罕见。从李嘉诚如此器重他,霍建宁的年薪和董事袍金,以及非经常性收入如优惠股票等相加,他的年收入大约在1000万港元以上。另外,霍建宁还为李嘉诚充当“太傅”的角色,肩负培育李氏二子李泽楷的职责。与霍建宁任同等高职的少壮派,还有一位叫周年茂的青年才俊,他的父亲是周千和。

  1985年他被擢升为董事副总经理,很快他深孚众望,得到公司上下一致好评。周年茂外表像书生,却有大将风范,临阵不乱,该竞该弃,都能较好地把握分寸,令李嘉诚感到放心。李嘉诚的左右手,还有一个显著的特色,就是聘用了不少“洋人”,这些洋人也是孝子。有位评论家说:“李嘉诚的身边有300员虎将,其中100个是外国人,200个是年富力强的香港人。他的内阁,既结合了老、中、青的优点,又兼备中西方的色彩。”也有人说:李嘉诚的事业是一批孝子和贤能老臣打下来的,而这些人是挖也挖不走的。

  关于“不易跳槽”员工的重要性,李嘉诚说:一个老板打拼10年下来,如果他的身边连十几个老员工都没有,那这个老板就危险喽!这句话的意思是:老板也要忠诚于自己的部下,不能“吃独食”,对待部下要有诚意。

  儒学大师朱熹在《大学》中讲到了“诚意”,他说:有诚意才能,交流、共事或生活,不然的话,就只能伪饰或欺骗。可是,欺骗的人,他能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自己,而且自欺欺人的人将会失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