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 矫情年代你扮演谁?

作者:浮夸的晓编 分类:心理 发布于:2013-8-12
  或许是因为孤独;或许是因为每次的合影总是你自己最美,于是再没人给你拍;或许自己的美丽需要炫耀;或是自己的角色需要招摇,林林总总。自拍的网络,配上那些小心情的文字,俨然已与餐桌拍照微博族,相映成趣不分高下。

  矫情年代,空虚孤独

  城市总是越来越拥挤,朋友却是越来越少;通讯越来越便利,沟通却更加困难;微信是个神器,语言不用互动,倾诉可以不管不顾;贴吧是个魔域,晒的人和评点的人各顾各的,仿佛跟自己都无关。多么符合,这个属于自拍的年代。

  这是一个怕别人说你矫情,又不得不矫情地证明自己存在的时代。影像是记录的时候,算是自己的年鉴;影像是诉说的时候,算是自己的表白;影像是扮演的时候,角色总是那么千面。化妆是有技巧、流程的,前些日子才知道,原来自拍也有教程。角度、姿态、对焦、选景、五官、造型等等。我说怎么自拍都是流行的款式,原先以为是设备和手长的问题,不得不的样子,现在才知道这是个标准流程,款式是要讲究是否流行的。

  科技是让你轻松的,却也注定了让你孤独。热衷于寻找陌生的搭讪,是对周遭的绝望还是对外面的好奇?忙与盲同意,累与空差不了多少。于是,忙和累,无非是说你很白瞎和空虚。能忍住饥肠辘辘,唾液四溢的去急着拍餐盘和发微博;自然有时间,摆出绝非自然且逆天的款式自拍种种。

  角色扮演,谁在看谁?

  当镜子无处不在的时候,妆容也跟着千变万化,当自拍成为流行,镜子败给了手机。本来我就是扮演角色的,镜子却实诚的告诉我这就是我自己,不如让手机帮着评判角色。拍好了炫耀存档,拍不好我删掉重新来,进入角色都不用酝酿感情,入戏一流。你已然怯于面对镜子里的自己,更别说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倒是,对着手机镜头,千娇百媚、千奇百怪,萌不过自拍。

  因为款式在,模仿就在;因为角色在,表演就在;炫耀需要欣赏,表演需要夸张;彻底忘记周遭的自拍,常常是无所顾忌,没有地点时间的限制,只有必须的理由。急急的上传,还一定必须肯定地配上些小文字,最好清新而忧郁,快乐都要扮出清新的调子和骨子里的小忧伤。于是心满意足。

  剩余的,就是自我的捡拾再捡拾。每一张里都有自己,但你保证你自己一定认识这些角色,还是他们压根就不是你?到底他们的存在,只是你试图模仿别人的瞬间,还是靠着这些理解你自己真实的身份?在自拍的瞬间,那个镜头是真实的你,还是那个扭捏的角色是你?那个角色是谁?你是为了扮演而忘自己,还是扮演的才是真实的自己?

  等等,为什么你的自拍总是不能阳光满地?为什么美好的地方,留下的是你的写真而不是自拍?当你匆匆的太匆匆,跟着世界的人流来来往往的时候,是什么让你停下来选择了自拍?那一瞬间,你气定神闲,与世隔绝,俨然有了冥想的境界。我们常常给人念叨应该选择生活而不是被生活选择,其实,选择本身没有什么错误,选择之后如何做才是重点吧。

  于是常想,人从懂些事情开始,就自己给自己挖着惨绝人寰的万人坑。坑底白骨累累,都是自己曾经扮演的角色。夜深人静,万籁俱寂,坑底白骨有的熙熙攘攘,有的声泪俱下,有的得意洋洋,有的话痨自语,有的欲望诱惑,有的侧耳倾听,有的沉默不语;也或许,对立的角色打得不可开交不分胜负;甚或许,真的你正躺在万人坑里咒怨狸猫换太子的你。老去的不是你,是你那些扮演过的角色。青春是一场戏,最终已然忘了谁是演员谁是角色。