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是一种社会投资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智库 发布于:2013-8-19
  近年来,关于福利过度的担忧一直在中国存在,比如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和财政部长楼继伟等都曾表示过这方面的关心,但笔者认为,这种担心大可不必,而且现在社会对社会福利的理解也不对,福利不是经济的负担,而是一种社会投资,是可以产生巨大收益的。

  福利社会的必要性,主要有两大方面,一方面如吉登斯所说,现代社会是一种风险社会,其次是因为福利本身就是一种社会投资。

  福利是社会投资,不是经济的负担,是会产生巨大效益的。观察同一个事物,视角不同,结论就不同,不用说事物,其实就是同一个经济数据,从不同角度看,有时也会得出完全相反的两个结论。

  而对于福利社会的理解,就有很多视角,比如有人道主义的视角,政治的视角,经济的视角。在经济的视角中,福利经济学是一个孤立的学术分支,说孤立就是因为没有更多的与经济学其他分支融汇在一起,福利经济的目的就是研究如何增加社会福利,但是对于为何要增加社会福利,更多是从伦理学角度来解释的,因为福利经济学经常被认为是经济学、伦理学的交叉学科。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福利经济学发展。

  后来福利经济学摆脱了伦理的束缚后,发展一直比较缓慢,其实福利经济完全可以从经济学中寻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其实如果从纯经济学的角度看,福利也可以看做是一种社会投资,只要是投资就有产出,同样福利也是一种有效益的投资。只是这种效益不那么明显,很难进入统计报表,也没有人进行专门的研究,甚至从来没有人将其看做是投资,而是一种将其看来是一种纯粹的消费,其存在的价值也仅仅是限于扩大整个社会的需求,从而克服需求不足的经济难题。

  这种分析有一定道理,但并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福利经济是有可以扩大需求,但是更是一种投资,是自己单独产生效益的,而且效益很大。他的效益并不必通过其他方面来体现。现代福利经济学的发展之所以发展缓慢,成就不明显,关键就是没有找到分析视角。而如果我们用“投资——收益”模型来分析福利经济学,其实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

  福利经济学要想有大的突破,后来的经济学人决不能从前人研究的延长线上做拓展,而只有另辟蹊径。

  社会投资,与企业投资不同,很大程度上是公共行为,需要政府来做,比如国防,国防的效益体现的不明显,但是这种效益是可以感觉到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否定国防的存在合理性,国防其实也是可以购买的,比如在欧洲中世纪,很多小国都是向职业雇佣军来购买国防,但古代的国防比较简单,现代国防极其专业,不是哪些公司可以承担的,因此必然由政府来做。其实这类的产品还有很多,比如基础设施,基础设施的投资效益更是极其明显,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连基础设施都修建不好,那这个国家的发展就不可能好,比如印度,印度的基础设施都非的差,他的经济发展也是不好的。

  但还有一种投资,它有效益,但不像基础设施投资那么明显,也不像国防那样让人能感觉到,但是他的效益并不小,而且也是可以讲清楚的。这就是社会福利投资,如果说基础设施投资是硬投资的话,那福利投资就是软投资,这种软投资的作用也很大,我们可以从不同项目来看:比如政府对教育的投资可以造就一大批高素质的人才,这是经济起飞的基础,比如大学免费就可以很好的达到这种效果,还是拿印度做比较,在印度一半的人是文盲,这样的国家经济怎么可能会起飞。

  比如让人人有保障,人民都能安居乐业,就没有人从事非法活动来维持生活,在北欧的刑罚是最轻的,可以省去很大的维稳成本,而在美国大约四分之一的年轻人都有过犯罪的经历,从事各种非法活动的就更多,这都是很大的社会成本,中国的维稳成本也很高,比如犯罪活动的侦破,案件的审理,高昂的律师费用,这都是社会成本。而在高福利国家,这些费用都是可以省去的。北欧国家其实法律也非常细密,执行也非常严格,之所有没有人犯法,就是因为在高保障下,人民都能安居乐业,而像日本那样很多老年人通过犯罪实现“监狱养老”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比如在失业方面的福利,可以让人更快的找到工作,或是虽然慢一点,但是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现代社会工作不难找,但是找到合适的工作非常难。因为现代社会分工极其细致,可选择空间非常小,职场人都是专业人,因此一旦失业,如果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需要更长的时间,找到合适的工作才能为社会创造效益,如果大学生都去卖肉,或是集体去开网店,这是对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如果失业人员有充足的失业金,就可以用稍微长一点的时间,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另外有些行业确实饱和了,或是被淘汰了,那这些人就必须转行,失业的人生活都比较窘迫,如果让他们自己掏腰包进行培训,很多人是出不去这笔钱的,如果政府组织培训,那就很容易帮失业者开辟自己的新职业,不然这些人很容易沦为纯粹的体力劳动者,

  再比如,政府有医疗方面的福利,就可以让生病的人更快的恢复健康,更快的恢复工作,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福利,那很可能就是小病拖成大病,最后拖垮一个家庭。

  总之,高素质的劳动力,健康的生活,能发挥个人才干的职业,较低的犯罪率,都是这个社会繁荣昌盛的基础,而这些只有福利社会才可以做到,因为只有福利社会才对这些项目进行了投资,因此也只有福利社才会得到最高的回报,因此福利国家才出现了最低失业率,人民最幸福的生活。

  福利是投资,而不是是消费,不是政府负担。

  意义就是长远的利益,我们只有发现了长远的意义,才不会急功近利,才能少做利近害远的事情。整个社会才能良性发展。低福利、低人权并非经济发展之福,而是经济进步的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